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橘子红过之后  

2015-01-27 22:39:55|  分类: 2015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雪亮家不在城里,在乡下,在一个叫弄上的地方。读他的《指路》,就能找到他家——

从西站往西,不到 一公里

就是高速路口

高速路口右侧,山脚边

紧挨一条乡村公路

顺着它,你会依次遇上等候你的三个岔道

往右,往右,往右

…………

 我们从龙泉驱车去,按雪亮的指路,绕着山脚往里行。往右。往右。往右。经过八九户人家,三个大鱼塘,路边一个大门,他在门口等候。国永说,从三岩寺方向来,骑自行车半个小时。这是说,陶家离丽水城有半个小时的自行车路程。这距离不远不近,每天上下班,要有交通工具。陶家是一幢漂亮的欧式小楼。墙内一个园子,种桂树、枣树、山茶、金银花、无花果;几畦菜地,种瓜种豆种青菜;养一只藏熬,叫黑虎。丽隽、国永、少杰早就到了,流泉、丽永、洪峰在我们之后。之前丽隽跟我说过几次,叫几位龙泉的朋友去丽水喝茶。陶家的茶室刚收拾出来,是丽隽帮助收拾的,一应茶具都是她帮助物色的,茶叶也是她从网上买的。丽隽说,雪亮把茶室弄好了,可以喝茶了。在他家,可以吃饭、喝茶、爬山、钓鱼。我便尽作协理事之职,开车,与江晨、少芬、慧萍、建青,周末去陶家。洪峰像一条泥鳅,早一天就去了丽水。

雪亮是个诗人,话不多。他的话都在诗里,指路,也用诗来表达。十几个诗友聚会陶家,把寡言的雪亮乐得团团转。他屋里屋外,楼上楼下,搬凳子,摆桌子,端菜,端酒,为撑勺的妻子当下手。吃饭前,他先端上一锅农家三宝,玉米,芋头,番薯,先吃一口垫肚子,再喝桑葚酒、老酒。国勇来不及吃午饭,他要赶回学校去监考,吃了一个番薯就往丽水城赶。骑自行车去。他说要骑半个小时。

陶家门前有一个荷塘,三个鱼塘依次向右排列。冬日的阳光下,满塘枯荷,有诗人在荷塘旁边伫足、散步,像一只呆鸟,不知内心盘算什么话。至于冬天的鱼塘是否有鱼,我不知道,雪亮没有叫我们去钓鱼,我也没有往那边跑。他喜欢爬山,我也是。陶家对面有一座山。山不高,站在陶家门口,看对面山是青翠的,概括性的。酒后喝茶,喝过两泡普耳,流泉招呼大家爬山去。喜欢爬山的和不喜欢爬山的分成了两拨子。江晨似乎心有旁骛,硬是给我拖上了。雪亮穿着一件猩红色线衣,牵着黑虎,在前面领路。

去对面山经过荷塘,经过几畦菜地。山上有竹子、栗树、松树,有我不知名的乔生植物和灌生植物。重要的是,山上有一个橘园。上山的路是橘园一侧不规则的陡坡,让水冲得坑坑洼洼。橘园占据了一个小山头,把山顶上一小块面积留给了松树。雪亮说,价格不好,橘园的橘子被主人遗弃了,不摘了。在沿着橘园陡坡往顶上爬的过程里,看到的橘树只有叶子,没有橘子了。有的橘树底下掉了很多橘子,一窝一窝,像一群没娘的弃儿,慢慢地干瘪、腐烂。还有新鲜的,想去捡起来。谁说的,掉地上的橘子不能吃。什么道理?又没有说下去了。雪亮牵着黑虎在前面走得快,一路等我们,看来他经常在这山上爬。猩红色的身影,才在前面出现,又不见了。不一会儿,又从一面山坡后面闪出来,还是猩红色的身影,一只黑虎,手上有了一捧红橘,兜里还有,都是刚从山坡后面摘下来的。他肯定经常带着黑虎来橘园,知道哪里的橘树上还有橘子。他把橘子分给大家。橘子很甜,我吃了两个。

雪亮的村庄处在城乡结合部。门前一座山,犹如村庄的屏风,或者是丽水城的一堵围墙。在橘园小山顶上,向左转,是丽水城,高楼,桥梁,汽车站,拥挤和喧嚷都在远方;向右转,是弄上村,村舍,鱼塘,菜地,阡陌,是乡间的寂静和纯朴。小山顶上,松树林子稀薄,微风吹过,阳光噗噗索索掉下来,浓郁的松香味和迷茫的天色令人陷入幻境。丽隽和少芬,两个美才女,一个要在这里读书,一个要在这里竖箫。大家也都幻想了起来。或置一把椅子,或摆一张茶桌,或挂一个吊蓝。沐风浴日,饮酒做诗,喝茶闲话,抱书而眠,枕石而歌。视线越过橘园,落到对面山头上,有一个闲置的小房子。有人不由又想入非非起来,稍做修葺,小隐其中,避世脱俗,如庄子逍遥。大家话说过了,内心体验了一把,不过是精神抵达,一时愉悦而已。

从这个小山头下来,再上对面小山头。流泉和江晨掉在了后面,左等右等,不见他俩上来,想必这兄弟俩是走不动了。爬到这个小山顶上,只有丽隽、少芬、建青、雪亮、黑虎和我。两位女子真是要佩服的,穿了高跟鞋,二三十度的陡坡,表面布满了细碎石子和松叶,依然上坡下坡地爬。没有工具,我用手给她们各折了一根柴禾,且做拐杖。这个小山顶上,有一个小桃园。冬天叶落草枯,桃园有几分荒凉,没有橘园的绿色给人以充实。之前看到的小房子也在跟前,一个废弃的工棚。雪亮说,之前这里架设高压线,小房子是用来存放材料和工具的。刚才在远处看它,产生幻想。走近了,却破败脏乱的样子,幻想荡然无存,犹如现实里的一些事物。

下山的路有两条,一条原路折回,一条绕开了走,绕一个大圈子。我们选择了后者。后者有新意,或许还有风景。后者是紧靠松树林子走的。地上有松叶,深赭色的松叶,踏在上面很绵软。两位女子拄着粗糙的拐杖,在松树林子下面长袂飘飘,宛如两位拂袖清风的女剑客。这条绕开的路比之原路返回要远得多,但也不至于太气力。路上,可以换个角度看丽水城,看城上瓦蓝的天。匍匐在巨大蓝天下的城市建筑,像一个马蜂窝。我想,城市最大,也大不过天,任何事物与天放在一起,都是渺小的。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樟味,不由抬头望去,一棵小樟树,立在路边。小樟树后面,远远的,是刚才伫立过的小山顶。又见那个小房子了,掩映在树丛里。远远近近,小房子像神话里的魔屋,总是掉进我们的视线,绕不开。还有一个奶牛场,也在近处。雪亮说,在奶牛场,可以看工人挤牛奶。奶牛场离陶家很近,可以带一个电炉子去,一边挤,一边煮。就像自家菜圃里摘一棵白菜一样方便。

在山上转一圈,回到陶家,留下的几位已凑足一桌在搓麻将。不搓麻将的在茶室里喝茶,说脑瘫诗人余秀华、冰心散文奖、某人。一泡金骏眉泡好了,隔壁传来箫声,是少芬在吹箫。一曲《枉凝眉》,一曲《苏武牧羊》,一曲《女儿情》。箫声经过墙壁过滤,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低沉婉转,更多了几分美妙。手放入口袋里,碰到一只橘子,是刚才在橘园里雪亮给的,还有一只没吃。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