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游戏园有值》 作者施晓宇  

2014-06-11 15:33:59|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游戏园有值,作者施晓宇 - 随风剑 - 随 园

                                                作家徐建平和我在叶绍翁的故居前


 

2013年仲秋,因了享誉中外的浙江“龙泉青瓷”大名,我专程前往探访。不料,才进入龙泉市区就有意外的收获。我在一个十字路口看见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上写一行大字:“龙泉——作家管谟业祖籍地。”却原来,作家莫言(原名管谟业)这个山东高密大汉,祖籍居然在浙江龙泉山城。

2010年8月26日至30日,借龙泉撤县建市20周年良机,当地政府邀请了莫言等中国知名作家走进龙泉参观访问。莫言也一了寻根访祖的心愿,走进了祖居地白云岩景区马石村(原名马石岗)。他在后甸村“管氏祠堂”亲口对老家的管氏乡亲说:

“我应该是高密管氏的第二十四代子孙、龙泉管氏的第三十六代子孙。”

2012年10月16日《新民晚报》发表记者邵燕飞与胡丰盛采写的报道《莫言祖籍实为浙江龙泉,两年前曾寻根祭祖》,庆贺莫言刚刚荣获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同时,证实作家莫言确系祖籍浙江龙泉:

“多年前,莫言通过查看自己的家谱发现,在唐末(约在公元904年),管家先祖从南京迁居到龙泉县石马白云岩一带,以开山种地为生,到宋熙宁六年(公元1073年),管家后代管师仁喜中进士,由于管师仁为官清廉,政绩卓著,大观三年当上了北宋神宗年间的副宰相,在任不久因病返山东高密定居。至此,莫言知晓自己是管师仁的第36代孙。”

2013年12月2日上午, 在浙江大学报告厅,莫言从杭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翁卫军手里接过“杭州文艺顾问”的聘书,成为杭州市第22位“杭州文艺顾问”后即兴发表感言,进一步证实自己的龙泉出身:

“根据山东高密的记载,我的祖先曾在龙泉生活过很长时间,是北宋名臣、龙泉人管师仁,曾官至相当于副宰相级别。前几年,我曾来龙泉寻根,进一步感觉到与浙江的山山水水有密切的联系。……而且,中国作协两个国家级奖项都是用浙江人名字命名的——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浙江文坛现在还出了一大批活跃的作家,小说、诗歌、散文都不逊色。假以时日,浙江必将出现伟大的作家。”(2013年12月3日浙江丽水《处州晚报》)

 

2013年11月15日,在造访青瓷古窑址时,我又有了一个意外收获:却原来收入中国小学五年级《语文》课文的古诗《游园不值》的作者叶绍翁也是龙泉人!于是第二天由龙泉作家徐建平和《龙泉报》总编辑陈小龙、龙泉市作家协会秘书长金少芬带路,我们专程驱车前往距市区二十多公里外的龙泉市市西街道(原龙渊镇)岩后村“叶绍翁故居”参观。半道上就有醒目的“叶绍翁故里”的石碑指引方向。巧合的是,就在我们一行到达岩后村这一天,村委会新制的“叶翁居”木匾正准备挂上村部。

 

出村部即是一个新落成的“靖逸亭”(叶绍翁号靖逸),用以纪念叶绍翁。亭上有一副对联曰:

“碧桃绕亭春风静,绿水悠悠夕照微。”

上下联对仗应该说是不工整的,但寓意尚可。至于“靖逸亭”的另一副对联,对仗就工整多了,且寓意亦佳。联曰:

“此地不嚣不俗,其间亦读亦耕。”

 

有趣的是,就在这副对联之下,亭边正有一只气宇轩昂的大公鸡带领六只妩媚秀气的小母鸡在闲庭信步,俨然映衬对联的寓意,好一幅世外桃源的优美景象。这景象恰好也契合了当年叶绍翁《游园不值》的诗意氛围。

提起叶绍翁,真的算是家喻户晓。尽管叶绍翁是南宋著名诗人,诗作很多,但是人们单单记住了《游园不值》: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这也就足够了。同为南宋著名诗人的陆游,其诗作更多,流传至今的就达近万首,远比叶绍翁多得多。可是,人们记得最牢的,也不过充满爱国主义色彩的《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说起叶绍翁这位南宋诗人,尽管是浙江龙泉人,其祖籍却是福建浦城。就如同作家莫言一样,山东有个家,浙江也有个家。追本溯源,叶绍翁应是福建省浦城县人。《龙泉县志》记载:

“叶绍翁,字嗣宗,号靖逸。龙泉人。祖籍浦城。原姓李,祖父李颖士于宋政和五年(1115)中进士,曾任处州刑曹,后知余姚。建炎三年(1129),颖士抗金有功,升为大理寺丞、刑部郎中,后因赵鼎党事,被贬。绍翁因祖父关系受累,家业中衰,少时即给龙泉叶姓为子。光宗至宁宗期间,曾在朝廷做小官,与真德秀过从甚密。攻诗,尤擅七言绝句,属江湖派。”

