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一个村庄的词语——厝后林  

2016-06-07 23:46:14|  分类: 2016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厝,浙南方言一个土音,与闽语中的厝在字意和发音上相近,指房屋,或者居住地。去横坑头,在进村的公路上,看到对面村舍密集,村后树木葱郁。毛明库说,那是横坑头村的厝后林,三百多亩,百分之七十是黄山松,多四五十公分以上,数量比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龙泉山还多,其余为榆树、荷木、枫树、乌冈栎、蓝果树。有几棵已延伸到村路边,与村舍交错,从村路上经过,它们巨大的体型和叶冠使人感到渺小。我想,它们已经大到不能再大了,像几百岁的老人,它们看人,会是看小孩一样的。

村路上,看不到黄山松,众多的黄山松在厝后林。我想进入这片树林。除了陡峭的山崖和茂密的树木封锁,进入这片树林应该有多个方向和线路。毛明库带我踏上一条石径,想必是一条捷径。但这条石径不是深入厝后林的,是上山的路,在树林外围。石径外侧,有梯状山地,一些山地已被村民种上了四季豆,有几畦土表已长出两行绿苗,布好豆扦;一些处于荒芜之中,想必是休种期。天还下着雨,雨伞只能使上身不至于淋湿,裤脚和鞋子还是被雨打湿了。

在林子外围的石径上攀行没多久,看见七八棵或者八九棵黄山松。灰色的雨蒙蒙的天幕下,黄山松像擎天柱一样,粗壮,苍劲,挺拔,旺盛,强悍,有如披了盔甲一般的褐色树干,高出其它乔木和灌木,一根一根不动声色地将辽阔的天空撑起来,浓郁、虬劲的枝叶像擎天柱上好看的斗栱和图案。松树下面的山坡上,有一些方形蜂房,由于石径与蜂房之间存在一些灌木的距离,我没有走近它们,我只是想象,在松花盛开的季节,这里的天空一定繁忙,以及弥漫着浓郁的松香气息和蜂蜜的味道。

通向厝后林的石径很陡,很窄,破损严重,不时为路边的野草侵占,加上雨天路滑,我们的攀行显得艰难。毛明库走在前头,他在一个岔口前面停了下来。他指着岔口说,我们不要进去吧。岔口灌木丛生,潮湿、幽深、诡谲的样子,这是厝后林的入口?他说是的。我说,那就不要进去吧。入口草木丛生,人其实是难以进去的,当然也不敢贸然进去。在树林外面,我顺着毛明库的描述,仿佛已进到树林内部。树林的内部干净,树木有序,疏密有致,阳光照不进树林,偶尔洒落的只是斑驳的光影。雨也一样进不了树林,进入的是改变了形状的水滴。松鼠是树林里的长住居民,它们不为人在它们的地盘上出现而惊慌,它们不怕人,睁开两只好奇的眼睛,看人好像看某个笨重的动物一样。地面上布满了厚如棉被的金黄色松针,还有少数阔叶,脚踏在上面,如同地毯一样松软。树林里某一些地方,生长了许多野蘑菇,野蘑菇非常好吃,但谁都不敢轻易去吃。毛明库说,厝后林不但没有人砍树,野蘑菇也没有人采,村人在过去被野蘑菇吃怕了。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横坑头村口没有风水树,是因为风水树都在这里了,这里是横坑头的风水林。风水树是一个村子神秘的物种,是一个村庄的图腾,世代延续,神圣不可侵犯。毛明库说到保护厝后林的一条戒规。过去,村里也有糊涂之人,上山砍了树木,犯了戒规,要被处罚。处罚的方法很有意思,砍树人要煮上很多白米饭,搓成饭团,在全村挨家挨户送去,向每一户人家赔理、道歉、认错,接受全村人的批评。还想到一个问题,厝后林是横坑头村的保护林。想必这片树林在建村时就在古人手上栽种。它使山上水土不至于流失,保护了山下村庄。不难想象,如果没有这片原始厝后林,横坑头村的房屋将处于危险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