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村大门——《横坑头的影子》(二)  

2015-01-11 23:32:05|  分类: 2015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村 门

村庄东南角,有一座土木结构的单体建筑。长方形,两层。泥墙,木架构,单脊双坡顶。南北对开门洞,没有门扇,类似于亭。南北走向的村路从廊桥方向过来,经过此屋,进入村子,反之,走向村外。建筑里侧村舍,外侧田畴、庄稼、廊桥以及山群。村人谓之村大门。民国时,这里做过学堂,学生在二楼读书。

横坑头村在通公路之前,有三条村路与外界联系。唯在南北走向这条村路上,修建了这幢建筑。此建筑的伫立,使横坑头村诸多风俗习惯因此不可动摇,赋予此屋的某些坚硬的做法和意义绵延至今,犹如法律一般为村民们所自觉遵守,经久不衰。

娶媳。新娘无论走哪一条路,即便是从东北方向新修的公路过来,也要绕到村的西南,从大门进入村子。经过此门,意味着此女子已是横坑头的媳妇。

嫁女。新娘在村内祠堂,或者大屋上堂拜过祖先,由亲兄弟,或者堂表兄弟从家里背到村大门,从此门出村,才意味着姑娘已经出嫁。

丧葬。如果村人在村外去世,回村不得经过村大门。办完丧事出殡,灵柩也不能从村大门出去。不经过大门,就意味着亡灵没有进村。

村大门在婚丧嫁娶,红白喜事中,其固执的做法和含意自古至今没有改变。至今,如果村人去世,须要火化,可以不择吉日,不经过村大门,从公路直接去殡仪馆。火化回来,也不经过村大门。到了安葬吉日,才举行仪式,吹吹打打,哭哭啼啼,从村大门隆重而出,上山入土。

我走访过许多村庄,极少见过有这样的大门,赋予如此严格而深重的习俗。 20141227日下午,当毛明库带我们从这个建筑物内部穿过,并在它的外侧停留下来的时候,它在时间里已经伫立了两三百多年。它的内部楼板没有了,外部泥墙正在剥落,但其依然坚固。仿佛一个老汉,伫立在村庄的东南角。我在与此物对面而立的时候,不由陷入其中。同行中的两位女子从大门里出来,她们时尚的穿戴,书香的气息,以及与此屋发生的叠加和对接,在我的意识里发生了某种优雅的联想,其情景类似于横坑头村的婚嫁场面。

横坑头村没有城郭,却有一道无形的城郭。有形的村大门象征了无形城郭中的城门。婚丧喜事,经由此门,才得以精神上的抵达。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