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东音的午餐  

2011-11-18 16:26:46|  分类: 2011-12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难以释怀的午餐。

冬笋。豆腐肉。饭甑饭。起初,我为这些平常难得吃上的食物包裹着,全身只有一个热烈的感觉,从食欲感管系统释放出来的喜悦。这种喜悦,从大家吃饭的动作、神态以及话语里也能察觉。

午餐设在东音村支书的老房子里。这个初听去有点像某唱片公司的村子,盛产毛竹和笋,四周竹园如海。市作协的鸭子车队(灰色六坐小面包,临时租用)抵达这里,已是阳光直射的中午。大家饥肠辘辘,直奔主题。

村支书的老房子在几幢新盖的单体或者连体别墅后面,一面缓坡,一条小径像女人的头绳在缓坡上缠绕几下,经一道扁豆攀援的竹篱和泥墙,就到了。支书的老房子门庭开阔,布满阳光,既可摊晒农作物,也可望远。

我落在人群后面。当我走到门口的阳光下时,大家已坐满屋内四张圆桌。人影攒动,香气弥漫,饭前气氛热烈,仿佛农家的一场喜事正在这里进行。

在两位好友中间找一个空位坐下。本市的,市外的,在座都是写作高手,出手令人赞叹。再看桌子中间,炉子正旺,满满一锅豆腐肉。黄的猪肉,白的豆腐,绿的蒜叶,色香诱人。“几呱——几呱——”冒着白色的汤气,似欲溢出。

我举筷挟来猪肉豆腐,尝一口,其味香甜,咸淡适宜。想必这猪是刚宰的,且是吃草的猪,不然味道没有这么纯正鲜美。豆腐也是农家自己做的,菜市场的豆腐又老又实,没有这般鲜嫩。

绝对美味佳肴,寻常不可能吃到,大家自然嘴馋。举手动筷,动作便有些轻佻和频繁,少了斯文。“几呱,几呱”,嘴上与锅里一样声调,把肉和豆腐吃得有声有色。一如花枝招展的少女子擦肩而过的自信,令人羡慕。至于我,当然不甘落后,赶紧捡一些到碗里,边吃边凉,太热了烫嘴。

这样的农家菜,农户人家平常也是没有的。只在红白喜事造屋上梁的时候才有,即便过年过节,也不可能是天天新鲜猪肉和豆腐。现在,一些山庄,模仿这道菜的做法,原料却不正宗,肉是食料猪,豆腐是市场上买的,其味难以纯正。我常常怀念这样的情形,八仙桌,一只泥炉子,木炭正红,锅里的豆腐肉不紧不慢地热着,知己几人,围炉而席,喝点家酿米酒,说着率性的话。这样的时候,即便屋外刮风下雨,冰天雪地,抑或锣鼓喧天,身内身外,还能侵扰得了什么?热腾腾,乐融融的心情实在难得。

饭桌上,还有一道菜,冬笋炒肉丝。

由于豆腐肉的一统天下,盛在盘子里的冬笋炒肉丝就显得暗然,以至于很长时间不为大家觉察。它正放在我的面前,近水楼台,自然是先尝为快,心里窃喜。

冬笋味鲜肉嫩,一直是餐桌上的奢侈。节候还没到立冬,就有冬笋上桌,更是难能可贵。时下,这笋只有母指大小,埋在地下,非竹园经验丰富者,寻觅不得。我上过竹山挖笋,即便春天,如果笋尖不冒出地面,寻常人也是无法寻找笋的踪迹的。食物味道,最讲究一个鲜字,荤类食物中,自然是鱼肉和羊肉最为鲜美,而素类食物里,无疑当推冬笋。

我为东音人的盛情款待而有点忐忑。如此时鲜佳肴,可与御膳媲美,皇帝老子倘若得知,也要下旨进贡吧。我不敢想象,此时如果市场上出现冬笋(没有如果),将是什么价格?往年,城里的市场要到过年才会看到冬笋,即便那时,价格也是十分昂贵,一般小户人家,是不舍得掏钱去买的。

今天是大饱口福了。菜好,饭也好。饭甑饭,也是平常里难得一见的。我吃过一碗饭之后,站起来跟大家说,这是冬笋呢。然后盛饭去了(这饭量也是超常),回来再一看,冬笋肉丝盘子,空空如也。心想这么一盘娇贵小菜,哪消得生猛筷子拨弄?就是那点菜汤,一位把诗歌写得迷人的老弟也不让其幸免,倒了去伴饭吃了。再将目光移到锅里,几片肥肉,一如睡莲几朵,轻盈盈漂浮在汤面上,有点冷落。

东音的午餐 - 随风剑 - 随 园

两碗饭甑饭,再来一碗粘稠米羹(煮饭时,留在锅底的),何年何日吃过这么饱的饭了?不记得。打着连连饱嗝,挺着负担沉重的肚子,抹着嘴上的油渍,像一只饭袋一样站起来,富有惬意地欲离开餐桌,走出屋子。转身间,不小心视线为一旁圆桌上的情形拌了一下,有点痛。

他们是东家或者帮忙做饭烧菜的吧,三四个人,围在刚才大家吃饭的圆桌,和着剩菜残汤,拨拉着碗里的饭(这一幕也许多数人看见了,不知有何感触)。当时,我没有细看,没有正眼看,就那么用眼睛的余光在其情景之上瞟了一下。表面是冷静的,脚步也不曾慌乱,看似无动于衷地走出屋子,走到阳光下面,一如横卧在门口农作物墨绿色叶被上的树木影子,或者远处静谧无声的河流。

我不知道是自己的不是,还是大家的不是,抑或那三四个正吃着我们的残菜剩汤的人的不是。之前,我是愉快的,混在人群里,无需何德何能,轻易获得一个富有农村特色的丰盛午餐,内心溢满浅薄的喜悦。现在,我心房上那道自以为是的门扉,在看似平静的外表掩护下,被猛然推开。在敞开的心扉里,我窥视到自己某种隐蔽很深且源远流长的丑陋,为自己之前盲目的喜悦而内心隐隐作痛。

席间,村支书和村长过来向大家敬酒,为的什么?除视来者为客人这一朴素的原因之外,也许还有某种茫然的潜意识。我混迹在这种似是而非的游戏里,在装模作样的外表之下,内心或许也有某种茫然的潜意识。现在,我为这种并非简单的茫然而不安起来,内心更加有了某种难言之隐,每个毛孔里都浸染着愧疚,甚至恐惧。感觉自己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在父亲严厉的目光威逼之下,步步后退,怔怔的,不知所措。

屋子外的阳光一如既往照地在一丛正在开放的鸡冠花和烫烫菊上,使之颜色红得惊人。艳丽花丛下,几只成年鸡子看似专心觅食,实际东张西望,想必人们的到来,侵扰了它们的宁静。

 我自觉自己的诚实和谦卑。事过多日,对这顿东音午餐,对那村支书、村长,以及那几个吃着我们的残菜剩汤的村妇,内心总是挥之不去。试想今后的某日,不说东音人登门造访,自己有什么表示,即便路遇,想必也是形同陌路吧。再回过头去看自己写下的这些文字,说冬笋、豆腐肉好吃,说饭甑饭、米羹好吃,说自己吃得高兴吃得饱,是为了表示内心的感激吗?感觉却是如此的浅薄,如此之轻。我如此而为,不过是自作多情,于人于已都毫无实际意义。

     (八都采风之三)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