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泉哥  

2015-10-28 22:49:13|  分类: 2015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候,他不是短发和沧桑。那时候在龙泉,他是一个很潮的文学青年。卷长发,茶色眼镜,栗壳色茄克,领带,革履,像香港电影里的港仔,一九九二年龙泉市第二届文代会委员合影照片佐证。那时候,他的诗已经在诸多省刊上行走,与龙泉一班诗青年竖起初荷诗社的旗帜,我们写小说的,就在瓯江边拉起渡口小说社的旌旗。那时候诗和小说没有现在走得近,我们贪玩,就在牌桌上切磋。是太过贪玩了(当然更有其他因素)?我们渐渐离开诗和小说,十五六年后,又不约而同悄然潜回文学,告别曾经的荒芜,这别离与潜回,在中国大地上,隐约有某种相似的力量使我们殊途同归。那时候,他还没有启用流泉笔名,叫寒江醉舟,我们叫他大名娄卫高。

流泉潜回文学,却去了他乡。如果不那么严格,丽水不算他乡,比之龙泉,丽水不过离外界近一点、离高处近一点、离大海和天空近一点。诗歌是流泉的一片山水,他潜回这片山水,只几年,诗风脱变,诗作超群而沛然,一度荒芜的土地再度欣欣向荣,诗集《谁在逼近我们》《在尘埃中靠近》《佛灯》(与人合集)《风把时光吹得辽阔》《白铁皮》相继问世,诗作频频亮相国刊、省刊、诗歌年度选本以及各种奖项,流泉二字在诗界迅速清晰明亮起来。随便朗诵两句他的诗吧。“不曾涉猎的/必定属于未来,而未来就是一道填充题/夹在风与风之间/夹在我们的水稻与良田之间”(《空隙》)。“三月刚过/四月就为春天修好了墓园”“其实啊/阴阳不过一张小黄纸/烧起来,是青烟/不烧起来,就是人间之生活”(《四月》)。“父亲的沧桑挂在了老式门环上/我用什么去抵挡/这苍茫”(《年头赋》)。读流泉的诗,仿佛相遇一个逍遥而忧郁的智者,闲云野鹤一般,于高山流水之间,行云流水,两袖清风,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止,意味盎然而隽永。

诗如其人,人如其诗,现实中的流泉,亦如其诗一般潇洒、飘逸而略见忧伤。子贡曰:“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他与人不争,亲和友善,互相兄弟相待,恭敬礼让,似有及时雨宋江之风范。在朋友圈,泉哥二字美称,不受年龄限制、童叟皆宜地为众人叫开了。搭建一个富有亲和力的美誉,须要资格,更须要善施乐助之情怀和品格,流泉以他的真诚和行为构建了这一品格。2011年始,《丽水日报》开辟诗歌“流泉赏读”专栏,他每天大量阅读丽水诗群各位诗人的新诗,关注丽水诗群的写作和动向,定期一诗一评。专栏历时四年,他坚持不懈,受评者得以鼓励和提高,工程巨大。工程巨大不仅是历时之久,点评诗人诗作之多,更是对丽水诗歌在高度、宽度上的一场持久推动,对丽水诗歌这面旗帜的竖立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诗歌须要搅拌,流泉是一个搅拌手,在博客和微信朋友圈上,他建立了“流泉读诗”“流泉推荐”栏目,长期与各地诗友互动;谓以各种雅名,与众友各地采风、讲座、朗诵、改稿;执掌《瓯江文化》执行主编,致力于各种文体佳作的发现和文学新人的挖掘。泉哥,其名其人,坚硬的公信度因此确立。

