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剑村  

2016-10-30 20:54:22|  分类: 2016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剑村,剑之所在。龙泉城之西郊,瓯江北岸。村:村坊,村庄,村井,有别于城。剑村,显示了主人之谦让,主人之底气和自负。胡小军,字译夫,号剑村,剑村村主,青年铸剑师。中高个,丝边眼镜,平头,布衫,一如其剑村,谦恭,爽朗,儒雅,文质彬彬里透出一股英气。龙泉城,铸剑师藏龙卧虎,祖师为两千五百年前瓯冶子。春秋末年,瓯冶子在龙泉秦山南麓铸剑,得龙渊,泰阿,工布,为楚昭王所有。龙渊,即龙泉,名垂千古,绵延至今。龙泉历朝历代,铸剑师层出不穷。

这是一个锻剑的过程。

丰硕深秋的午后阳光,静卧在剑村两扇竹篱门扉上。树静,风轻,云淡,鸡犬相宁,金黄色稻田辽阔,几位农夫在平静地收获。剑村,处于这片宁静之中。炉膛是火焰的故乡。火焰蛰伏在黑色的松炭下面,燃烧。一柄短剑的坯体,蛰伏在燃烧下面。师傅微胖,沉默,脸无表情,似乎不专注于炉膛的火焰和剑坯,不动声色。

微胖师傅在抽烟。他用了三分钟时间抽掉一根烟,把海绵嘴弹入炉膛。一束阳光从车间外面进来,也被他弹入暗焰蛰伏的炉膛。他喝茶。茶缸置于炉膛右侧的木架上,与一堆铁钳、铁锤、剑坯摆在一起。他端过茶缸,拧开上面的塑料盖,仰头喝了两口。从茶色上看,很浓。他没有把口腔里的茶水轻易吞下去。含在口里,停留片刻,似乎在享受茶的苦涩。第一口是这样,第二口也这样,然后,咕噜一声,吞下去了。像某一个重量,咕噜一声,沉入井底。之后,他转过身体,右手扶住风橱的拉杆,牵动了两下,胸有成竹的样子。炉膛里蛰伏的暗焰立时跳跃起来,像火妖的披巾,猛烈,通红,透明,薄如蝉翼,掀动起几粒燃烧的松炭,在炉膛里跳跃,发出呼呼的声音。微胖师傅这般操控着炉膛里的火焰,又牵动了两下风橱。这两下是短促的,像是在跟谁对话。我猜测,他是在跟火焰对话,或者,跟火焰里的剑坯对话。

胡小军走过来了,与我们站在一起。他的丝边眼镜后面,露出一丝欣喜的目光。我们继续站在锻剑车间一侧,看微胖师傅锻剑。微胖师傅左手取过一把铁钳,伸进炉膛,将里面一柄短剑挟出来。这是一柄还未成型的宝剑,是一块烧红了的坯铁,蛇舌一样在空气里发出丝丝丝的声音。我明白了,微胖师傅刚才两下短促的拉动,是在跟这根坯铁说话,他说:兄弟,要委曲一下你了。坯铁被置在铁钻上,继续发出丝丝丝的声音。微胖师傅抡起挂在铁钻上的铁锤,对准通红的坯铁一阵猛打。一下一下,一下一下,铁锤从坯铁的头部打到尾部,又从尾部打到头部,折叠,翻转,再一下一下,一下一下锤打。铁与铁碰撞,铿锵,火花飞溅。

微胖师傅手上的坯铁暗下去了。暗下去了。他把坯铁插进一旁的水桶,立即,水面上冒出一股吱吱的白烟,四周弥漫着铁与火的味道。坯铁还未成型,还要丢进炉膛里燃烧,继续锤打。坯铁要在炉膛里燃烧一百遍,在铁钻上锤打一百遍。微胖师傅又牵动风橱。抽烟。喝茶。炉膛里的火焰继续发出呼呼呼的声音,松炭在火焰的皮肤上跳跃。微胖师傅朝我们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说了一声:“打铁这事,跟揉面团一样。”

胡小军告诉我们,一块铁每折叠一次,就出现一道纹路,折叠上百次上千百次,就出现无数道纹路。纹路天然,出乎意料。宝剑经过一次次锻打,去掉渣滓,本质更纯、更坚韧,削铁如泥。

剑村每一把剑都是孤品,纯手工打造。锻打,粗磨,细磨,雕刻,装配,几十道工序。一把孤品剑,制作须要半年,甚或更长时间。胡小军带我们去了粗磨车间,细磨车间,装配车间,我们看到了一把剑的其它几个制作过程。

胡小军的祖上,明朝开国元勋胡琛大将军,他是第21世孙。但到胡小军前三代,胡家既无舞刀弄棒,亦无铸剑打铁。胡小军曾游学各地,倾心钻研中国古典刀剑制作,融各门派制剑之所长,专门为个人特制高端刀剑,个性化刀剑,闻名业界,在龙泉传统刀剑制作中独树一帜。胡小军铸剑声誉突起,乃是2007年成功为电影《赤壁》每个主要演员量身定做孤品剑。电影放映时,导演吴宇森在片头给他锻造的一把“周瑜剑”近两分钟特写,音乐震撼,凛然之气扑面。其精湛技艺,使他获得中国电影集团颁发的中国电影一百年来首个“中国电影道具金奖”,赢得《孔子》《画皮》《太极》《大闹天宫》《王的盛宴》《道士下山》《军师联盟》等影视刀剑订单,吸引了国内诸多刀剑爱好者。胡小军几乎成了美国好莱乌导演吴宇森的卸用铸剑师,成了中影集团刀剑合作伙伴。

剑村的孤品剑,皆胡小军自行设计。他坚信,一把刀剑作品,必须先有用心设计,才有作品的高度和深度。夜深人静,坐在案前,冥思苦想,来了灵感,便铺开纸张,画了起来。有时,一把剑,他会不厌其烦,茶饭不思,几易其稿,直到满意为止。这种满意不仅是剑的造型和外观装饰,更有剑的来历和佩剑者身份的吻合。剑村每一把剑,均有出处,或史书,或文学作品。胡小军深研历代刀剑型制、工艺、图纹配饰、历史背景,熟读大量武侠小说,熟识诸多史籍和典故。

剑村,胡小军设计室。几卷设计图纸摊在案上。专用设计纸,普通纸,甚至学生习字簿,大大小小,上百张。每张纸上都画有一把剑、剑鞘,及其局部。有草稿,设计小样;有完整的、工整的、精致的施工图。一些图纸上沾了污渍,是工人们在使用时留下的手印。胡小军的刀剑设计随性、灵感、精准、高端、独有。他的设计没有太多讲究,随手拉过一张纸片,把灵感画在上面。这些图纸里,有著名的金兰剑、永乐剑、土司剑、长汉剑等,选材极其考究,工艺极其复杂,装具极其精良高端,为国内诸多名流珍藏。

剑村南面,著名的八百里瓯江,清澈见底,波澜不惊,倒映着两千五百年前瓯冶子铸剑的身影,奔流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