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闽北日报》2013年6月18日 武夷山副刊  

2013-06-18 10:16:13|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闽北日报》2013年6月18日 武夷山副刊 - 随风剑 - 随 园

 

     

六月荷花

 小暑过去多日,大暑即将来临。这个时候,光、热、水处于一年的高峰期,气温最高,喜热作物快速生长。荷花喜热,平静的湖沼、泽地、池塘是其生长的温床和乐园。

桥坑村的荷花植在田里,一个开阔而宁静的山谷。山谷两边缓坡是层层叠叠的荷田。绿叶田田翻飞,红花亭亭玉立,塞满了那些肥沃的田畴。阡陌蜿蜒,像一根隐约可辩的绳子在山谷线一带飘忽,而后被远处大片浅绿色的荷田吸纳了去。

桥坑的荷花开得早,小暑之后,荷田有了莲蓬,像村童小拳高举。铺张着青绿的荷叶之上,荷花大美,或粉或红,含苞或者开放,都是美好与神圣的象征,弥漫着淡淡的禅意。即便花瓣凋零,也托出一个金元宝一样的小莲蓬。

如若赏花,繁盛花期已然过去,此行桥坑似乎太迟。当然,我不是单为大美红蕖而去。田田荷叶,青涩莲蓬,还有支持着花、叶、果于空中的细茎都是我所惦记的。汪汪水田里几叶枯叶残影,几尾晃漾鱼影也是我所惦记的。

离开阡陌,移步垄上,肥厚的荷叶覆盖了田埂的轮廓,蜗步难移。这水芙蓉生在水中央,真是不可轻易靠近。水深深浅浅,叶密密匝匝,欲深入其中,与水上仙子肌肤接触,竟是难以跨越。

于是,我想要一叶扁舟。欲移舟赏荷。

耀眼阳光下,我为满目荷华带入诡异幻境。远处涧声断断续续、含糊不清,某种不真实的、与走神颇为相像的感觉若隐若现。荷花神飘忽的影子于这个空泛而闲静的时候恰如其分地出现了,如一团被雨水打湿了的荷影,在我深邃的内心若即若离。

是因了这水中尤物,一种相识一种别离似乎成了永恒。相识是因了荷花的玉骨冰肌,别离亦是因了荷花的冷凝和无奈。底下洋洋之水,周围层层绿叶似乎成了难以逾越的阻隔。我欲荡舟赏荷,去会荷花神,然而,舟在何处?何以泛舟?隔岸相望,时间从身边悄然流走。相见无望,没有喜悦,徒添忧伤。

身边有田缺之水从上一丘荷田流下来,在下一丘塍边造出一个水涡,又造出许多波纹,一圈一圈地流去,在荷叶下散开,把叶影和花影弄得晃晃悠悠。在田缺细声细语的水声里,不经意间发现一个秘密。满目荷花看似拥挤,却一叶一花分明。根底下的藕长出两根茎梗来,一根是叶,一根是花,一点一点地送出水面,支入空中。叶是丈夫,花是妻子,相衬相携,生儿育子。莲子满蓬,花朵凋谢。莲子成熟,叶子枯萎。其间的事竟像人间的事,有了某种哲理。

       风来了,阳光可能是在风来的时候走了。平静的荷田变得生动起来。积蓄了足够热量的副热带高压边缘,冷热气流对接,降雨云团在我头顶上空一带密布,大雨说来就来。 

2012年7月21日



     ( 感谢《闽北日报》李龙年兄)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