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儒窑  

2016-10-30 20:53:30|  分类: 2016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沂儒窑。白地青花瓷。素烧的泥坯上作画:山水,花鸟,草虫,瓜果,人物,书法,纹饰。画,泥,釉,在火焰里交融。猛烈的、宁静的、封闭的、透明的火焰。坯体脱胎换骨,涅槃成青花瓷。精美的,工整的,闪亮的,冰清玉洁的青花瓷。
   
儒窑主人,韩广叶,周围的人叫她叶子。认识叶子将十年了。十年走过的路,认识的人,记住的所剩无几,不被时间冲走的,是金子。现代通讯让世界变成一个小村落。当然,如若无缘,近在咫尺,亦然山水万千,如居于地球的背面。叶子北方人,却有着南方女子的婉约和纤巧。娴静,善良,不争。当初,博客上讨论,遇到争强好胜之人,叶子是不与人家争的,你强词夺理,我便走人,不说便罢。有时赢者不是站在台上,是走下来。对叶子的印象便这般好起来的。
   
叶子写诗,写文章,还看过她写的两个小说,文字甚好,本以为她会把甚好的文字进行到底(其实至今她仍没有放弃甚好文字)。有一天,突然发现,她习画了。画水墨山水。经常看到她的水墨作品,看到她背着画夹与画友们在大山里写生的情景。她画沂蒙大山,悬崖乱石,草木稀疏,苍老,苍劲,苍茫。大山脚下的村落有别于江南,有一种特质。从石头房子之间延伸出来的村巷,村巷上的老妪、散步的狗都有一种特质,鲁味十足的。树木,果实,疏篱,都是叶子绘画的对象。村庄外面待割的金黄色麦田也是。看叶子的画,会看到叶子把自己也放进画里。画里有她的气息和影子。好的画作和好的文学作品一样,作者都会出现在自己的作品里的,是一种情不自禁。我会经常看到叶子出现在她的画里。有时甚至具体起来——裙裾,帽子,大围巾,与一个老妪依偎,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叶子的模样是这般的,还有安静的气质。叶子也常常笑,其笑也是这般安静。叶子的画是画得很好的,还获奖了,还是山东省美协会员。我怀疑,叶子天生就会画画的。
   
有一次,我们谈文学,聊画,后来说到瓷。她说她要做瓷,我就建议她来我的地盘看看。龙泉青瓷,陶瓷界一个重要派系。我说,龙泉青瓷是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的。我跟她夸耀龙泉青瓷,始于五代,两宋、元、明曾几度辉煌。当下,龙泉瓷家几千,品种不计其数,品质上乘,又再度辉煌。她说,对于青瓷她心怀敬畏和仰慕,一定要去拜访,但不是现在。她要做的是白地青花瓷。白瓷与青瓷又有许多不同。白瓷可在上面作画,艺术家们可在上面充分展示创作。她说,青瓷是不适合在上面作画的,青瓷之美在于典雅、恬淡、悠闲的气质,是内敛、沉静、自信的。青瓷朴素无华,是无须在上面作画的,否则,既损了青瓷的韵美,又坏了画的感觉,两两相争,各夺其辉。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其观点与我之认知不谋而合。看来,叶子对各种瓷是有过一番考究的。当时,以为她说说而已,不想,她真的做起来了,做得很有品味。儒窑,便聚了绘画、文学、书法及各界之人气,有声有色的。
   
临沂文化创意产业园。517艺术区有很多文化艺术品经营店铺和手工制作坊。儒窑画室所在的鸿儒美术馆,无疑是最显眼的一座建筑物。深灰色外墙,现代,别致,抽象,像一艘乘风破浪的大船,是英国世界顶级建筑设计师克里斯托夫.李的作品,世界上最具特色的十家美朮馆之一。这天,我从胶东来,乘着夜色第一次抵达临沂,要见儒窑。叶子带我来到这座建筑物跟前,打开其中一个房间。儒窑的一角真实揭开。白色灯光下,儒窑工作室呈现。这之前,在叶子的朋友圈里,常看到画家、书法家们,以及写文章的,抑或商界政界的,在此画瓷,看瓷,交谈,是一个高雅而实在的地方。现在,这里除了叶子,只有我,显得很安静。窗台,墙脚,陈列架上都摆满了瓷器,各种器形的青花瓷,各种器形的坯体,瓶,壶,碗,碟,盘,文房四宝,大的,小的,形状各异,很安静。中间巨大的工作台,占据了整个画室的大部分空间,上面也摆满了瓶瓶罐罐,已经画好的,还没有画的。我坐到其中一个用以画瓷的托盘前,旁边是毛笔、颜料,以及各种素烧过的坯体,我有了画瓷的冲动。
   
离开临沂前,我再次去儒窑,再次坐到那个转动的托盘前。我的手托起一个镇纸坯体,取过一根毛笔,蘸上钴料,陷入沉思。蓦然,我感觉到了自己的纯粹,艺术的纯粹,儒窑的纯粹。我想,我对儒窑的感受还是浮泛的,还停留在表皮,但我已经感觉到儒窑是纯粹的,儒窑主人是纯粹的,所有来到儒窑的人,都会自觉不自觉地纯粹起来。这是一种与强大的商业化之间的距离,一种与俗世和浮躁之间的距离,这种距离是我一直企图保持的,此时,我在儒窑真切地感受到了。我坐在托盘前画了两块镇纸,一只斗笠小碗。
   
离开临沂的中午,叶子在儒窑附近一个新开张的商铺请我吃火锅。商铺外面,隔着窗玻璃,是热闹的街头。我们在热闹的安静中,把午餐时间吃得很长。说到儒窑时,她说,她不曾做过广告宣传,不想让儒窑沾上过多的商业化气息,目前,她正准备把建盏引进儒窑,再是陶艺,紫砂,这些都是纯粹的,艺术上的,工艺上的。她说她只想把自己喜爱的艺术做成自己喜欢的样子。说到文学,她说她还没有离开,还在读各种文学书籍。这我知道,对于文学她是不曾离开过的,因为我还不时看到她甚好的文字,她爱文学。说到画,她说她对自己的画是越来越不满意了,过去的画,没有一件是满意的。我想这是肯定的,人能够看到自己的不足,便是在进步。山东是书画文化大省,高手如云。历史上,孔子、墨子、颜真卿,王羲之等都是山东人。火锅里,汤水的味道很浓,在滚动,上面弥漫着白色的热气,我们在里面涮牛肉、蘑菇、粉条、豆腐、青菜。隔着蒸腾的热气,我越发觉得叶子不像北方人,她是属于江南的,有着江南女子的特质和善良。我想,她在临沂这块智慧的、艺术氛围浓郁的厚土上,能写出好文章、画出好画是无疑的,她的儒窑具有这般高品位也是无疑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