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仰天湖上听丝竹  

2013-04-02 22:15:45|  分类: 2013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泉西郊二公里处有一山,名仰天湖。山上无湖,或许曾经有湖,现在只有一浅塘。无大树,多杂木。松树林子低矮稀薄。浅塘之上新修一座道观,供奉三清天尊神像。一排膳宿平房离开道观稍远,泥墙灰瓦,清静简洁。

山不在高远,树不在粗壮,湖不在深广。有道观,有道法,有修心念经之人,即可远离喧嚣,得一方净土。仰天湖,可静心养性。

今年仲春,一场重感冒,多日不愈,元气大伤。清明将至,与友四人登仰天湖,踏青。山上,有道士两三人,居士三四人,黄狗一只。他们表情平静,慈眉善目,少言寡语,静默相处。见来客皆含笑善待,礼让谦恭。我等落座仰天湖一排膳宿房廊下,便有一年轻女居士沏上清淡绿茶。

茶是普通的农家粗茶,登顶之后,喝一口,舒坦解乏。我等凡夫俗子,身上太多俗世尘念,借此道家宝地,做短暂停留。看山看云,置身自然,沐浴明净春光,浅尝道法逍遥。

有美妙笛声在右前方松树林里响起,在林子之上轻轻震荡,越过浅塘和几畦菜地,散播到房廊下。房廊下便有了淡淡的松香味和宛若神仙的气息。

这山上谁在吹笛?

是新近来的一位道士。为我们沏茶的年轻女居士接话。

远处的松树林子绿得单薄,与天色挨得很近。一条曲径在林子边上忽隐忽现延展。笛音就在松树林子与天色之间飘拂。听到深处,见一青衣身影,于小径与树影之间轻移。横笛。路边少坐。飘然若仙。

山上幽静,天色淡远,没有风。松林子那边好像也没有风,一曲《一剪梅》,铺在松林子之上。仰天湖,愈显净空悠然。

沏茶的女居士立在房廊前的空地上,说道士来自崂山。

我不会抚琴竖箫,又如何能拒绝丝竹的美妙?在与女居士闲话之间,吹笛的道士已到跟前。他说,出家人,云游四方,丝竹是相依之物,不曾刻意要学,静空山上,多抚摸,就自然熟成。

年轻的女居士说,他还会古琴。

古琴之音安静悠远,淡雅清和,难得相遇。便有心要求远方道士弹奏一曲。道士也不推让,去居室取出古琴,横置于房廊下,稍作沉思,说,就弹《阳关三叠》吧。

道士表情平静,疏须飘逸,小试弦音,便右手投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低声吟唱。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王维的惜别诗本已情深,古琴弹唱,更是感伤苍凉。

阳关是王维诗中地名,也是道家修炼术语。背后三处大穴打开,道基有成。道士抚此古琴名曲,莫非亦有离别之隐痛?想必出家之人,舍弃俗欲亲朋,自有其不可设想的艰辛苦衷。

我虽不能将道士的弹唱与高山流水相比,不能说弹唱者已到达心物相合,人琴合一的境界,但其沉郁苍凉的歌喉,娴熟的指法,反复弹唱,已将古琴虚静高雅的韵味,人间惜别期待的情绪,弹唱得淋漓尽致,令人感叹。

我等本未打算在山上吃午饭,但山上居士有意挽留,也不好推脱。且在山上吃一顿素菜淡饭,寡水清汤,也是我所乐意的。近年来,越来越感觉自己不入主流,与世相背,内心清高,郁郁寡欢,时常萌生皈依之念,逃离俗世,小隐他乡。席间,话至感喟处,不经意流露出遁入空门之念。引来道士一句深重诤言:这一身青衣,穿上容易,脱下难啊。

看道士如此动容,我不由倏然一震。穿上容易,脱下难。看这个青衣披身,丝绺高绾的道士,外表虽然宁静,内心莫非有难言之隐?不由想起《阳关三叠》中的唱词,历苦辛,历苦辛,历历苦辛,宜自珍,宜自珍。”出家不易啊。出家之苦辛,不是每个俗世之人都能体味和承受的。

后天就是廿四节气的清明了,清明的本义是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我写此文,借道士和丝竹之音,是否也想透露一丝丝清明之心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