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丽水日报》2015年11月6日《霜降》  

2015-11-09 10:02:55|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丽水日报》2015年11月6日《霜降》 - 莫子易 - 随 园
 

霜 降
                                                                                                                                                                 徐建平

  “气肃而凝,露结为霜。”时值霜降,旷野上出现白霜,乃是黄河流域以北的景象,至于江南,还没有丝毫迹象。龙泉久晴无雨,气温28℃,天空湛蓝无云,秋高气爽,阳光从太阳系腹地出发,跑步穿越大气层,没有云层干扰,进入地球,地表上各种物影呈现清晰轮廓,这使我想起一部混沌的当代史,二者正好相反。

  上午,驱车去东北乡,既送友,又觅秋色,半途经过一个水边小村庄,在举行亲渔节活动,热闹蔓延到村庄背后的马路上,拥堵波及周围村庄。前年霜降时分,在友人的村庄吃麻糍,看到柿子已经红透,想必今年也红了。麻糍是这一带农村的传统美食,霜降前后秋收结束,农家有做麻糍的习俗。

  露以润草,霜以杀木,即使暮秋,没有霜,枫树还是深绿色,大地依然是远山青、近山绿的盎然景象。马路旁的梧桐树,率先黄了叶子,部分落叶归根,乌臼树的叶子也陆续开始凋零,这是在提醒人们,秋天要结束了,冬天将至。我蓦然想起寒蝉,多日不听它们的鼓噪声了,想必已潜伏地下。水边的芦花还是紫色,没有老,老了应该是白色,阿展偏爱紫芦苇,说紫色是芦花,白色是芦絮,有这说法吗?若没有,我也接受这种美妙的偏爱。

  下午继续寻觅秋色。西南乡一个村庄,有村民说它来自宋代,一个旧天井的雕花石栏上,散发出村庄的旧时光和过往的富庶。村前大片垄田开始进入休耕期,像一条干枯的河床,稻谷已被农民从田畴上搬走,搬到晒场或者谷仓。在一户农家的房廊下,我看到了稻谷被搬动的一个细节,九只箩筐,盛满金黄色稻谷,一个年轻农民,举着一把红色的塑料大锹,从屋前的晒场上走进屋里,站在九只箩筐中间,古铜色的皮肤下面充满力量。

  大约16时45分,村庄上方天空,出现日月同辉景象,尚缺待圆的月亮高悬,夕阳西下,黛色西山,晚霞乱作一团,仿佛目前欧亚边界上的叙利亚难民。

  随园菊花初放,我用了一天寻找秋色,往东北乡,往西南乡,其实,秋色就在随园。《诗经·魏风·葛屦》这样唱:“纠纠葛屦,可以履霜?掺掺女手,可以缝裳?”霜降是秋季最后一个节气,到了做鞋履霜,缝衣迎冬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