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乐清日报》2014年12月6日  

2014-12-15 16:11:46|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乐清日报》2014年12月6日 - 莫子易 - 随 园

 

十月芦花

    ■徐建平

         尽管节候将至小雪,在南方,秋色尚未褪尽。远山淡,近山浓。山是绿的,树是绿的,水也是绿的。

        东乡秋畈,一脉潺潺流淌的秋水,于山色浓淡之间萦绕。秋水之上,一座单孔石拱廊桥。岁月在廊桥身上留下各种深深的痕迹,说明它的苍老。杏黄色的阳光像圣水一样洒在秋畈河畔的时候,我与朋友站在廊桥上看芦苇,消受时光的宁静和芦苇的苍茫。桥上,还有三个男童,靠在一边的窗口,手牵一根细条子,不歇地玩转着廊桥外面的秋风和荡雪芦花。

        廊桥下面水域辽阔,芦苇无限。白色,紫色,黄色,绿色,抑或都不是,只是苍茫。午后圣贤一般的阳光下,芦苇绵延着,起伏着,升腾着……不时有风在动,芦苇变幻无常。清澈流水如带,斜斜地,一折一折远去。去向芦苇荡,要经过一道河石垒筑的古堤,一片已经收割的田畴,一个菜圃和一丛水生灌木。看似眼前景色,却颇费周折。经过一番穿越,于河滩上趔趄前行。芦苇渐近,芦丛渐深。芦苇很高很密,头及其腰。于芦苇腰部摸索,触动芦竿芦叶,一路悉嗦作响。

        看芦花,仰面朝天。湛蓝天空没有云,平整得像一块很大的塑料钢板,芦花浮雕一般刻在上面。秋阳沾在芦花上,通明透亮。思绪也沾在芦花上,若即若离。有点眩目。

        走累了,挨芦苇择石而坐。话语,是关于爱情。往昔,也看芦苇,远远近近地看,看得随意,看得匆忙,终归不能与爱情连接,不能体味“蒹葭苍苍”。此时置身芦苇深部,忽然明白,古人为何视芦苇为爱情,以芦苇为信物。芦苇生于水边。水滋养芦苇,也滋润爱情。古人为爱,不如今人有许多方式和去处,采采芦苇,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和表达。

        芦苇盛于秋时。水瘦芦长,涉水彼岸,不为艰难险阻。

        芦苇平易繁芜。情绵绵,意长长。别离时,洗手河边,折一枝芦花,赠予爱人。再相会,长厮守。

        于芦苇深处,体味古人之爱,仿佛感觉某种不安的气息袭来,似有似无,于稠密的芦苇丛里摇动。

        曾在一个短篇里,用了很大的篇幅写芦苇,写白露与蒹葭两人的爱情故事。其实,我并没有真正体味古人对芦苇所寄托的烂漫情思,浅薄得很。有《蒹葭》释文,思慕贤才,招求隐士之说更是荒谬透顶。

        再看芦苇,更觉得其恬淡和朴实。古人以芦苇象征爱情,最是恰当不过了。

        有风来了,芦苇荡的极致出现。

        风应芦生,芦应风起。芦杆相互击打,芦叶相互摩擦,其音如箫埙,乐声四起,于繁盛而空旷之野响彻,荡漾。芦花应乐而动,纷纷离开枝头,如羽,如雪,如梦,漫天漫野飘飞。乐声时强时弱,芦花时紧时慢,一阵一阵地弥漫,飞扬,飘荡。

        置身如歌荡雪的芦苇丛,犹如置身一台曼妙的古戏曲里,给予我的,唯有沉醉抑或怅惘。伸出手臂,张开五指,阳光从指间滑过,芦花和着乐声从指间滑过,给予我的,唯有欣喜或者若失。

        夕阳西斜,与朋友从纷纷扬扬的芦花幔里走出,意欲离去。猛回首,看芦英纷飞,晶莹剔透,毫毛之轻,虚无飘渺,占据内心的,是曲尽人散之落寞和恍惚。不尽芦花,将往何处?将做何息?

        返回路上,我们的手上都不无生动地多了一支芦花,且效古人之心?抑或是某种情不自禁。话语之间,朋友朝掩映于彼岸的村子说,欲于此地购一小屋,前有菜园,后有青山,面对远处空阔水域和芦苇,返璞归真,享受简单耕读。

        岸边现出一破庐,互相又一番戏言:就这庐舍,稍做修缮,不正合适?走近一看,是牛厩。不禁羡慕起这牛来。日夜与水相依,昼看芦苇,夜听水声,福矣福矣。

        这么说着,经过古廓桥。突然,想起了芦苇神,忙问朋友。朋友转身指着古廊桥上的三个男童,那不是吗!

        三个男童手里各牵一根废弃的录音磁带,或者纤维丝之类的细条子,认真地玩转着。长长的细条子在纷纷扬扬的芦花里舞动,似牵扯着一个巨大的虚幻,有些诡异。

        夕阳之下,流水之上的空域,漫天芦絮变幻出各种符号。似飘带,似飘雪,似云彩,似花絮,似美丽漩涡。漩涡,我心不由颤抖了一下。美丽漩涡渐又散开,又是如初的芦絮,无形无序,无规无矩,无影无踪。如乱绪,如无常,如世间万象……

        这么看着,三个男童似乎飞离廊桥,浮现在芦花荡雪的天空。身后拖着飘飘忽忽的细条子,似乎一切都在他们的股掌之中。我自忖度,十月芦花荡雪,就是自己在将逝之秋,寻觅的秋物?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