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乐清日报》2014年3月8日  

2014-03-08 15:29:56|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乐清日报》2014年3月8日 - 随风剑 - 随 园

                                                                                                                        感谢黄崇森兄弟
 
 

正月梅花

 

如朝代轮换,在时序嬗替上,一月梅花,无疑是新王朝确立的一面旗帜,引领众花神竞相而出,昭示新的一年从此开始。

农历二零一二年一月的江南,霪雨霏霏。天地,都浸泡在凄风苦雨之中,像终日沉湎于酒色的昏君,朝纲待举。偶尔露脸的太阳,不过是金子一般的点缀。植物们(包括小草)将萌发的根茎悄然植入深土,一如动物们蛰伏巢穴,不肯轻易露脸。

这个时候,梅花率先开放。

关于今年梅花开放的早晚,囿于知识局限,不能以科学解释。但梅花以一个报春者的姿态,伫立在寒风萧瑟的枝头,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春回大地了。

我在寂寞和潮湿的旷野上茕茕而行,获悉梅花开放的信息。它像一位阔别已久的老人,正慈祥地望着我。在它不无爱意的目光下,我感觉自己像一个温顺而羞涩的孩子。

我想起了耕耘,播种,栽培,放牧诸多春天的事情。想起了温暖、阳光、莺飞、草长、鸟语、花香……想起了诗和荏苒光阴。

桥坑,城区东隅一个小山村,有梅之约。我混迹熙攘人群,游离喧嚷之外,探得一院墙,一村舍,一梅树,一老妪。梅树苍老,遒劲似铁。虬枝上一层鳞状的绿白相间的枯苔,似铜锈铠甲。

尝一粒梅子吧。院墙门口,老妪在招呼我。清瘦,整洁,精神,微笑,岁月在老妪脸上留下很多痕迹。她的跟前摆一张塑料小凳子,上面一只小纸盒,里面几包梅脯。我想,梅脯是老妪腌制的。桥坑又称梅村,家家都腌梅脯。

取一粒放入嘴里,即刻津液充郭。酸、咸、甜。酸得含蓄,咸得淡薄,甜得余味无穷。

能买一包吗?老妪笑道:拿去拿去,不用买。回答出乎我意料,再问价钱,反显得小气和庸俗。便取出一张二十元,放入纸箱里。钱没少给吧?拎一包梅脯,走远了,心还羁绊着,感觉不踏实。再回首,梅树下,老妪在招呼别的路人。头脑里不由闪过一个念头,这不会是梅神?

寻梅,赏梅,探梅。我更喜欢一个探字。怀揣虔诚之心,躬身探访,是对梅的尊重。

天又下起细雨。雨中探梅,更添一番韵味。细碎梅花朵,朴素幽香,雨水使其更湿得温润和精神。梅花萌于冬末,发于春头,严酷的外部环境终不能使它丰腴。关于梅花的品貌,我爱用一个瘦字,瘦梅,或者梅花瘦。玉树临风,瘦得精神,瘦得暗香浮动。

梅花盛开的季节,是春天福祉大地的开始,虽然此时的大地,还是一幅旧城模样,寒冬冷酷,百废待举。但是,不难发现,萧瑟枯黄的大地上有了一些绿色、暖色、亮色……春天已然像农家门后一窝刚孵出的小鸡,毛茸茸地蠕动着,吱吱地叫开了。

“一枝寒玉澹春晖”,裹在厚厚冬衣里的人们有了一年的算计和希冀。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