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老宅内,两个老太婆  

2014-12-28 21:45:59|  分类: 2014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伏叶村一座老宅。前面有一个石头圈成的菜园子。菜园子外面,有一堆阳光。老太婆坐在阳光上。我们朝她走去,去她身后的老宅。老太婆从阳光里站起来,走在前面,带我们去她的老宅。老宅大门上有四个字,我们停下来欣赏。老太婆走进老宅了,我们还停在门口欣赏。老宅的大门做得富贵而考究,“芝田挺秀”,四字苍劲有力。我把目光从大门上拿下来,投到老太婆身上,她已经站在门里了。手上拄一根木拐杖,平静地看着我和我的同行。我们也看她,干净的健康的圆脸之上,一顶黑色线帽,线帽没有把披发全部盖住,下面露出一把白色的头发。她的衣服干净,茄紫色金丝绒棉外套,外面系了一条围裙,两只袖口套着袖筒,围裙和袖筒把金丝绒棉外套保护得很好。老太婆把我们引进老宅内部。在天井上,谁问了一句,这房子多少年了?二百多年了,老太婆说。这是一座清朝时期流传下来的老房子。老宅的结构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天井、横厢,正堂,左右房廊,典型的浙西南住宅传统建筑风格。这种老建筑,时有相遇。每一次相遇,我都饶有兴趣,像遇见了古董。堆积在老宅上面层复一层的时间,灰色的破败的木质门、窗、梁、柱、壁、槛、檐、桁、椽、牛脚依次呈现,坚硬的经久不衰的石条、石础和黑色瓦片的默默述说,都使我与之的每一次相遇富有意味。事实上,老太婆在领我们进入老宅内部之后,某一时刻,在我们关注老宅的呈现的时候,表面上离开了我们,去了老宅内部的某一个房间。我们没有注意她的离去,我们的注意力为老宅所吸引。

老太婆再次出现,是在老宅的右边,右边厢房与房廊的结合部。紧靠一扇木窗棂的木板壁下面,有一张木凳子。老太婆站在那张木凳子里侧。木凳子上有一只透明塑料袋,透露出很多橘子的形态和颜色。老太婆左手拉着塑料袋口子,右手在袋子里拿橘子。我们中的陈已经站在老太婆的身边,手上拿着一只橘子,鲜艳的橘子。从老太婆的神情和动作来看,显然,她要给我们橘子。看来这是一个好客的老太婆。刚才老太婆的短暂消逝,是拿橘子去了。我们这些陌生的城里人突然出现在她的老宅里,无疑令她欢喜。她把我们当作客人了,用橘子招待我们。面对老太婆的橘子和热情,除了陈,其他人都表现出了踌躇。陈看到我们踌躇,说,吃了老人的橘子会长寿。我原来是不想要橘子的,听陈这么说,便走过去了。其他人也走过去了,拿了老太婆的一个橘子。我是最后一个走近老太婆的。在老宅右厢房与房廊的结合部,我看到老太婆的一只手在塑料袋里摸索,很久,捡出一个大橘子,鲜艳的橘子,送到我跟前。我接过老太婆送过来的大橘子。我没有要那个大橘子,把它放回塑料袋里了,然后在里面找了一只小橘子。过往岁月,我积累了丰富的吃橘子经验,知道橘子要小,橘皮要薄。皮厚的橘子不好吃,酸,渣多。老太婆给我的橘子皮厚,我自己捡的一只也皮厚,这是橘子的品种问题。其他人都把橘子剥开了,我没有剥开橘子,我把它放进衣袋里。

我们在老宅内部搜索一些与老宅有关的细节。一只篾火笼,一只木椅子,一个石磨盘,三把竹扫帚,一个方蔑簟,一把棕刷子,一只香竹筒,两只篾鸡笼,一堆木炭,几捆柴禾,一只陶瓮……这些细节与老宅里的居民生活有关。我走到天井左边。左边厢房门里,坐着一个老太婆。深蓝色线帽,下缘露出一把黑色头发,浅紫色碎花棉外套,系了一条围裙,戴着一双袖筒,干净的健康的圆脸上,一双细眯的眼睛,平静地看着我朝她走去。这是在右边房廊里给我们橘子的老太婆吗?我一时以为就是那个老太婆。我转过身,视线越过天井,看见右厢房的门里也坐着一个老太婆。我明白了,右边厢房里的老太婆才是给我们橘子的老太婆,现在她也坐在厢房门里一张老凳子上。我又转过身问左厢房里的老太婆,你们是姐妹俩?左厢房里的老太婆回答,不是。您多大了?八十三。对面那位呢?八十二。两个老太婆除了穿戴、长相、体形相似之外,年纪也相仿。我试想,她们在这座老宅里一定住了很久。她们是以媳妇的身份住进这座老宅的。从少妇到中年再到老年,她们深深地住在这座老宅里,生儿育女伺夫,她们的身体与这座老宅融为一体,是这座老宅的一部分,或者一个细节。我试着又想,这两个老太婆一个住左厢房,一个住右厢房,相隔一个天井,每天开门就相见,喂鸡喂鸭喂猪,洗衣做饭下地,每一天的生活和劳动基本上是相似相近的。她们长期的相近和相望,互相一定是要影响、渗透和摹仿的,或许还有比较、攀比、嫉妒和相争?不过,她们之间大多应该是和谐的,和睦相处的,相互依存和照应的。这种长期与共的和谐,使她们在饮食上、穿戴上,甚至外表上都越来越接近了,同化了。我走到天井中间,走到大门口,转过身,再看坐在左右厢房里的两个老太婆,她们隔着天井,坐成对应的样子,仿佛老宅里的两幅年久的年画,对称地挂在天进两边的厢房里。她们坐成了静止,不说话,只有在问她们问题的时候,才开口说话。我不知道她们处于静止的时候,有什么内心活动,想必她们是温暖的,安宁的,知足的,无所忧虑的,她们就这么平静地坐在一座年代久远的老宅里,年复一年,像两碗茶香的影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