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海边现象之四  

2016-12-12 21:46:28|  分类: 2016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屋瓦上覆盖一层石块,不至于被强风吹走,是渔村石屋的普遍做法。海边风大,石屋经得住台风袭击。石塘镇里箬村、东山村、车关村、前红村,以及其它一些村落,都还保留了很多过去的石屋。石屋四面石墙,面朝大海,依山而筑,是海边渔村一度存在的主要形态。这些石屋看上去就像一些坐在山坡上望海的老人,岁月的影子重叠在它们身上,显得苍老。我想,渔村石屋的出现,是经历了草屋、泥屋、木屋的过程,是渔村在进化演绎中对大自然的一种适应和抵达。现在,石屋为混凝土建筑挤兑、替换,多数住户离开曾经的抵达,住进僵硬的、苍白的现代水泥建筑。在这些石屋之间行走,小路高低不平,便有诸多细微感受。我能感受到从这些石屋里散发出来的气息的悠长。这种气息是特殊的,是无法在现代建筑中所能感受到的。如果停下来,在其中一座石屋的墙体上靠一下,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传递过来,其传递已在时空里进行了几十年甚或上百年,因此,在传递到我们身上的时候便是柔软和漫漶的,没有火气和尖锐,没有戾和造作。如果此时在我们停靠的石屋旁恰巧有一株藤萝从墙脚顺着石墙爬到窗户上,又从窗户上垂挂下来,那么这根藤萝的梢头会正好垂挂在我们的头顶上方,一场来自内心深处的交流便无可避免地要发生了。

我顺便走进一间石屋的内部。里面的陈设和堆放稍显零乱,但它的采光、通风良好。屋里住着一个老妪,她的微笑和热情使我想起屋外那根爬在石墙上的藤萝。在里箬村,我还走进一座石屋。这座石屋内部最大的呈现是一个天井。建造天井的材料全是规整的大块石,可见其主人曾经的殷实和讲究。石屋内部构造是木质的。柱子,墙壁,窗户,房门、楼层都是木质。在东山村,当我们看到一些石屋已经无人居住、内部破败的时候,这一座石屋依然保留了诸多生活元素和烟火。天井四周的石臼、水缸、陶瓮、塑料桶都是日常生活的摆放,堆放在廊道上的两摞圆形网篓,整齐地从地上叠到楼板,流露出更多的生产和生活的气息。这屋里也住着一个老妪,她正在洗衣服。老妪对我的闯入既不招呼,也不拒绝。我想,对于生活里偶尔闯入的一件与己无关的事物,未必都要表示自己的态度的。离开石屋的时候,我想这石屋不是老妪一个人居住的,还有她的儿孙们,他们还没有被现代建筑带走。这是一座比混凝土建筑更加坚固、厚重、柔软的石屋。

里箬村有一个海洋民俗博物馆,用图片、文字、实物展示了石塘镇渔民从过去到现在诸多捕鱼、生活、祭祀、节庆的情况和习俗。这些陈列和展示占据了两座大石屋。这里我想说的不是博物馆内部陈列的具体内容,而是容纳这些内容的石屋。这前后两座规模庞大的石屋建筑,还有周围关联的附属石屋所组合的石屋群,本身就是一种石屋陈列和展示,它们全由大量方正的浅赭色大块石垒砌而成。里箬村的陈支书在讲述博物馆所陈列的内容的同时,也讲述了这些石屋的原主人。他说这些石屋是陈和隆旧宅。陈和隆是民国时期里箬村的乡绅,祖上来自闽南。里箬村很多渔民祖上都来自闽南。陈支书的讲述流畅、清晰,显然,他在这里的讲述已不止一次。在他所营造的语境里,我获悉陈和隆是一个仁义厚道、乐善好施的人。陈和隆后来被莫名其妙地枪·决了,他的后人至今在美国,而枪·决他的人的后人却都活得不大好。陈支书还带我们参观了这些石屋的主楼“旭昇楼”及其地下室。主楼地上两层,地下一层。地下一层与陈家私家码头连接,码头直通外面渔港,码头之上,一个瞭望台。“旭昇楼”建造繁复、坚实、厚重、考究、精湛,堪称一绝。

在另一个叫车关村的渔村,大约有二十几座石屋,它们面海朝阳,相互独立又呼应。之前,它们的主人相继搬入新居,将其空置海边,任其风吹雨打。这一天傍晚,我们走进这片石屋,看见它们不再是空置的、衰败的、寂寞的了。它们的门窗、内部以及它们之间的巷道,都已经改变和正在改变。它们被很好地利用了。做这件事的人据说是一个外来老板。这个老板用合理的价格长期租用了这些石屋,进行全面的装修改造,做成一个时尚的、别具海边渔村风情的现代酒店,取名“栖衡石舍”。在这家酒店里,它的女主管领我们参观了酒店的部分客房。酒店的每一个客房都是一座独立的石屋。石屋之间的路径和环境做了适当的整修,石屋外部保持了原貌,内部因地制宜,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地面,墙壁,屋顶,门窗,廊道,采用了新型材料重新铺设和装潢;卧室,浴室,起居,餐厅,厨房,门庭,都赋予了新的设计理念和制作;设施,用品,用具,陈设,以及各种饰物、挂件都赋予了业主和设计者所追求的品质、品味和情调。路过一个小石屋,女主管告诉我们,这间石屋原来是一个猪圈,现在改造成咖啡屋了。人坐在大幅落地玻璃窗里面,喝着咖啡,望着大海,其意味设想一下就已经无穷尽了。这是一个吸引人的所在。如若在此小住一二日,便是没有牵挂、压力、喧嚣、庸俗和烦忧的。读书。看海。看闲云。喝茶。喝咖啡。如果愿意,去码头直接向渔民买来刚打上来的鱼虾,自己烹饪。坐在海边,吃海鲜,喝小酒,整个世界该都是逍遥和惬意了。这个酒店的每一座石屋客房、每一个房间都有一扇开向大海的窗,不用走出石屋,也可以看到大海,或者,大海都会毫无遮拦地进入每一个房间。即使泡在某座石屋二楼的大浴缸里,顺手推开一扇窗扉,窗外的大海,大海上的渔船和海鸥,以及渔船上面的蓝天和云朵就都来到大浴缸跟前了,就可以头枕大海的景致,泡着热水,闭目养神,或者读几页闲书了。当然,这里的价格不菲,女主管说,大套房日价两千元左右,小套房一千五左右。不过我还是想,如果有机会,去住上几日。这种收复旧事物,对废弃的重组和利用对于一个怀旧之人太有吸引力了。

 

20161210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