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香火——《一个村庄的词语》(五)  

2015-01-13 22:01:26|  分类: 2015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香火

门楣上,“毛氏宗祠”四个石刻字被涂成景泰蓝,如同坐落在村舍外面这座宗祠本身,突出,醒目。毛氏祠堂没有盖在村舍密集的村内,想必是村里的房子太挤了。它在村子西南一片山地和田畴上,在村大门与棺材桥之间,三进,上下两幢,中间天井。从对面小路上看过去,像高原上一座孤独的寺院。祠堂附近没有大树,茂盛的大树林在祠堂后面的山上。只有左前方有一棵小树,冬天了,它落光了叶子。祠堂两头山墙包桁,做成龙脊,正面看像两条腾龙。毛氏祠堂是1923年建成的,部分外墙倒塌,屋顶漏雨。新上任的村干部牵头,族人捐款,捐了很多的款,用来修葺祠堂。现在修葺好了,重新覆盖的铅色琉璃瓦,流光溢彩,散发出工业化的气息。祠堂坐西朝东,前面封闭式围墙,同时有照壁的作用。去祠堂内部要走北边一道小门,七步石阶,正好沉到大门口。四个涂成景泰蓝的隶书在头顶上,豪华的门楣砖刻、石刻和砖头拼花也在头顶上。两个工人在大门口前搬弄一个铁架子,他们要爬上去,可能是门楣上还有什么事情没有收工。

祠堂内部的柱子、牛脚、栋梁、桁椽都漆被成暗红色,墙壁刷成白色,如同它的外墙。上堂灵位上摆放着毛氏三位祖先的灵牌,肃穆,凝重,散发出神秘的气息。修葺接近尾声,还没有打扫干净,看上去有点凌乱,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石灰、油漆和粉尘的混合气体。一个偏门,也是朝北。我从那里出来,看到一个老农在烧灰碱。阳光下,白烟飘向虚无,火焰成了虚幻之物,火堆旁边的老农也虚幻起来。过年前,龙泉农村每户人家都要做黄粿,灰碱是黄粿的原料。想必烧灰碱是春节将临的最早一条信息了。在横坑头村毛氏宗祠外面,我看见了2015年春节朝我远远走来的身影。

村里还有一个香火堂,它的左侧是水井,隔一道泥墙。香火堂是一间简易的木屋,敞开式,前面没有墙,或者栅栏,里面新摆进几排连体靠椅,像一个议事厅。连体靠椅是铝合金材料,样子很现代,与古老的香火堂不协调,想必是做事的人图省事了。香火堂和祠堂两处建筑,前者的年份要长久的多,起码有三百多年了。香火堂外面是一块空地,在土地稀少的村子里,有这样一块空地,算是很大了。香火堂也在修葺,几个族人在做最后的扫尾工作。我跟他们搭讪。我问他们,那种烧灰碱的柴禾叫什么?一个正好走到这里的村民听见了,马上说,“旦乃”。我不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念了两遍,觉得发音很好听。烧灰碱有好几种柴禾,只有“旦乃”烧的灰碱,做出的黄粿品质最好,也最好吃。

横坑头人姓毛。六百年前,他们的祖先从龙南西坪村迁居这里。从东乡到南乡,毛氏香火也带到了这里。横坑头村毛氏子嗣众多,香火兴旺。毛明库说,农历十一月廿八日,村里要搞修葺竣工仪式,祭祀祖先。很多在外的族人要回来,参加祭祀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