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处州晚报》2014年8月18日起《喘息的山岭》小说连载  

2014-08-19 09:53:38|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处州晚报》2014年8月18日起《喘息的山岭》小说连载 - 随风剑 - 随 园 [存]《处州晚报》2014年8月18日起《喘息的山岭》小说连载 - 随风剑 - 随 园
  

喘息的山岭徐建平

  本土作家

  作品连载

  1

  汽车在蛇盘岭沙石公路上爬得尘土飞扬。一个响屁,又一个响屁。汽油臭比屁虫臭臭得恶心。翻过这个山头再下滑过那个山湾峡就瞅着县城了。估摸是这样。樟树根儿想。瞅瞅车内,满满儿一车子人,打盹的打盹,不打盹的也像打盹。前座一个女洋头斜靠在一个男人的肩胛头上甜蜜。后几座那胖汉子一上车便仰头张嘴睡得像牵风箱,鼾声闷响闷响。弄得樟树根儿也撑不住老犯困,耷拉下脑袋下巴抵住厚实的胸,肩胛头也跟了众人歪歪扭扭起来。倒去,挣起来,又倒去。

  葵葵夹在樟树根儿与车窗当央。从云堆里爬出的日头歇在她苍白的有几分秀气的宽脸庞上懒洋洋地晃荡。迷茫的眼光在窗外游移。

  天空被锯齿一样的山峦锯出许多犬牙,似乎又锯不断。雄雄浑浑连绵不断的山与空空茫茫无边无际的天紧紧地咬成一块,难舍难分。葵葵像在欣赏着南国的崇山峻岭,又像在凝思难以排解的心事。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把头扭到窗外去罢了。没血色的宽脸庞上没一点点表情。尽汽车把她驮到哪,尽身旁的男人把她带到哪。

  汽车呜呜地吼着爬上坡,在弥漫着阳光和松香气息的山岗上猛摔了两下,就载着落满尘土像从糠桶里钻出的老鼠一般的男女们往峡谷里冲。树影山影闯牛一般往后奔,硬风呼叫着从窗口钻进来扇葵葵的耳掴子。她车过头躲风,恍惚的目光落在樟树根儿赭石般的脸上。这男人憨?说话结结巴巴,额头上汗豆粒儿直暴,葵葵想。

  樟树根儿晓得城里人相好把肩胛头贴得老紧,头碰头跟前座那对相好一样。于是也将头挨过去,咋个老滑开碰不着?妹子要跳车?你……莫莫逃……他厚实粗大的手使劲往葵葵胸口抓去。葵葵用力搡开伸过来的手和栽进怀里的脑壳。樟树根儿睁开惊愕的眼睛。葵葵忿忿地白了他一眼,宽脸庞憋得煞红。他朝她嗨嗨憨笑两声,用巴掌抹了一把挂到嘴唇沿的梦涎。

  汽车进站了。未停稳,围上一群私人客店叫宿的妹子,花花绿绿金晃晃像金苍蝇,樟树根儿下意识地捏了一把瘪下去的布腰缠上的钱裹,背起皮包抓住葵葵的手往成群的金苍蝇外面挤。不宿不宿咧,要赶路咧!樟树根儿边挤边喊。金妹子们却没听见似的抓他的衣裳角皮包带,还有葵葵的,媚了眼一个劲地问,老远了还有几个金妹子紧追不舍。

  县城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汽车开过掀起一阵尘土,大店小店摊头一个劲朝街心挂招牌深恐人不知。办婚货还是等些日子再来。樟树根儿拿定主意。他不舍得再住客店几个钱,更熬不过憋得慌的心。早些些赶到笋寮岙家里与妹子完了那事多好。于是带了葵葵在挑出白布红字地摊的粗木桌凳旁扒了两蓝花碗热烫粉皮,便匆匆上路去笋寮岙村。

  (未完待续) 

  徐建平,男,1958年生,龙泉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小说写作,后辍笔不耕,本世纪复出,写作小说、诗歌、散文。有文字散见《江南》《福建文学》《小小说选刊》《中国诗歌》诸报刊。曾获丽水市年度文学大赛小说金奖。现居龙泉,供职于龙泉市安监局。


(注:此文原发表在《江南》1988年第四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