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窗口和鸟群 ——《飘飞的鸟》后跋  

2014-07-06 23:06:00|  分类: 2014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瓯江从深山里出来,走了八百里。

八百里瓯江上游,居住着一个叫白鹭的鸟簇。它们常在水边觅食,歇息,飘飞。飘飞的时候,身影如歌,写在蓝天上。

瓯江上游有一座城,在时间深处走了两千年。瓯江在经过这座城的时候,城里的人们在两岸架起七座桥。济川桥,是其中的一座。它的北桥头,有一座清朝光绪三十年之后建成的老宅。石堪很高,泥墙很厚,大门很大,庭院很深。老宅有不计其数的房间,不计其数的窗户。每个窗户都朝向屋外,朝向光明和辽阔。

有一个窗户在朝向光明的时候,又朝向辽阔的瓯江。这个窗户由木头做成(老宅的很多窗户都是木头做的),两扇木窗门是精致的窗格子。窗格子后面,有一双眼睛。

这是一双少年的眼睛。他利用这个窗口,看瓯江之上飘飞的白鹭,看桥,看远处浸在水里的青山和云影,然后,存放在心里。

大多时候,他坐在窗下一张古老的小桌子旁边,伏案写字读书。有时也离开窗口,去别的地方。但他总是望着木窗口外面的水域和鸟群。人在离开窗口的时候,他用的是心上的眼睛,把看到的东西存放到心里。

少年曾经是个顽皮的孩子,他很想跳进瓯江里去,像白鹭一样玩水、飘飞。白鹭鸟是他的朋友,他想与它们一起在水域之上嬉戏。但他被严厉的父亲看管住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逃脱父亲的视线,跳进瓯江。鸟们纷纷聚拢过来,一起戏水。这样的时候,瓯江上空,布满鸟屎、羽毛和水花。结果,他总是逃脱不了父亲的惩罚。关禁闭,午睡,跪搓板,抄生字,写检讨书。父亲的每一次惩罚都是卓越智慧的展示。

顽皮的孩子在父亲聪明的惩罚里慢慢长大、成熟,变成少年、青年,也慢慢安静下来。于是,他看到那些白色的鸟群是安静的,自在的,孤独的。它们在水边歇息、觅食、嬉戏是如此,在天上飘飞,亦如此。它们是天底下自由的舞者,也是孤独的舞者。

鸟们的生活是简单的,心思是简单的、逍遥的。它们的飘飞是生命的需要,是简单生活的表达,是俯视俗世的抒怀。飘飞,是它们超凡脱俗、抒发内心的形式,富有生命质感。

窗口后面的眼睛在经历了青年和中年,形式上已离开那个漂亮的木窗户。但是,他的内心没有离开,依然守住那个窗户和窗户外面的水域。后来,那个窗户没有了,连同安放窗户的老宅,一同被拆了,去向不明的地方。但他依然在内心守望着。窗户上的眼睛依然安放在老宅的木窗户上,朝向瓯江辽阔的水域,朝向水域之上飘飞的鸟群。

这是一场守望,历时半个世纪,窗户上的眼睛将渐渐变得苍老。这是一个模仿鸟们的过程,将用掉他的一生。他模仿鸟们在山与水,在时间深部和他乡,在田野、乡村、友情、亲情、爱情、俗世、以及远方飘飞。用真实的文字抵近思想的彼岸,如同鸟们在蓝天上的书写,抵达形而上的自由。

现在,在完成这部分文字的整理之后,他聊以自慰。无论这些文字内部所构筑的东西是前进抑或退却,他都感恩瓯江,感恩瓯江上游的鸟群,感恩那座城。它们赋予他的书写有了某种意义,以及由衷的快乐。

    瓯江从深山里出来,走了八百里,走出一片辽阔,去东海。

 

2014.7.6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