《浦城县志》对叶绍翁这位游子则这样记载:

“叶绍翁祖父姓李,孙,绍翁,字嗣宗,迁浙江龙泉,改姓叶氏,遂为龙泉人。”

由此说来,网上很多网站介绍叶绍翁祖籍乃福建建瓯人,这是错误的。尽管浦城、建瓯两县同属闽北南平市,相距不远,却决不能混淆视听。

叶绍翁骨子里是一个诗人,宋光宗赵惇至宋宁宗赵扩在位期间,叶绍翁曾在朝廷做个小官,与同是浦城老乡的真德秀过从甚密。当然,真德秀的官职要比叶绍翁大多了。真德秀于宋宁宗赵扩在位的庆元五年(1199年)荣登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这位为官清廉正直、政绩显著的叶绍翁老乡,是南宋著名的朱子学者,政治家兼理学家,被人称为“小朱子”,生前对叶绍翁关照不少。但性情孤傲,不肯与官场同流合污的叶绍翁最终还是选择弃官隐居。他长期隐居在钱塘西湖之滨,与另一位脾性相投的诗人葛天民互相酬唱——以诗词互相赠答。

 

步下“靖逸亭”,与幸福甜蜜的公鸡母鸡说再见,我们来到与“靖逸亭”相对的“石林世家”——“叶氏祠堂”。祠堂最里面的左侧,奉有叶绍翁的遗像。遗像下端有字曰:“石林世家叶绍翁祖公像。”我向叶绍翁遗像默祷,祈望这位“小扣柴扉久不开”的诗人终于扣开柴扉,采得红杏归。

[存]游戏园有值,作者施晓宇 - 随风剑 - 随 园

               这就是“石林世家”——“叶氏祠堂”

[存]游戏园有值,作者施晓宇 - 随风剑 - 随 园

                                                      这就是叶绍翁的遗像

 

出了“叶氏祠堂”,沿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向上步行三百米,有修葺一新的“叶绍翁故居”豁然眼前。在其故居的左下方,安放一尊也是新雕的叶绍翁坐姿石像。但见诗人头颅上举,手捧一卷翻开的诗集,身边还有两三册书籍——做远望沉思状。只不知这种有点做作的学习思考姿势,而今远在天堂的诗人是否认可?在“叶绍翁故居”的正下方,还有一汪泉水,新刻“洗笔池”三字。描绘的是当年叶绍翁在此读书写字,洗笔淘砚的攻读情景。其实,石像、洗笔池,包括新修的诗人故居,这些都是今人想象、附会、新添的,叶绍翁充其量只在岩后村生活了短短几年,很早就迁往杭州居住了。但我对岩后村村民的做法持理解并认可态度,毕竟,它能满足今人——远道而来的慕名游客一种思念、尊崇之情。

[存]游戏园有值,作者施晓宇 - 随风剑 - 随 园

                      我站在叶绍翁故居前

午餐就在岩后村村部用的,村支书叶裕龙等村干部作陪。我注意到村部正堂挂有一幅财神像,神像两端有联曰:

“财如旭日腾云起,福似春潮顺意来。”

村部供奉财神像,不再供奉领袖像,这在人人追求发家致富的今天,完全合情合理——早年长期供奉领袖像,不也是为了祈求有个好日子过吗?借着农家自酿米酒敬酒的叶裕龙告诉我,岩后村现有四十多户人家,三百多号村民,多数姓叶,五百年前都是一家人。根据上午的走访,我发现岩后村是一个典型的、也是中国乡村普遍常见的聚族而居的村落。所遗憾的是,岩后村也与中国今天的广大乡村一样,年轻人多数都外出进城打工去了,岩后村的今后发展后继乏人。这样推断起来,我们眼下吃的虽然都是远离尘嚣,纯天然的绿色菜蔬,无污染的瓜果鱼肉,可是它还能维系、供应多久呢?此刻,一只会学人样举前足做村民舂捣糍粑状的聪明公狗殷勤陪伴我们左右,在桌下忙碌地钻来钻去——它显然不知道这种闲适舒缓的乡村节奏和生活还能维持多久。不是我的杞人忧天——岩后村也许用不了多久就将变成一个空壳村。如果叶绍翁活到今天,哪怕他继续锲而不舍地“小扣柴扉”,哪怕他将宁静的柴扉敲破,恐怕还是没人前来给他开门了。

 

叶绍翁是典型的“江湖派”诗人,他的《游园不值》是其中的一首代表作。所谓游园不值,就是游园不遇。而我,在一千年后无意访得龙泉的两位古人和今人——两位诗人和作家,则算游园有值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