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午后的元公祠和一个颓废的天井  

2013-10-31 15:30:57|  分类: 2013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的元公祠和一个颓废的天井 - 随风剑 - 随 园
 

元公祠在大舍村的西南边。前面是照墙。照墙之外是大片田畴和远山。右侧有一个院落,曾是村子里的学堂。学堂往西过一道涧桥是树林子,众树木高大,一条弯曲石径和两幢村舍掩映在高大的树林子里。元公祠左侧60米是仁源古社,供奉着什么佛神。从古社到元公祠的路上有5株梨树,叶子已经掉光了。还有一个土坪,土坪上晒了5簟谷子,一个村妇正在收谷子。午后时分,这里寂静无比。一群人从古社里出来,经过5株光秃秃的梨树和一地落叶的时候,把寂静打破了,产生了一种气氛。这种气氛比较散漫地陆续集中到元公祠跟前。元公祠跟前的寂静便为这种气氛覆盖了。

元公祠门额有三层檐脊,砖石结构,雕刻了花卉动物祥云。祠门框是青石条,大门是木头,祠门因此有了厚度、沉重、结实、悠远、缄默的气氛。2013年元月3日午后,我与我的朋友到过这里。那个午后我们还没有吃饭。我们找到村里美菊家,要了一只土鸡。在等待美菊为我们准备有土鸡的午餐的时候,我们转到这里。冷风细雨,我没有察觉到高大的门额上除了元公祠三个大字之外,其上方还有一些楷书小字。“钦赐”。“宋开禧紫金鱼袋朝散大夫”。是现在看到的,透露出某种分量和古远。祠堂跟前的人群在琢磨这几个字的阅读和意思。祠门锁着。之前的那个午后,我看到的祠门也是锁着。现在村支书过来把门锁打开,人群像游鱼一样贯入。

南宋开禧年号用了三年,至今有八百多年了,想必元公祠在村子的西南也伫立了八百年。它的外部完好牢固,表面上弥漫着岁月的颜色,灰色和浅黑色。它的内部也是牢固的,也弥漫了岁月的灰暗和霉味。一个戏台子,背部正对大门,有照壁的作用。戏台子前面是天井。围绕天井和戏台有六横八纵四十八根木柱子。这些柱子都是良材,粗大,笔直,匀称,硬朗,在空洞的祠堂内部仿佛动物肋骨一根根垂挂在地上,支持着屋顶。相比之下,屋顶显得轻薄,像一只蟹壳。覆盖在屋顶之上的草瓦在颓败,阳光穿过颓败的瓦片,使整个屋顶布满斑驳光点。柱子与横梁的交接都有雕刻精致的牛脚支撑。横梁的木雕也很精致。整个屋架为木结构,精良,繁复,上漆。现在每根柱子漆色已褪,露出木头本来的面目,但在屋顶避光处,古老的红漆依然存在。

我和人群置身于这幢南宋建筑物内部,犹如置身于八百年时光里。这种置身有如蚂蚁在一架巨大的动物残骸上爬行。骨架相对蚂蚁而言,太过巨大和茫然了。无限而无法穿透的时光相对于我而言,也太过巨大、辽阔无边了。我很茫然,不知所措,选择了放弃。对于这幢在时光里浸泡了八百年的宋朝建筑物,我不过浮光掠影,中无成见。我随波逐流地拍了几张照片,嘘唏几声,便无所适从了。

元公祠,纪念大舍人连元。南宋,连元从深山大舍走出去,中了进士,官当到衢州知府。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相当于现在的市长。但得到皇帝赏识,赐其紫衣、金鱼袋荣誉。这两样东西在宋代要三品以上才有。在古代如此偏远的大山里面,出了一个三品大官,是值得乡民立祠纪念的。

人群从元公祠出来,就走散了,不知道这许多人一下子都去了什么方向。只有四五个人跟在村支书后面。我也跟在村支书后面。村支书往村子里走去,带我们几个人去看连元的住宅,一幢老房子。这引起了我的兴趣。连元的老房子是从侧门进去的。青石门框,旁边有上马石、栓马柱。老房子正前方的大门空了。村支书说大门和门框被之前这里的住户卖掉了,这使我感到很惋惜很无奈。在房子内部,我察觉到它与我想像的建筑不一样。低矮,简陋,破烂,没有雕梁画栋,没有粗大的柱子和高昂的房梁,呈现出来的面貌说明了是后来某个时候的重修之物。用材、做工都十分简单,已然不见其本来建筑的模样。连元的住宅可能已在漫长岁月里腐烂,倾覆,或者毁灭于一场大火了。

不过,这里曾经确实存在过一幢上规模的古老建筑。我发现了这里的天井。一个很大的天井,正很有力量地存在着,支撑着我的观点。它的做工和用材十分考究,是我往日难得遇见的。现在,天井表面为杂物、石堆和稻草所覆盖,鸡群在稻草里觅食。这说明天井正处于颓废状态,其采光和泄水系统似乎显得没有意义和没有必要了。但天井却是坚固的,完整的,悠久的,考究的,精工细做的。它的四周由立面和卧面两个方向的石板合成。这些石板每块大约1米长,40公分宽,20公分厚。纵向4块相接,横向8块相接,构成井框。石板完整、规则、平整。卧面石板侧边凿有很深的装饰槽沟。立面石板凿有突出的凹凸线,雕刻了精致的花样线条和竹节图案。从正堂下到天井,还加设了三级石踏步,每级踏步长2米,宽40公分。从天井的真实存在,可以明白无误地想象出曾经建立在天井四周的一幢建筑物的面貌,器宇轩昂,富丽堂皇,曾经的主人即便远在深山,亦耕读于身,知书达理。

    现在,午后的阳光从天井之上洒下来,金色,明亮,暖融融地铺在天井的一侧,把天井一侧的岁月照亮。那里,一对夫妻在收拾豆子。一地豆萁。空气里扬着从豆萁里散发出来的尘埃。他们没有为几个陌生人的到来所干扰,平静地,甚至脸无表情地收拾着自己的豆子。他们专注于自己手头的活计,但我在天井里察看的情形他们是看见的。我为这个天井拍照,为天井四周的石板拍照,然后自己蹲下来,与天井合影,这些情景,他们是看到的。但他们没有吱声,始终是无声地收拾着地上的豆子,但我想他们的内心是在活动的。我离开天井,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去,他们依然平静地收拾着豆子,内心依然不动声色地活动着。我的目光在他们的脸上停留了一下,试图寻找一点什么东西。是他们的内心活动?还是连元的后代迹象?或者连元的某些传说?我不知道这对夫妻平常的生活和内心世界,但我觉得他们与这个天井是浑然一体的,与豆子里散发出来的好闻的气味是浑然一体的。此外,我还记挂着一个地方。想去我的2013年元3日的午餐之地。只是大家都准备上车,要走了,我只好放弃。但存在于那个午餐里的情景,午餐里飘拂的土鸡的味道、家酿酒的香醇和温暖的气息在我的记忆里是浑然一体的,与大舍村是浑然一体的。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