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浮徒(十)  

2011-01-31 23:02:48|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沙县既定的一路一桥修缮计划在拆除了境内三座佛塔之后,很快得以实施。用古塔青砖铺嵌而成的华楼街平整而舒展,古老的繁华的街道似乎一下子变了一个模样。城南宽阔的水面上一座松木浮桥也已经横贯南北,虽然没有曾经的济川桥辉煌,但经过铁锚铁链的连接和加固,也是非常的结实和平稳。不曾见过世面的朴实的金沙县人显得很是欢喜。

由拆塔事件所引发的接二连三的变故却使尤子平变得郁郁寡欢,悲愤无常。几个月之后的某一天,上级专署一位文化干部,来金沙县落实戏剧创作汇演之事的,尤子平在向这位上级文化干部汇报了戏剧创作和业务开展情况之后,顺便说起了金沙县的拆塔事件,并出示了他收集来的几页残卷和一幅绢本彩绘释道残画。这位专署文化干部见之大为震惊,如此重大的损毁文物事件上级文化部门却不知情。他鼓励并要求尤子平写出事件的材料,揭露这一隐瞒欺骗上级,拆毁千年古塔和破坏历史珍贵文物的愚昧野蛮行为。尤子平很快写出揭发材料,除向上级专署寄去一份之外,还向省宣传部,国家科学院各寄一份。于是,一些决定其悲苦命运走向的因素因运而生,其人生仿佛失去原有的光泽,变得黯然失色。

这是一个安静的星期天,已经暮春的太阳暖烘烘的从尤子平二楼的窗户照进来,将他的简陋而凌乱的寝室照亮。如果是过去,这样的时候,他会在隔壁教堂做礼拜的颂歌声中渡过一段宁静而美妙的时光。现在,由于威廉·华莱斯的离去,教堂显得十分的冷清,他再也听不到教堂里礼拜的歌声了。

尤子平坐在窗口前的一张简单的书桌前,正在认真地修改那个关于南宋诗人叶绍翁的戏剧文稿。突然,小洋楼的木质楼梯响起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座椅下的木楼板因此摇晃起来。他全然不知道劫难会与脚步声有何种联系,也不知道命运中的艰辛和苦难在降临时有如脚登楼梯那般隆隆有声。

斑驳朽浊的木门被重重推开了,好像一阵风推开一样有力,桌上的几页稿纸在木门的咣当声中欣然而动。他赶紧张开双手压住飞起的稿纸。一股浓重的烟草和汗渍的气息从他的身后扑鼻而来,他转过身,两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已经站在跟前,桌子上两页稿纸在掀动了几下之后还是落到了木楼板上。

杜辉武的嘴里含着一根纸烟,一幅悠闲自得的神情。他的旁边,站着一位脸色发青一脸忧郁的瘦长个子,手上不住地舞动着一副锃亮的手铐,像一个在街头巷尾耍猴戏的艺人把玩着手里的玩具一样。

你们想干什么?尤子平一脸惊愕。

想请你去公安科走一趟。杜辉武杜科长的脸上露出一丝诡诈的笑意。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如果我不愿意去呢?

杜科长将右手在腰间拍了拍,笑吟吟地说,恐怕它不同意。

杜辉武举手拍枪的动作看上去总是令人觉得有些好笑。怎么像农夫摘茄子一样呢?他想起了在老家平阳的一些日子里,门口前面的菜地上长满了许多绛紫色的茄子,它们一只只倒悬在藤架上,很像杜辉武腰间的手枪。紧张的气氛在尤子平的心里出现了短暂的缓和。

在华严塔拆除不久的一个午后,杜科长直入他的陋室,要取走尤子平从散落民间收集来的几卷木刻印经,为此,他们产生了对峙。

佛经是迷信品,公安科要没收。杜辉武说。

佛经是文物,文化馆有权保护文物。尤子平说。

你敢不交出来吗!杜辉武像摘茄子一样掏出腰间的手枪拍在桌子上。

当时陋室里的空气热烘烘的,尤子平斜睨着眼前这位农民出身的科长,心想这种人如何可能保管如此珍贵的文物呢?不由地噗哧笑了出来,他感觉眼前的科长十分滑稽。

现在,尤子平没有笑。那位忧郁的瘦高个子手上的东西总是不停地在他的跟前晃当晃当地响个不停,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经卷不是早就给你拿走了吗?他吱唔道,感觉自己说话底气明显不足。

嘿嘿,那东西我擦屁股都不要。

这时那个满脸忧郁的瘦长个子收住舞动的手铐,走上前来,动作娴熟地将两个锃亮的铁箍扣在了尤子平的手腕上。顿时,一种冰凉的类似于清冽山风一样的感觉马上传到了身体的其他一些地方。他极力想保持平静,但是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他将视线投向窗外,一只肥硕而圆润的丝蛹不适时宜地从窗外的楝树上款款落下。阳光里,丝蛹像一只晶莹剔透的绿宝石,这使他觉得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显得很荒唐。

一九六七年的空气里,弥漫着某种令人窒息的气息,尤子平对眼下寂静的阳光下所出现的危险早有心理准备。空气里虽然已经危机四伏,并朝他悄然而至,但他全然不顾,依然每日热衷于他的戏剧编著和采风。如果仅仅是这样,还算可以,糟糕的是他还在不断地向上级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寄送揭发材料,这使本县的一些人非常恼火。直到有一天,当上级行署里那位曾经鼓励他写揭发材料的文化干部被打成右派的消息传到他的耳朵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位专署文化干部的手里,有他寄去的多份揭发信件。他感觉到空气的闷热和潮湿,预感如此之祸亦将降临于他,为此他对祸害降临之时的情形做了种种推测和假相,但是,当祸害真实无误地于他的面前展现开来时,他又心存侥幸,不相信是这般情形。

