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2015年诗歌 11首  

2015-08-31 12:10:54|  分类: 2015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庄》

七八个后背和脑勺

像一枚百脚虫,在村外石径上爬

在村前,风水树下面爬

在村后,祖坟上长出的老林子里爬

在村右田野里爬

在村左井边爬

在泥墙跟前爬

在冬天里爬

在一个丢失了名字和烟火的村庄爬

一堆形同虚设的运动器具,像地里长出的蘑菇

百脚虫往蘑菇上爬

往虚设爬

看上去,他们爬行的动作不无荒唐

如同眼下的村庄


《自埋人》

他出门了,唢呐,鞭炮,青烟绕白日
几个村人送行,几只纸花圈
 
很久不见他出门了,去城里卖玉米
笑眯眯,推一辆三轮车
 
“他就抽几根烟,喝一口酒,”肺部出了问题
屋里有一个傻婆娘
 
医生叫他吃药,不要抽烟喝酒
他不吃药,把医生的话当作耳边风
 
他的眼里有泪花

上山找了一块地,去寿衣店,做一件新衣服回家

 
烟不抽了,酒不喝了,茶饭不进
只想快点把灯灭掉,省下灯油钱,留给婆娘
 
唢呐,鞭炮,青烟绕白日,一个女人立在门口上

痴痴地,盼他回家


《驴》

它是骡和马的私生子

没爹,没娘,没有后嗣

吃草,做苦力

 

负重上山

岭太陡

背上的东西太沉

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一口气

看一眼悬在头顶上的岭,伸向远方

不敢多停一会儿

背后有响鞭,和呵斥


路边青青草,伸出舌头舔一口

不敢停下来

树下阴凉,匆匆走过

不敢停下来

泉水叮咚,它想喝

不敢停下来

 

背后有响鞭,和呵斥


《也说纪念》

又有写诗的人在纪念一个写诗的人

他是谁呢

一个纵火者

把诗歌当柴火烧的人

他不住地往火堆里添置柴火

烧着寂寞的黑暗

他觉得火势还不够猛

一怒之下

把自己也扔进火堆

“火焰,像一片升上天空的海”*

烧了二十六年,还在烧

一个暴徒

注;引自海子《黎明,一首小诗》



*《也说两句》

汪国真活着
几乎不再有人说他
他好像死了
汪国真死了
似乎谁都在说他
好像他活了


*《好望角的全部》

多么辽阔,远方的蓝和二○一五年仲夏

不是好望角的全部

 

多么温暖,圣贤一般的阳光和草木

不是好望角的全部

 

多么神秘,海风,鱼群和绵羊一样的云

不是好望角的全部

 

她随身携带的红衣服、双肩包

纤弱掩饰不住自信

她不动声色,擦亮修辞

向天空发布论文,袒露实力

这,不是好望角的全部


《祖屋》

瓯江北岸,光绪三十年大屋

到父亲手上,还有七间,两个天井

冬暖夏凉

到我手上,遇上拆迁

祖屋变成安置房,九十三平方

面朝瓯江

女儿是祖屋的继承人,在上海工作,要买房

卖掉安置房

换成人民币,沦落

上海,只够

十平方


修改:

瓯江北岸,光绪三十年建造的大屋

冬暖夏凉

到父亲手上,还有七间,两个天井

到我手上,遇上拆迁

祖屋变成安置房

九十三平方米

女儿在上海工作,要买房

卖掉安置房换成人民币

在上海

只够买十平方

2016.11.1


《鞍山书院》


在四百年前,我骑了一匹白马去

与一个忧郁的教书匠相遇了,他接过我手上的马绳

拴在书院前,一棵落花的海棠树下

 

书院里,玉兰树和读书声一样安静

后院阁楼上的一把琴,和门板上的蛀虫

一样安静

 

雨的旁边,那个教书匠骑走了我的马

把琴和读书人的骨头,丢下

把我丢下


《陌路》

本来的一个果子,落下来,摔成了你我

本来同一条路,走着走着,有了距离

不相望

 

曾经,掉到地上还要拼命开的桃花呢

曾经,即使做了和尚

也要住进同一座寺庙的春风呢

 

生死之交,千年之约

嬗变,怨恨的彼此

渴死,也不愿走到一起抬一桶水

 

曾经处处风景的江湖啊

远了,淡了

两个结不到一根藤上的瓜,即使晚熟,终成陌路

行至水尽处

不转身

也罢,也罢


《杀死丝瓜》

在裤兜里放进一把刀

走进黑暗

 

早就想杀掉那些丝瓜藤了

 

它们爬过篱笆

爬到一棵小树上

太过分了

把整棵小树蔓住

小树会死的

 

装作玩手机的样子

等路人走过,赶紧下手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丝瓜藤流血了

 

伪装成若无其事

走开

走出很远,回过头

小树上面,有一弯月亮

像我兜里藏的那把刀


《仲冬一场雪下个不停》

一个老人死了

外出的村人回来了

空下去的小山村一下子活了过来

老人屋里那盏暗下去的灯

塞满了人

做豆腐,打扑克,烤火,哭……

所有热闹,都来给老人送行

老人走了,那盏灯不再亮了

小山村继续空下去

比之前还空


修改:

一个老人死了

外出的村人回来了

空下去的小山村一下子活了过来

老人屋里那盏暗下去的灯里

挤满了人

做豆腐,打扑克,烤火,烧纸,哭……

所有热闹,都来给老人送行

老人一个个死了

小山村将一点点空下去

老人屋里那盏灯不再亮了

村子比之前还空

2016.11.1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