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潘寮村  

2014-12-29 22:49:44|  分类: 2014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午四点,从伏叶村一条斜径往下走。一个年轻女子向我们靠近。她个子不高,鸭黄色羽绒服鼓鼓的,像一只大彩球,比较鲜艳。短发,圆脸,粉嘟嘟,像一个小彩球。她说,村子外面有好看的风景,我带你们去看风景。走我前面的是谁,好像没有理会,走开了。她向我靠近,村子那边的风景很好看,我带你们看风景。我说哪里?她用手指了一下远处两座大山说,就在前面。那是村子后面,两座很高的山,形状像马铃薯。高山之上,是蓝天,挂着一朵像铝锅一样的云。要爬山吗?不要爬。我决定跟她走。我决定跟她走,不完全是看风景,是觉得遇上了热心村民。我觉得这个村民很热情。年轻女子左腕上挎着一只红色的包,一只藏青蓝袋子,在前面带路。在她身后,我注意到她的鸭黄色羽绒服下面,深蓝色牛仔裤,圆圆的,里面像充满气体和活力。我确切无误地感觉到自己像跟着一只彩球往前走。从斜径走下来,到大马路上,左拐,沿着水泥大马路往村子底部走。大马路下面有一条溪,自北向南,沿着大马路流经伏叶村,流向村外。我转过身子看了一眼刚才走过的斜径,丽华也跟上来了。由于时间不早了,我们快步走,逆着水的方向往村子底部走。在远处看到的两座像马铃薯一样的大山在村后。路上,年轻女子不停地跟我说话。她说,她的村子叫潘寮,在前面的山上,村里有大树、瀑布,有好看的风景。村里人多吗?不多,三户人家。山上很远吧?是的,要爬两个小时的岭。这么远啊,我们这是去你的村子看风景?顿了一下,看她没有回答,我又说,这么远就不去了。她听我说不去,赶紧说,不远的,就在村子后面,山的前面,那里的风景很好看。

水泥马路对面是阡陌。过了一座水泥桥,沿着阡陌继续往前走,往村后的大山走。阡陌一边是溪,一边是空田畴,上面的作物已经收获,还没有来得及播种。阡陌比较窄,年轻女子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丽华在我后面走。年轻女子鸭黄色羽绒服在我眼前飘动。她不停地跟我说她的村子,她的父亲。我的村子叫潘寮,我爸爸叫雷松林。你叫什么?我问。我叫雷爱娟。我爸爸叫雷松林,我叫雷爱娟,我的村子叫潘寮。她重复了一遍她的父亲和村子。我爸爸是抗美援朝回来的,立过功的。她把话拉开了,流露出对父亲的崇拜。我爸爸抗美援朝,立过功。她又重复了一遍父亲的辉煌。接着,她说父亲有一块劳力士手表,有金勋章,还有其他珍贵的东西,都放在老房子里。老房子被人拆了,珍贵的东西没有了,只找到父亲的功劳证。房子怎么被拆了?下山了,房子就要拆掉。拆房子我不在家,是同村的两户人家给拆掉的。你在哪里?我在杭州。我在杭州做服装生意,做外贸的。我十五岁就去杭州做事了。她对自己的工作有一种自豪感。房子拆了,你爸爸妈妈住哪里?我妈妈没有了,爸爸也没有了。我还有一个弟弟。你弟弟呢?我们快步地走着说着,关于她弟弟的问题,她没有回答。雷爱娟似乎有很多话要跟我说,她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时转过脸,看着我说。她转过脸的时候,另一个彩球也飘了起来,圆圆的、粉嘟嘟的。你几岁了?我四十多了。不会吧?这使我很惊讶。我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大姑娘。她看我不相信,就停下来,打开腕上的包,从里头掏出一个钱夹子,再从里面捡出一张身份证。我看了一眼,照片是她的,出生年月,真是七十年代初。我的父亲是九一年去世的。吃了很多棕子,吃坏了。棕子是村里徐家和杨家让我爸吃的,他们是亲戚。她在说这话的时候,把声音放低了。

我们走到村后。在山脚下,看到一条涧水从山里流出来,经过一座老桥,向村子流去。老桥爬满苍老的藤生植物。对面,六个水泥台阶,上面枯草、枯叶凌乱,还有石绿色枯苔。台阶后面的山径,只露出一小段,拐一个弯,不见了,为繁芜的灌木丛所淹没。这里寂静、荒凉、偏僻、没有阳光。雷爱娟说,我的村子从这里上去。村里有三户人家,我家姓雷,一家姓杨,一家姓徐,他们是亲戚。她的话不断地重复着。我在石桥上面,想象着眼前两座马铃薯一样的高山上,一个叫潘寮的小山村,三户人家,三个姓,雷,徐,杨,复杂的姓氏。又想,曾经也许还有潘氏。小山村以潘氏命名,早先的居民该是潘氏,只是后来潘氏没有了。在这里,雷爱娟不再往前走,我们都停了下来。我说,好风景就是这里吗?雷爱娟没有回答,她不吱声了。她把我们带到这个荒凉的地方,也许她自己也觉得不存在好风景。其实,我不在乎风景,觉得走到这里有所得,知道伏叶村后面的山上,有一个潘寮村,三户人家,三个姓。丽华跟雷爱娟说,我们合影好吗?她妞捏着,不愿意,只让我给她照了一张单人像,笑得像一朵南瓜花。

我们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时候不早了,赶紧往回走。路上,雷爱娟重又说起她的村子、父亲和往事。我家的房子被拆了,昨天我去村子里,找到父亲的功劳证。听得出,她为找到父亲的功劳证感到很欣慰。我问,可以看一下你父亲的功劳证吗?她犹豫了一下,从腕上红色的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深红色,表面磨损,非常真实。我接过本子一页一页地翻看。里面有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头像,及其题词,有周恩来题词。内容是用钢笔填写的,我用相机把每一页拍了下来。

功劳证第一页内容:

部别:一O一团三连。职别;战士。姓名:雷松林。

功劳证最后一页内容:

立功地点:金华。立功时间:一九五四年八月。功劳等级:三等。立功事迹:该同志在担任烧开水任务中,以高度的劳动热情和坚持性,园(圆)满的(地)完成了开水供应工作,使部队不论任何时候都有足够的开水喝,同时在担石任务中,六小时完成担八十四担的任务。负责人:左三星,李九德。批准机关:一O一团政治处。

雷爱娟不等我把证书拍完,突然,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不妥,急着把功劳证拿回去。我跟她开玩笑,把本子给我好吗?她说不。卖给我呢?她又说不。这是我爸爸的东西,给最多的钱我也不卖。

此时,下午四点二十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