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迎神  

2016-07-29 13:33:34|  分类: 2016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锦安村村口。恩福社,一座看似简单的泥木房子。里面天井、神龛、香案、灯笼、大红油漆、彩色木雕,五颜六色的镂空纸符,像万国旗一样悬挂在屋梁下面。天井有两棵树,一棵老松,一棵嫩柏。两棵树都高过屋脊,远看,像两棵长在瓦背上的青菜。恩福社里住着三位神仙:平水王夏禹,神农氏五谷佛,红脸徐候大王。神仙是看不到的,看到的是神仙的樟木身子。小暑之后头一个申日,2016年,713,是锦安村迎神节,恩富社三位神仙被邀请。石驮相公住在锦安村另一座神殿,也在邀请之列。早上,石驮相公提前来到恩福社,在社门外面等候三位神仙一起进村。9时,巳时,事先择定的迎神时辰,恩福社内挤满了人,恩福社外面,站满了人。他们是锦安人,是来迎接四个神仙去村里吃饭、吃肉、喝酒的。迎接四位神仙的锦安人都身穿细软绸缎,上身黄色,前襟红色镶边、绣花、布扣,下身红裤子。他们身上的绸缎都是新的,折痕清晰,或者是刚从箱底里翻出来的。如此隆重,为一件源远流长的事情、一场仪式、一个心愿。还有一些穿杂色衣服的人,锦安人,外乡人,远远地站着,是来祈福或者看热闹的。恩福社里的锦安人忙碌着,敲打锣、鼓、钹的,抬轿的,还有两个法师,听说来自邻近的松阳小吉村。两个法师穿绛色道袍,头上包巾也是绛色。一个肥头大耳,红脸膛;一个清瘦,年纪较大,听到身边一个人说,那法师九十多了,我想,他的法力一定很深。两个法师在社庙里做法事,手上有一个龙角,黑色,一块朝笏,也黑色。龙角即号角,用来发号施令、或者振气壮威;笏是大臣上朝用的手板,记录君命或者奏章。两位法师在恩富社里不停地转动,膜拜,嘴唇蠕动,念过一阵咒语,举龙角吹一下。我没有听见法师嘴里蠕动的内容,也没有听见龙角发出来的声音,可能是被一旁锣钹声和人声覆盖了。我想象,法师嘴上蠕动的内容与村民们请求诸神吃饭及其延伸有关。法师神情肃穆,其肃穆亦为社庙内略显嘈杂的场面覆盖了一些。我走进了这片嘈杂和肃穆之中,长者法师看了我一眼,我感到一股来自神的威严。我注意看抬轿人把神仙从神龛上一个个小心翼翼地搬下来(想用请这个词,可还是没有),放在两张临时的八仙桌上。抬轿人把坐在木椅上的神仙绑在轿杠上。三位神仙,加上早在门口等候的石驮相公,都有关公一样的美髯,身披红袍,衣着华丽。他们就要上路去村里了,座椅是绛紫色,轿杠也是绛紫色。

迎神的队伍像一条龙,很长的彩龙。先后秩序如是:红、黄、蓝、以及镶边的三十几面彩旗,在前头随风飘扬;随后四位美女,身着红缎,手打湖州稠伞,婀娜,多姿,神仙也喜欢美女;随后八个挑灯笼的人,四对大红灯笼;随后六七个举木牌子的人,木牌上的字黑色、宋体,回避,肃穆,以及四位神仙的大名,衙门出巡的样子;随后乐队,锣、鼓、钹、唢呐、二胡、京胡、笛,一路吹打;随后一顶做工精致的神屋,也许是神仙们的行宫,由四个男人抬着;随后四位神仙,每位神仙也由四个男人抬着,每个神仙后面一顶华盖,颜色各异,华盖变成了装饰物,象征性的,没有举在神仙们的头上;随后两位法师中的一位,是红脸胖子,长者可能走在队伍前头;随后几位跟随,以及锦安村的戏班子,戏班子四人,都穿戏服、浓妆;随后是三个吹小号的;随后是燃放鞭炮和春雷,以及我们几个来看热闹的外乡人,那个摄影大个子我不认识。迎神的队伍从恩富社后面的小路上走,小路沿着山坡一路蜿蜒,没有走大路。怎么不走大路呢?下午,看到村民们护送几位神仙回社庙,走大路,使我想起这个问题。后来在档案局与邬必锋先生谈及这个问题,他说,山路周围是一垅一垅田地和山林,走山路,犹如请诸神巡视锦安人的耕种,我想,这也不无道理,除此之外,我想应该还有其他根源。

四位神仙出门之前,天空飘过一阵细雨,人们的衣服有点儿潮,地面、草木、以及空气有点儿潮。鞭炮在恩福社前炸出大片浓烟,潮湿的空气使浓烟滞留了很久都没有散去,社庙这一片区域一时间变得虚幻起来,有一种神秘感。迎神队伍一路逶迤,九响小春雷被一只一只点响,在迎神队伍前头和后头,炸出一朵朵白烟,像云朵一样悬浮在竹山跟前,很久了,还悬浮在竹山跟前。

