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丢失的 或正在丢失的记忆  

2012-10-24 10:36:50|  分类: 心空舟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那么一些偏远的村落,像有风经过,有很多东西被吹走了。譬如人烟、风俗、乡情、稼穑和繁忙;譬如村妇们濯衣的身影和孩子的读书声;譬如村巷里散步的狗、水塘里游凫的鸭子以及在草丛里觅食的鸡群。剩下的,是没有被吹走的泥墙、歪歪斜斜的房子、荒芜的田畴、沉重的老人和病残,还有傍晚的时候,黝黑的屋脊上偶尔升起的一丝如病入膏肓之人鼻孔吐出的游丝一样的炊烟。曳足于这些村落的街头巷尾,有如置身于某具巨大的动物尸骸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霉味和死亡的气息。还可以看到写在老弱病残脸上的呆滞、冷漠、空洞、寂寞、迷茫、散淡和无奈。

       我曾在《我在空落落的村子里乱跑》一文里写道:这些村子里的人们已经为城市的喧闹和异彩所迷惑,为当下的文明和一些做法挟持了。他们的淳朴和善良在光怪陆离的现代城市跟前,显得愚昧无知,毫无抵抗之力。他们如潮一般涌向城市的情形,使我想起CCTV《动物世界》非洲牛群大迁徙。无数的野牛于茫茫的荒漠之上如潮一般往某个未知的方向奔涌而去——盲目地,本能地,固执地——即便横亘跟前是一条湍急而幽深的河流,鳄鱼多如乱麻,仍奋不顾身地跳进去,冒死游向对岸。……窗户已经打开,村人们向往现代生活,舍弃相对落后和闭塞,已成大势。无论这种趋势最终是否指向合理,都将无法转圜。

