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她是谁——《路上的细节》四  

2014-11-25 23:59:37|  分类: 2014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老师,走路。” 忽然,有人叫我,跟我打招呼。一个女人,在眼前亮了一下,还有一层浅笑,经过我的右侧,消失在我的背后。

我走在由南往北的后沙路上,神志处于某种空白的状态。走神,像一只翕动翅膀的蝴蝶,在我周围飞。目前,我的神志常常出现无意识的封闭式的状态,知觉出现空白。这种空白抑或与佛经上说的色空相象。眼耳鼻舌身意、色声香味触法都不存在,都展翅离去,剩下一个空壳在既定的道路和方向上飘动。

这是一种由走神而引发的混沌。我从混沌中醒来。神经给眼前突然而至、又迅速消逝的女人刺激了一下。高个,鹅蛋脸,披肩长发,烟灰色运动衫。因为运动,鹅蛋脸上有一片红晕。这是谁?她是叫我吗?周围没有人,除了我。我朝周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人行道,只有我和那个已经走过去的女人。

我们相向而行。人行道实在太直太长了,两边树木稀疏,没有遮挡。事实应该是这样,我早暴露在她的视觉范围里了。她看见我,我没有看见她。犹如我在明处,她在暗处。她在暗处盯着我,一步步向我靠近,直到跟前,才那么突然地叫了一声。我魂不守舍,这使我的状态很活稽。

“徐老师”,她是这样叫的,不很响,却听得清楚,而且悦耳,像玉镯发出来的声音一样。她是谁呢?我努力在记忆库存里寻找与之匹配的人。叫我老师有两种人。文学圈子里的年青人,觉得直呼我名字不够礼貌,而我又没有什么职位可用于称呼上。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老师,普遍的统称,不过是面对面交流时使用的一个代词,没有实质意义。是似而非,含糊应对,自己明白就是。三十年前,我在西乡一所因陋就简的学校里当民办老师。高低两个班级,六七个老师。学生们这样叫我,是正式的,有实际意义。时过境迁,我已不再教书,学生们也很少遇见,师生关系已然十分疏远而淡薄,再叫我老师的人少之堪少。刚才迎面走过的女人属于哪一种?感觉面生,又似曾相识。

我不由地再次转过身去,朝已经走远的女人看了一眼。鹅蛋脸,披肩长发,烟灰色运动衫下面,像有一群兔子。想起来了,这是我三十年前的学生。双眼皮,鹅蛋脸,两根长辫子,身上像藏着一群兔子。在操场上、在教室里、在去往食堂的石径上,在一切可能遇见的地方,都会看见这个女学生。似偶然,似必然。这个女学生的学习成绩不好,上课时喜欢做小动作、看小说。她的座位在教室的中间,我在讲台上说牛顿定律,或者化学方程式的时候,目光会通过两只镜片落到她的身上。她会感应我的目光,赶紧停止小动作,或者放下手上的小说。她理解我的目光含义?其理解或许错了,或许对的。这对或错,本身就是朦胧的、原始的、粗糙的、幼稚的、莫名其妙的,谁都不知道。考试的时候,试卷上的题目有一半她做不出,同学们纷纷交卷了,即便有很多地方是空的也交了,但她还在坚持,磨蹭着,我就走过去,拿过她手上的笔,在她试卷几处空白的地方,飞快写上答案,然后收了她的试卷。可想而知,批改后发下去的试卷,她的分数总是过得去的,有足够的面子。

她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相遇?又一闪而过。她曾经的妩媚和性感,以及我的目光,就像她现在消失在道路深处的影子,我第三次回过头,已经看不见了。时间真像一把杀猪刀。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