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存]《瓯江文化》2013年第3期  

2013-10-29 21:17:24|  分类: [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瓯江文化》2013年第3期 - 随风剑 - 随 园

[存]《瓯江文化》2013年第3期 - 随风剑 - 随 园

住溪街

住溪街挨着住溪,平行、延展、延续着。

街东头有一座石桥。从桥头下到街上有九个踏步。在下踏步的过程中,我看到对面的墙脚下,有一排纸花圈。有人家在做白事。一些与白事相关的物象也呈现在街东头。热闹的吹奏。戴孝的身影。缄默的纸花球和黑纱。白色和黑色,凝重和肃穆,是此该我看到的主色调。再细看,白事参与者们的表情平静,或有喜色,有说笑,显得快乐的样子。两个穿白戴孝的小孩在街上玩鞭炮。他们不时从白孝衣口袋里掏出一枚鞭炮,用手上的香点着,丢到街上,或者丢进一只陶罐。鞭炮在陶罐里爆炸的声音和在街上的声音不一样。两个戴孝小孩玩得很开心。

这是一宗白喜事。我顺便向路边一个男子打听。回答说,老人九十九。善终。我就说,高寿,喜。我在进入住溪街的时候,遇喜了。两个玩鞭炮的小孩该是九十九岁老人的玄孙辈。在数字上,一百和九十九,很多时候我更愿意接受九十九,不要一百。就像很多事物,我宁愿不要圆满,留一个缺口。满了,就没有期盼和余地了,就要溢出去,或者折回去了。留一个气口,就存在着希望。老人高寿,像一块石碑,伫立在人们面前。老人没有把岁数填写完满,留一个空格,仿佛有让子孙们去努力、延展的意思。走过这白喜事的场景,我又回过头,看了一眼两个玩鞭炮的小孩,似乎看到老人可能留下的希望。

住溪街不长,像一只停靠在住溪之上的木舟。木舟经历了无数的风雨和岁月。沧桑,陈旧,缄默。街上没有店铺,很平静。热闹的买卖行为和景象都在外面的新街上。住溪街是单纯的居住区。从民居门口走过时,明显感觉这里干净,整齐,没有异味。屋内屋外,地面上,墙头上都是干净的,整齐有序的。如果是木结构的房子,干净越发显现。木房子在时间里浸泡了很久,露出崭黄色,木质上一丝丝的青筋清晰可辩。据说住溪街上的女人,每到过年的时候,都要爬上梯子,用水冲木墙板,用刷子刷。所以住溪街上的木房子是黄的,住溪街的女人是勤劳的,爱干净的。

街道两边的民居都很有一些年代了,身上有很多历史的痕迹。墙头上,门楣上,不时可见大跃进、文革时候的标语和口号,还有新近的广告词和招贴。在一幢房子门口,我看到了两扇大门上的枪眼。在过去,这可能是大户人家,青石条门框,厚重木门,外面包着铁皮。在两扇包着铁皮的木门上,有很多枪眼。圆形,黑色,食指尖一般大小。有几处的枪眼很密,枪眼相互粘连着。有居民说枪眼是文革时候留上去的。看来曾经的住溪街并不平静。有过枪战、攻守和硝烟,也许还有流血和死亡。攻守和枪战要有两方面的人才可以存在。而这两方面的人当时在进行这件事情的时候,其状况是怎样呢?武装程度,思想状态,心情和心理都是怎样呢?大家都在一个地盘上生活,没有深仇大恨,何必要结帮结派,置人于死地?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人们的记忆依稀,但那些枪眼、标语和口号却是存在下来了。真实,具体,生动。

八零后的镇委胡书记带我们走进一幢房子。我在为这幢房子里的干净和整齐赞赏,为天井里几盘植物吸引,说这里的花草绿的令人爱怜,像塑料做出来一样,真的也像是假的一样的时候,胡书记已指着一道过间泥墙,让大家看上面的字迹。泥墙近两尺厚,字被白石灰刷过,句子读不完整,但一些字还是清晰可辩。是漂亮的行书。胡书记说这是红军留下的标语。我知道住溪一带是革命老区,红军在这里有过组织、发动工作,闹过革命。字迹应该是很珍贵的。再联想起刚才木门上的枪眼,文革、大跃进时候的标语口号,现在街上居民们生活和墙头上的小广告,把这些都串起来,时间上的住溪街,纵深感,神秘感,沧桑感,就显现了出来。

时间的住溪街,纵深度延伸到街的西头。那里,是镇上张氏和廖氏两座宗祠,修缮得很好。延伸到两座宗祠前面空地上几个老人的身上。他们坐在一道长廊里,有四五个。老人们看上去都有八九十岁了。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坐着,成了住溪街一样的苍老和沉默。我想,他们这样扎堆而坐,是一种内心的需要。他们表面上没有说话,内心肯定在交流。他们可能在说自己的过去,说相互间曾经的是非问题,现在看来那些是非问题是多么的可笑。在街的西头,听不见东头的声音,看不见东头的事情。但是,他们肯定知道东头的白喜事。知道自己的一个老伙已经走了,内心生出羡慕,只是嘴上没说。到了这个年龄,人已经习惯用心说话,用眼看尘世。语言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语言是笨拙的,要么言不达意,要么祸从口出,多是非。人与人之间,或者人与世事之间,他们已经习惯用心去感知和交流。我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放轻了脚步。我也尝试着,用心去感知他们,感知住溪街的平静和不平静, 感知时间上的住溪街的纵深度。用心与之交流,与这一片山水交流。

 2013.4.16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