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四月杜鹃滴血  

2012-06-26 22:47:34|  分类: 2011-12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鹃花。杜鹃鸟。花鸟两界,两个物种同呼一名,令我惊叹。想必之间有某种联系?

“望帝春心托杜鹃”之说,在民间广为流传。炎帝之女精卫飞从发鸠山,化为布谷鸟(杜鹃鸟),是《三海经》给予吾辈童年的回忆。杜鹃鸟高歌,正值杜鹃花盛开,也是农民朋友们忙于耕稼的时节。

浙西南龙泉,有一座叫凤阳的大山,海拔1929米,云雾缭绕,仙气弥漫。传说山上有一种猴头杜鹃植物,属杜鹃科,常年翠绿,树高花丽,是珍稀之物。

闰四月的某个晴雨无常的日子,我上山寻觅此物。途中遭遇渺天大雨,在山腰一小村落借宿。夜间听到杜鹃鸟啼,是我不曾设想的。

小村落叫庐岙,村子前面有层层梯状水田,四周翠竹绵延起伏。山上空气潮湿,夜幕早垂,借农家一碗糯米老酒,早早拥衾而眠。夜静更深,是屋瓴上的潇潇风雨,还是杜鹃鸟的啼叫?我于睡梦中醒来。

——布谷布谷——快快播谷——

叫声或近或远,或清晰或模糊,哀切凄凉,幽灵一般在小山村深重的夜幕里回荡,在我深深浅浅的睡梦里相伴达旦。

这四声一度的叫声于我有多熟悉,多遥远啊。童年里久违的鸟叫声,竟然在这大山深处再度相遇。其凄凉哀怨的悲啼声,令我情思似水。

童年在外婆的山村,芒种前后,杜鹃鸟于山林和水田之间出没,叫声常伴于耳。听到杜鹃鸟叫,村民们就说要播种了,插秧了,或者说要去田头看田水了。杜鹃鸟鸣,催人劳作,令人坐卧不安,不敢闲散和懈怠。

第二天,我于鸡鸣声里起床。早餐是农家主妇为我准备的一碗稀饭和两只鸡蛋。在门口,男主人蹲在门槛上埋头撕一把笋壳。这种农活我也是悉稔和感觉柔软的,丝状的深褐色笋壳,像清朝官员帽子上的花翎。山乡农民拔秧时用以捆扎秧苗。

告别借宿的农家,从容进山而去,依然是阴霾天气。奇峰险岩,葱郁树林,时而为或浓或淡的云雾覆盖,时而显露峥嵘。猴头杜鹃是稀罕之物,生长在海拔千米左右的老林里,花期比普通杜鹃晚一个多月。山民说,现在正是开花期。但寻觅并非易事。

翻山越岭,几经周折,在双折瀑和狮子岭之间一道沟谷和山脊岘背两侧,终于觅得成片猴头杜鹃。树型高大,盘根错节,枝寇交错,相互攀缘,看树形已年代古远,仿佛刀耕火种时代某个部落群居于此。更是树上的花朵,花大色艳,簇拥盛开,绵延叠锦,于潺潺涧水,缭绕云雾之间似天界众仙下凡。

这杜鹃林岑寂而闹热。闹在花艳,闹在鸟啼。看杜鹃鸟嘴舌鲜红,凄切声声,啼叫不止,我没有怀疑,杜鹃花便是杜鹃鸟啼血所染。

杜鹃鸟是益鸟,更是神鸟。杜鹃鸟催人耕作,啼血染成杜鹃花的故事催人泪下。

走出杜鹃林,下到半山腰,远远看见小山村前面的水田一片一片地亮着,箬笠蓑衣,影影绰绰,一片繁忙。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