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海边现象之二  

2016-12-12 21:43:36|  分类: 2016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一声震响吸引住。突然。沉闷。压抑。混沌。震动。声音从马路旁边的峡谷里传来。似一团不明之物,突然坠落,摔在峡谷里。是一条体型庞大的鱼吗,在峡谷里挣扎?走近峡谷察看。峡谷十几米宽,二十多米深,谷口连接大海,两侧礁石崖壁,底部封堵,坚硬,冷漠,寂静。声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里除了海水,什么也没有。海水暗自涌动,稠密,浓厚,像一头疲惫的困兽,不停地用身体往崖壁上蹭,溅起白色的浪花。崖壁被造出两种颜色,下部被海水打湿了,呈炭色,上部栗色,像一块烧焦了的木头。

无风三尺浪。大海内部蓄积了无限的力量,以浪的方式流露表面。眼见,三尺浪头一折一折往峡谷奔涌,一个浪头从远处突出,迅速向峡谷推进,叠加在谷底的海水上面,一层层往上叠,往前推。快速推进。挤压,涌动,叠加,直抵峡谷底部,仿佛一头被追赶的巨兽,无路可走,一头撞在冰冷的礁石上。“嘭——”刚才听到的就是这声音。脚底下的地面摇晃了一下。沉闷。压抑。混沌。震动。巨响。声音为两边崖壁夹击,在峡谷里回荡,往上冲,能量泄出。瞬间,巨兽把自己撞得粉碎,变成一团白色浪花,抛向空中,烟花一般盛开、散落。浪花复归海水,复归平静。谷底的海水又轻轻涌动,不停地蹭向崖壁,溅起白色的浪花。水的表皮,浮着一层白色水沬。

峡谷之上一座漂亮单孔石拱桥,一头插在对面巨大的礁石上,不设桥墩。连接桥头两端是台阶。人们爬过一段台阶,到石桥上,再爬过一段台阶,登上对面巨礁上的台风登陆亭。亭子双檐八角,像一只欲飞的大鸟。我仍在底下路边蹰躇,看对面巨礁上“观浪听涛”四字,等待再一个浪头杀进峡谷。这是温岭市石塘镇台风登陆亭下面的浪。

上午,洞头海滨浴场。冬天的海滨浴场没有一个泳者,冷清,灰色,空荡荡。海浪不分冬夏,一如既往地往浴场的沙滩冲,平直,舒坦,沉着,笃定,有条不紊,冲到沙滩上,仿佛变成一条泥鳅,游动几下身体,复归海里。在浴场高处,看见远处海平面上,海浪出现,一排一排渐近,像一根揽绳。我设想,海浪是从地球背面过来的,背面是太平洋彼岸,到了洞头海滨浴场,已经累了,趴在沙滩上,像一头刚卸下犁铧的牛。

海滨浴场有一片河石,外面沙滩,再外面大海。沙滩上有三个捡羊栖菜的人。沙滩上散落了很多羊栖菜,是被海浪从海里冲上来的。三个捡羊栖菜的人,都穿着橘红色的上衣,套着水靴,从远处看像三个不动声色的彩球,点缀在海边。三个穿橘红色上衣的人离海水很近,每一个浪头几乎都打到他们的脚跟,带上羊栖菜,然后从他们的脚底下悄然溜走,把羊栖菜留下。他们是海滨浴场的员工?冬天浴场不开张,显然他们不是浴场的员工。那么他们就是附近渔村的渔民了。他们在我们到来之前的某一时刻就来到这里了。羊栖菜是藻类植物,生长在低潮带岩石上,有很高的营养保健价值。之前我不认识这种植物,看到李俏红在沙滩上拾起一株羊栖菜兴奋地叫,才知道这是羊栖菜。起初,我不敢踏上这一片被海水反复冲洗过的沙滩,害怕脚陷进沙里弄湿鞋子。洞头的施立松就说,这是铁板沙,放心踩上去没事。她这么说着,就挥动着一根彩色围巾踩上去了,很好看。我也抬脚踩上去了,真的没事,大家都踩上去了,兴趣转移到沙滩上。被海浪冲洗过的沙滩瓷实,真的像一块铁板。我朝三个捡羊栖菜的人走去。两男一女。我走近那个戴草帽的年长者跟前。他有一只放在沙滩上的篾箩筐,里面有大半筐羊栖菜。该有五十斤了?我想要捡这么多羊栖菜,大概要小半天时间了。老人捡这么多羊栖菜肯定不是自己吃的,是出售的。他肯定经常在这里捡羊栖菜,也许整个冬天都在这里捡。他每天都捡了许多的羊栖菜,带回家晾干,卖钱,用以填补家用。老人每天在来到这浴场沙滩上的时候,内心肯定就会盘算,估计着他这一天可能会捡拾多少羊栖菜。因此,他的内心是专注的、喜悦的,对捡羊栖菜这事是很在乎的。但他的表面是平静的、随意的,甚或是满不在乎的。在他的冬天的日子里,这事不屑提及,是空白的。今天下午没有太阳,不用戴草帽,另两位比他年轻的捡羊栖菜的人,没有戴草帽。老人戴草帽也许是老人的习惯。老人的草帽使我忽略了老人脸部的某些细节,忽略了其内心在脸上可能流露出的喜悦或者平静。

本来这里的平静和专注、海浪和羊栖菜是属于三个穿橘红色上衣的人的。冬天的海滨浴场没有游客和泳者,我们一群人的介入是一个意外。因此,在沙滩这个平面上,所形成的动与静,无声与欢快的关系是暂时的。我们做了一些在三个捡羊栖菜的人看来是无关紧要的事情,甚至是荒唐的。他们司空见惯了我们这样的人,而我们对他们却充满了好奇。起码我对他们捡羊栖菜的行为是好奇的,我见识了在海里生长的羊栖菜,还见识了捡拾羊栖菜的部分细节。我们相对于三个捡羊栖菜的人是几个匆匆的过客。我们在这里闹过一阵之后就离开了,他们还在最靠近海浪的地方徘徊,在继续捡拾被海浪冲上来的羊栖菜。海浪不停地把羊栖菜带到沙滩上,他们不停地捡拾下去,日复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