       颟顸使我无法洒脱,无法抚慰那些訇然死去的村落在内心所造成的震憾。我的立场和脚跟在溃败般地动摇,内心空虚无力,看着这些从岁月深处走过来的古村落的消逝,这片土地上演绎的许多乡土文化从此像水一样地流走,我常常喃喃自语,常常想起高昌古城、楼兰遗址以及圆明园的残垣断壁,历史上人类在强大的自然面前一节节败退使我感到自己的渺小,或者人类自己的一次次野蛮行径使我痛心疾首。我想,我们的后人,一百年,抑或一千年之后,他们会像今天的我们怀念过去那样去怀念现今为我们舍弃的村落吗?会像我们考古良渚文化或者河姆渡文化一样去考古现今为我们践踏的村落文化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这些自诩为文明时代里的人将无颜以对后人。面对如此结局,我是在凭吊还是缅怀?也许只是怏怏地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抗议。至于抗议什么,列举起来又颇费踌躇。以下图文,仅是我这两年走访过的许多村落所留下的大量图片中的几张,粘贴这里,只是表示一下我的怏怏不乐。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1、我第一次如此具体而生动地看到当下农村人口流失的真实情景,准确无误地感受到当下农村迅速空下去、暗下去、寂寞下去的的况味。岱根村的某个黄昏,这一家四口走得匆忙。我知道停在路口的一辆摩托车是他们的,他们将利用那辆摩托,放弃这个人烟本已十分稀薄的村庄,放弃熟悉的老屋、土地和安稳,汇入到一股暗流里,随波逐流,去远方的集镇或者更远的城市,过颠沛的紧张的游离的生活,以获取他们认为值得自己用漂泊和艰辛去换取的诱惑。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2、这个下午,在这位九旬老太的厨房,我们有一段相处得很好的时光。老太慢悠悠地闲扯着一些我想知道的东西和她想要倾诉的东西,慢悠悠地移动着她的青灰色的如风烛摇曳的身影,慢悠悠地毫无表情地准备着一个人的晚餐。我是她的很好的倾听者,并认真地为她拍了几张照片。当我离开她并将在一个墙角消逝的时候,老太走出了屋子,背景是幽幽的村巷和斑驳的泥墙,目光是暗淡的呆板的,似目送我离去,似目送凄凉的黄昏,似目送这个废圮的行将消失的村落。我想,终有一天,当所有留守老人相继谢世之后,村子将空无一人,房屋将相继倾覆,一切都将如影消逝。这一天,已不再遥远,也许十年,二十年,也许就在不远的将来。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3、留守在偏远农村的居民,他们的生活简单而清苦,没有更多的现代用品和美食,居住的屋舍也是陈旧、简陋和晦暗的,但只要健康,他们的日子依然安稳而闲静,劳作回来,饭前饭后,坐在小电视机跟前看一会节目,日子就从身上悄然无声地溜走了。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4、很多村子都有一幢比较新的、结构和品质比较好的房子,有的曾是小学教室。窗户敞开,房门紧锁,门口上整齐挂着某某村“支部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村务监督委员会”、“经济合作社”的牌子,形同虚设。从窗户往屋子里张望,里面除了尘土和蜘蛛网,是空的。整个村子除了几位老人,也是空的。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5、一幢幽暗的老房子里,随意堆放的农具和家作物显得有点凌乱,在幽暗和凌乱之间,女孩忧郁而冷漠的目光使我暗自感叹了一声,内心产生某种难言的感觉。这房子里就你一人吗?我不由地问道。妈妈在屋里,女孩的声音轻轻的,也带着明显的忧郁和淡漠。我朝女孩身后看去,木门是黑,木门里面的屋子也是黑的,几乎看不到一丝亮光。在与女孩的攀谈中,我希望能看到她的妈妈能从黝黑的屋子里走出来,或者会听到里面妈妈呼唤女孩的声音,但是,直到我离去,终不见其妈妈的身影,也听不到黝黑屋子里有什么声音传出来,黝黑无声的屋子像一个深邃的洞穴。她的妈妈病了吗?我的头脑里竟然莫名其妙地闪出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6、这是一条通往周际老村的古道,在兰巨乡,也有这样一条古道,是通往张山老村的。古道上有很多苍劲挺拔的松树和乔木林,路面为赫红色的松叶所覆盖,一路蜿蜒。树林外面的阳光被茂密的树叶过滤了,投放到路上,只是斑斑点点,没有了热度。这样的古道令人赞叹。但是,古道那一头的村子没有了,据说那是一个很好的很古老的村落。在村落的遗址,所见的是萋萋乱草和残垣断壁,还有就是在草丛里乱窜的风。张山村消逝的更是彻底,找不到一截断垣和瓦砾。甚至原来村子的旧址也找不到了,满目的新做出来的荒地,上面没有任何植物,甚至野草,砂砾和泥巴被太阳烤得发白。在这些荒地的下面,有一些水田,泥巴发出黑色金属一般的光芒,也荒芜了,没有播种和收割。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7、年初去季山头,顺路进了沈庄,顺便与傻孩相遇。远远的,他站在一个旧屋址和土墙背景之间看我,眼里流露出警觉和好奇的光芒,却始终不肯靠近。我走,他也走,我停,他也停,我朝他走去,他便转身跑开,像一只不吭声的夹着尾巴的小狗的跟踪,直到我离开沈庄,走到村口的时候,他才放弃对我的跟踪,但依然远远地看着我,像看一个世外来客,眼里除了警觉和好奇,似乎还有某种对外部世界的向往。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8、 这个菜圃,最早是村子的食堂,三年困难时期,有村人饿死在门口。食堂里曾经搭过戏台子,演傀儡戏。后来房子不做食堂,搬进七八张歪歪扭扭的桌凳,给孩子们在里面听老师念生字、算算数,如果是冬天,风就在教室里呜呜地叫。再后来,村里砍了村口一棵大樟树,换来一台柴油机,白天碾米,晚上发电,但柴油机老是坏,请来外乡人修理过几次,就不再修理了,尸骨也不知丢到哪里。再后来,房子好像就闲置着,给村人堆放篾箪、风柜或者寿棺之类东西,也让鸡群、狗群在里面打闹或者休息,再再后来,就是现在,成了一个菜园子。还好,比之村子里其它房屋的废墟,它显得精神多了。只是在村口,人们再也看不到那棵高大的老樟树了。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9、白岩村有一幢很大的老房子,木头腐烂、苔藓丛生,霉气弥漫,空荡荡的没有人居住,四下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房子里有好多个这样的天井,采光和泄水之用。静谧和苍老,似乎可以看到时间在上面流过的痕迹。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消逝的记忆 - 随风剑 - 随 园

       10、斯者如斯,以上四张图片,似乎在述说某一个相同的话题。似乎能唤起人们对流逝岁月的某些记忆,像河底沉渣泛起,成为一个时代的佐证。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