村庄对面山上有两棵大树,枫树,迎神的队伍在两棵枫树跟前拐了一个弯,至此,大约已走了半个小时,至此,就能看到远处锦安村的屋瓦和泥墙了。锦安村的房子很老了,远远看去,像从时间深部长出来的一片蘑菇。吴氏是锦安村大姓。吴氏宗祠在村庄中心,庭院开阔,两进,比村口恩福社的建筑豪华。现在,吴氏宗祠里外布置一新。充气彩虹、彩球、条幅、灯笼,这些在各种场合被千遍一律使用的材料,此时,一如既往地制造出热烈的气氛,像某个商业促销活动一样。迎神队伍的汇入,犹如一支河流注入一个湖泊,在宗祠前面,瞬间造成一个彩色的盛大而涌动的湖泊。祠堂是锦安吴氏祖先的住房,始祖良二太公端住上方。祠堂内部也挂满了彩球,喜庆的样子。更突出是前堂二十八桌供品。我想,这不是一个规定的数字,可以按供品多少增减,但是这里已经拥挤,如果须要增加,也是十分有限。供品是锦安村每家每户敬献的,他们心怀虔诚抑或畏惧。在精神上,迎神的事情对于锦安人来说十分重要,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想必有几百年了,此事被锦安人年复一年地隆重复制,家家户户献上供品,即使有人外出不能在这一天回村祭拜,也要委托亲戚把供品献上,以获精神上的抵达和救赎。这二十八桌供品琳琅满目,密密麻麻摆在前堂,形成了一个宏大的场面。供品有茶、有酒、有肉,有水果、点心、零食。肉有猪头、鸡鸭、猪肉、干鱼虾。水果有苹果、香蕉、梨、甜瓜、西瓜、荔枝、葡萄、菠萝、红枣、橘子,零食点心有饼干、果冻、白米饼、各种罐头,此外还有鞭炮、烟火等。供桌中间插了很多红蜡烛,并点燃。四个神仙端坐上堂,面前二十八桌供品,背后吴氏祖先塑像。两个法师在供桌前继续向四位神仙朝拜,做法,口含咒语,吹龙角,过程持续约半个小时。然后自由活动,神仙在上,吃饭、喝酒、吃肉,喝茶,很开心,一旁有伴乐,唢呐、二胡、京胡、笛,远处有锦安花鼓戏。村民在下,点香、烧纸、燃烛、许愿、顶礼膜拜。

在吴氏祠堂,我仍然没有听见法师嘴里蠕动的内容和龙角声音。有人告诉我,法师的念词有这样几句:

 

百种全收,粒粒饱满如珠,重如铁块。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一直在热闹里随波逐流,此时蓦然悟得,锦安村为何在小暑和大暑期间迎神,请诸神到祖上的屋里坐坐,吃一顿饭,是有道理的。大暑小暑,热死老鼠,天气从此进入酷暑,农耕处于关键时期,五谷已经下种,稻谷、玉米、番薯、豆子等农作物正在蓬勃生长。期间气候却不稳定,雨水无常,涝、旱均有可能,还有病虫,农作物随时可能遭受灾害。这个节骨眼上,锦安人以祖先名义,请客诸神,有事相求,是在俗世情理之中。此等俗世之事,人们已习以为常。神识世事,亦然习以为常。人与神不处于同一个世界。人与神沟通须要有一个使者和力量,把关系打通。这个使者就是法师。法师具备了与神沟通的超凡能力。神能够听见法师说的话,法师有翻译或者信使的作用,通过法师与神的对话,把人的话语和心愿传递给神,譬如请神吃饭,神就来了。有一个人还跟我说,法师做法表面是一两个人,实际其身后还有一支看不见的队伍。我问那人,队伍有多少人马?那人说估计有两三千吧。法师吹龙角,是召唤其兵马前来助阵。我觉得这神的世界也蛮有意思的。

这四位神仙,都是分管农耕和雨水的,平水王、五谷佛、徐候大王三位人们平常多有耳闻,石驮相公也许不曾听说,我也是第一次听吴炜说的,吴炜是锦安人,我的文学兄弟。他说石驮相公是本村土神,姓吴,生前在松阳、龙泉两地交界的笆蕉漈上种苞谷,能捉龙行雨,旱灾之年,村民就上山请求他唤龙布雨,死后,村民尊其为神。锦安村还有两处神殿,居住着五显大帝、吴三公和几位大佛,他们不在村民的迎神之列,可能因为他们不是分管农耕和雨水方面的佛神。看来祖先也比较现实。下午申时,阳光铺满整个村庄,天气闷热,诸神酒足饭饱,锦安人用轿子把他们送回住所。送神的场面没有迎神隆重,之前的彩旗、美女、灯笼、乐队和戏班子没有了,祠堂里外人群也几乎散尽。抬轿人都卸了细软绸缎,穿上平常的衣服,五花八门,步履匆匆。看见一抬轿的年轻人用一只手托举轿杠,显出轻率的样子。想来也是,一个木头身子本是不重的,重在人心,人心重,什么都重。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梁实秋跟朋友说的话,在此,似乎也有了类似的意味。请神容易,送神难,亦不然。


(本文作者,徐建平,笔名莫子易)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