现在,他看着手腕上锃亮的手铐,心灵深处却有了某种奇怪的如释重负之感。在将要走出房门之时,他扭过头去,与其说是看桌子上的文稿,不如说是看窗外那只阳光里的丝蛹,然后微笑着说:

让我把文稿带在身上好吗?这个叫《红杏》的剧本已化掉他近半年时间。

杜科长已站到了门外,用右手的食指耐心地挖着脸上的鼻孔,眼睛在尤子平的身上游弋,还有这个必要吗?

尤子平看着杜科长把刚才含在嘴里那棵纸烟的屁股丢在了木地板上,用脚掌认真地辗磨了一下,笑吟吟的表情也从他的脸上褪去,露出一副凶相。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要把我弄死不成?我连写剧本的权力也要没有了吗?尤子平突然有了某种不祥的忧虑。意识到今后可能发生事情将会非常严重。

他夹在杜科长和瘦长个子之间,走下吱格作响的楼梯。门外,停着一辆偏三轮摩托,这是金沙县公安科一件威风而奢侈的装备。一群小孩正好奇地围在它的四周,有几个已经爬了上去,做出各种奇怪的动作,其情形好像一群蚂蚁在猎食一只蜻蜓。

瘦高个子走过去将小孩驱散,发动摩托引擎。杜辉武科长将尤子平推上摩托车偏厢,自己跨上后坐,吆喝了一声,摩托车便跌跌撞撞启动了,屁股上冒着一股浓烟,几个小孩仍然玩性未尽地紧追不舍。显然,这位曾经在苏北荒凉的土地上赶驴的汉子,意欲在尤子平面前表现自己所拥有的威严,结果他的一声吆喝却流露出赶驴的腔调。

摩托车押解着尤子平从那条流动着清澈沟水的街道经过,两边的居民站在自家的门口,投来好奇的目光。尤子平感觉自己像一头牲口被掼在车斗上,纷乱而炽热的阳光使他感到耻辱。

前往公安科的路上要经过一段华楼街。在两路交汇的三叉路口,因为繁华,阳光在这里显得有些迷乱。空气里飘荡着臭豆腐怪异的味道,当然也掺和了其它一些为嗅觉难以捕捉的气息,嘈杂而喧嚷的声音充塞于耳。一天,他从浙大哲学系毕业来金沙县报到不久,县长牟心血来潮跟他说起臭豆腐有多好吃,并一定要他尝一口,他屏住呼吸试图品尝一下这种美味佳肴,结果无论如何不能下咽。现在,炸臭豆腐的摊位前,弥漫着白色的油烟,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沉浸在熟练而富有诗意的劳作之中。刚刚用塔砖铺砌的地面上,油污斑斑,塔砖上的文字和图案,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辨认。

尤子平心痛地把头扭过一边,看见一个修雨伞的老头正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老头滚圆的头部除了四周还有一圈长发之外,中间已经没有任何头发可言。雨伞老头放下手里的活计,似乎在跟他说什么。然而他的声音却为旁边两个妇女响亮的说话声所覆盖。

之前的一些日子里,尤子平在努力地收集散落到民间的文物。修雨伞老头跟尤子平说他的儿子带回家一卷经书。当雨伞老头兴奋地将一本毛边纸订成的本子交到他的手上的时候,却是一本小学生练字本,为此修伞老头十分愧疚地说,放心,我会找到那个经卷的。现在,尤子平看见修伞老头远远的好像正在跟他说这事,便从摩托车的偏斗里站了起来,忘记了自己此时被扣押在摩托车。

你想寻死吗!杜科长一把抓住要跳车的尤子平,狠狠地将他按在偏斗里。

 

尤子平被定为有反党言行的右派分子,削去金沙县文化馆馆长职务,遣回老家平阳农村劳动改造。事隔三年之后,一个雨水涟涟的初夏之夜,空气里弥漫着含笑的香味,他枯坐在陋室的屋檐下,守望着流苏一样的雨帘,陷入对往事的痛苦回忆之中。他的脚跟旁,一张旧报纸已经从他的手上没落。

这是一张极具权威性的旧报纸,是他老婆在商店里买干果时带回来的。一天,这张用做包装纸的旧报纸上一行标题引起了他的注意。报纸刊登了国家权力机关对金沙县拆塔事件的调查和处理意见。事件中的三个主要责任人被撤职处理,但对揭发这一事件有功之人和文物流落海外之事一字未提。在报纸的第七版,则刊登了一则消息,标题是《金沙县金砖铺路令人咋舌》。金砖铺路是一个日本飞行员的话。他说自己曾经驾驶一架轰炸机飞抵该县城上空,投下三颗燃烧弹,为此而深感不安。想不到这座镶嵌在绵延绿色中的小城,在战后十来年时间里,竟然富裕到金砖铺路,真是不可思议。

尤子平每次读完报纸上的内容,都会潸然泪下。后来,他的年过七旬的母亲去世,在尽完孝道之后,携带了从金沙县保存下来的一卷写经,去了平阳的广宗寺,剃度为僧,法号圆照。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