电影公司董事长是流泉正儿八经的职务,兼电影家协会主席,在市作协,他只能是一个不起眼的理事了,但他对这个理事仿佛更加用心,倾注满腔热情,在平常言谈中,作协主席不免也流露出赞赏之色。龙泉作协他有一个副主席职位,是作协主席团一致授予他的,名义上,流泉已经离开龙泉多年,实际却不曾离开,他的影子始终在龙泉朋友圈里晃动。他的祖籍在湖北娄底,他的身上已很少有湖北娄底的影子,但他念祖籍,不忘其遥远的根。他的身上,尽是乡愁、亲情和诸多放不下的爱,这一切,又在他的诗歌里弥漫开来。譬如,他对自己的故乡、出生地是这样写的,“故乡是一面旗帜/爱吹响了冲锋号/将战线拉长,就可以骑上童年的木马/再次检阅我的江山”(《故乡是一面旗帜》)。“它老了/它木讷了/它很少提及前尘往事/它不愿再翻动尘封已久的日记/它与这个世界的恋爱,是一种悄悄逝去的痛”(《金钟弄》)。譬如,他对旧友是这样写的,“你送来的这杯茶,比从前浓了一些/清淡的日子里,都记得/有一束花/比沧桑开得慢”(《同学会》)。尤其他写自己的亲人,读之更是为之动容,“我的爱细小,无声/如针,如蚂蚁背上的饭团”“将来,当你提及父亲/我希望你是如是说——‘他是一个诗人/平庸,却有细微之热爱,与/足够的宽容’”(《与女书》)。

流泉对生命和岁月的流逝,有着强烈的身体感知和灵魂升腾,并用诗歌的方式予以体验和呈现。譬如以《中年书》为题,他就写了7首,他在其中一首中写道,“我不恨了/并非我不爱/只是羞于与生活计较,我放下所有怨怼/并与发际中偶生的几缕白发/达成了默契”。在另一首里,他又这样写道,“这座老房子建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激情渗透每一道缝隙”“现在,尘灰就要从天花板上/落下来/风敲响屋檐的铃铛/雨水与光阴交错,很多时候/木窗棂,比五十岁的人/显得忧伤”。此外,他还以《生日帖》《生日书》《岁末贴》《岁末书》《春日贴》《春日记》《中年赋》等大量诗篇,构成了这一类诗歌的主体。

迅时捷,龙泉一家小宾馆,是流泉每次回乡的栖息地,因此,也成了龙泉文友圈的聚众之地,谈生活,谈文学,谈人到中年的困惑和无奈,或者什么也不谈,干脆喝茶、抽烟、打牌,或者就从这里出发,去向辽阔的乡村和山水。那一年春节,他在小宾馆里待了一个星期,每日暮起孤独时,就写日志,博客天天更新。流泉写过大量的随笔散文,而且很棒,只是他的诗太过耀眼,使人们只注意到他的诗,而忽略了他的散文的存在。《小宾馆》是其中的一篇,里有这样一段:“喜欢在孤苦无依时,一个人独居小宾馆,沏一杯家乡茶,酽酽的,有些儿涩,然后,打开惟一的窗户,让细细的乡音飘进来。十年了,我对故乡的牵挂,很大程度上就是找一个家乡人说几句家乡话。”“我不想说太多的话,不想有太多的倾诉,仿佛这小宾馆,关上窗户,风就不来了。它守着一份静,让小更小,让寂寞更寂寞。”还有《小茶馆》,这样写道:“那时的朋友如今各奔东西,一年半截的,难得见上一面,挺想念的。他们,又一次令我想起了孤苦无依中的暖。”“用了整整十年时光,我去适应这个城市,去驱逐在别人土地上生活的陌生感和沉重感。十年过去,明月越来越亮,故乡越来越远。我成了这座城市的主人,我已学会隐藏或遗忘。”外表上,他安静、悠闲自得、无牵无挂,说到开心处,还要向大家透露一点儿小秘密,但他的内心是沉重的,这种沉重,便是他在肉体和精神相互依存关系中所生产的觉悟,是对生命体验责任的担当。他说:“我喜欢这茶中的苦涩,这时光的味道。常常为一片茶叶在杯中的浮沉而莫名感动而热泪盈眶。”他说自己不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却是一个始终充满感激之人,感谢这个世界宽容了他的所有的不敬和过错。

流哥,多才多艺,譬如他的摄影就非常棒,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带上那只旧相机,以自己独到的视角和审美,记录生活、记录生命历程。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