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种土豆的人说——《路上的细节》六  

2015-03-15 17:52:24|  分类: 2015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尾随这个种土豆的人,去了村外的河滩。河滩为一片竹林子所掩盖。一条大马路,悬挂在竹林子一旁。种土豆的人踩着一部小三轮车从村庄里出来,到了大马路上。我也尾随到大马路上。大马路比河床高出许多,不时有车辆往来。在大马路上,我的视线轻易越过竹林子,投向瓯江,以及对岸的山峦。我注意到江面上有一座石拱桥,一个橡皮坝,注意到橡皮坝旁边的电站和远处的村庄属于对岸。我曾不止一次从这里经过,每次都忽略了马路下面有一片河滩,且这片河滩已为广泛利用。

种土豆的人把小三轮车停靠在马路边,从上面搬下来两把长柄锄具,一袋土豆苗,一袋复合肥料。他把两柄锄具扛在肩上,土豆苗和肥料拎在手上,穿过竹林子,下到竹林子底部。我跟在他的后面,也下到竹林子底部。我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空旷的绿油油的河滩。

河滩原来是荒芜的,就是说在城市还没有肆意扩张的年代里,它是荒芜的。现在,它绿意盎然。这是住在河滩后面村庄里的农民所为。他们在这里种上了各种时令蔬菜。农民的这种做法是自由的、零散的,没有组织和计划,是各自为政抢占式的播种。因此,河滩上的蔬菜是一块一块的,犹如一件旧衣服上的许多补丁。这种补丁般的种植所呈现出的繁盛,想必也是暂时的,它将在来自上游的可预计的城市化进程中被蚕食。我如此而言,是从跟这个种土豆的人的谈话中获取的结论。

起初,他以为我从河滩后面的村子里跟他出来,是想跟他学习种土豆。他轮换着使用手里的两把长柄锄具,锄地,松土,挖坑,在坑里放上土豆苗,很耐心地跟我说着种土豆的过程以及注意事项。其实,我跟他来到这片河滩上不是想学种土豆,而是想知道农作物和季节的关系。因为在乙未年的写作计划里,我要完成廿四节气的写作。这种写作其实是一个气候变化与农业生产关系的问题。于是,我看着他手里已经发芽的土豆苗,把话题岔开了。这个种土豆的农民看我把话题岔开,就让我看对岸。他问我,你看见什么了?我说,看见山峦、村庄和石拱桥。他说,你再看。我说,还有橡皮坝和电站厂房。他就显得有点不高兴,你没有看见对岸在做堤坝吗?我忙说,看见了。你知道那条堤坝是从哪里来的吗?他又问我。我说不知道。他说,堤坝是从城里出来的。我就哦哦地应着。他看我很谦虚的样子,脸便流露出几分得意,你知道做堤坝需要什么?这个种土豆的人说话似乎喜欢用反问句。为了让他能说出更多的东西,我就显得更加谦虚的样子,需要什么?他说,要土地。土地。他重复了一遍。你知道土地是从哪里来吗?从哪里来?从农民手上来。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飘起了一面得意的旗帜,又开始抽烟。他的烟瘾很重,这已经是第四根烟了。他把烟叼在嘴上,不耽误种地,也不耽误说话。只是点烟的时候才放下手里的活。现在,他放下手里的活,点上第四根烟。然后用锄头敲了一下脚下的土地,征用了就值钱了。你怎么知道土地就要被征用呢?他听我这么问,好像不解地看了我一眼,你不是说看见对岸在修堤坝了吗?对岸的堤坝是去年开始修的,我们这边堤坝肯定也要开始修了。嘿嘿,我种土豆不过是,不过是……他没有把话说完,只是朝我狡黠地笑了一下。我知道他的意思,便也显得高兴的样子说,这是一单大买卖啊。末了,他不由的又流露出对将来失去土地之后的忧虑,土地没了,只有到江滨路踢石子去了。说着,又狡黠地笑了一下。江滨路踢石子是街坊里传说的一句笑话。据说在城区江滨路一带活动着一群地下性服务的妇女,与一些老年人以踢石子谈论服务价格。

我开玩笑说,你带几个土豆去,改踢土豆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