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莫言先生来了(1)  

2010-09-23 22:41:42|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处暑之后的某个周六或者周日的早晨,龙潭市管氏第三十七代玄孙临江一如既往地从蛰居的村舍里出来,往村外河的方向走去。他的一只阿拉斯加犬也一如往常地跟着,在其视线里或前或后地奔跑。天气无可挑剔,因为昨夜下过一场阵雨,清新、光洁、明亮,像水洗过的玻璃。此刻,管临江有了某种置身于玻璃房子里的感觉。

从山脚下的村舍至远处的河流之间,有一片空旷而寂寞的田野,现在,为两条新修的十字交差的柏油马路所分割,马路两则是很高的围墙,用灰色的粗糙的水泥砖垒成,空气中弥漫了一种水泥粉墙的气息,围墙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建筑物可言。远处,在马路两边的围墙下面,有一些人在清理垃圾和垃圾上的荒草。

管临江孤独的身影在柏油马路和水泥围墙之间走了很久,记忆里保持了如下的情形:广阔的田野,一年四季变换着各样的蔬菜和庄稼,菜农们灰色的身影于绿色的菜地和黑色的泥土之间移动着,田畴深处,一些散立的柳树和乌臼树上歇满了快乐的鸟群。现在,这一切已不知去向。他从围墙一处坍塌的缺口望进去,曾经的田畴覆盖了棕红色的砂砾,蒿草茂盛。沙砾和蒿草深处,荒芜了的庄稼、蔬菜和泛动着光芒的水塘仿佛成了某种虚幻之物。他似乎感觉四周的玻璃正悄声碎裂。

早晨的阳光在这里让围墙阻隔了一些,地面出现阴阳两色,身处阴阳两色的人们手里握着一件铁锹或者扫帚之类的工具,动作迟缓,像路边让晨露打湿了的草丛,看上去显得不够真实。他的爱犬墨云跑到了前面,在经过那些人的身边时,停下来端详一下,然后摇摆着尾巴走开了。在那些人群中间,几个穿城管服装的女子显得比较突兀,她们正往一辆汽车的后厢扔草,夸张的动作看上去像要飞起来一样,腰际间不适时宜地露出一圈白皙的肚皮,像故意所为,管临江忙将与之不期而遇的目光移开,却为时已晚。他不能如狗一般潇洒,在众人跟前停下脚步欣赏异性的敏感部位,然后摇摇尾巴走开。在他人的眼皮底下看异性的带有挑逗性的区域会使他感到不自在。

这些人在远离市区的马路上清扫垃圾的举动似乎有些蹊跷,这种想法像蝶翅于临江的脑海里轻轻地划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也没有在意这种反常的背后有什么起因,便迅速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河道上有一座新建的尚未通车的桥,站在桥头上,岸边青草的香味和河水的气息伴着阳光给他以温暖。对岸上游的山上有一座新近落成的佛塔,下游是一座电站,在早晨还没有完全走散的雾霭和河道上蒸腾的水气后面,泻水和电机的声音好像宣纸上渗透的水墨,在早晨宁静的河道上洇开。回眸来时所经过的那片田畴,残喘中的菜地、竹林和桑园之上有一些白鹭在滑翔。

管临江在桥头上很无聊地看了一阵风景之后,原路返回。在经过那些新修的马路和围墙的时候,路边清扫垃圾的人们已经不知去向,荒草和垃圾也消失不见了,留下一些深色的如狗尿一样的印迹。

事情仿佛是这么开始的,最初的情形平静得不为人所动。

管临江所居住的这个村庄大部分居民姓管,村口有两棵树枝盘虬交错的大樟树,古老说明了一切。几个村妇从两棵古樟的后面走过,高声地说着话,嘁嘁喳喳像一班鸭子,她们快速走动的样子使衣服下面有些地方在颤动。阳光从古樟繁茂的树冠上筛下来,投在地上的影子斑驳陆离,古老的村口如幻影一般诡异和深邃。这时,一个年轻女子隔着两棵樟树朝他这边叫喊他的墨云:

“阿墨,阿墨。”

这个女子是他的邻居,龙潭管氏第三十八代玄孙媳妇。她叫喊墨云,与墨云打招呼也就是与我打招呼?管临江这样想着,赶紧露出笑脸,也隔了两棵古樟树朝村口里边大声说,“这么早做什么去?”这是无话找话,其实他根本不想知道她们要去做什么,对本村居民每日所行之事他缺乏足够的热情。他的爱犬洒脱多了,在前面大摇大摆地走自己的路,对招呼之声置若罔闻。

“村长吩咐,去打扫管家大屋。”

今天是什么日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是清明节或者有什么佛事的日子,管家祠堂(管家大屋改成)才会非常热闹,管氏子孙们会在那里做一些祭祀的仪式,弄上许多吃的东西,老老小小坐上二三十桌,大酒大肉吃上一顿。

管家大屋掩映在一些桃树和枇杷树的后面。管临江走到一棵树冠稠密的枇杷树跟前,从残垣土墙的上面向里张望,这座建于北宋初年的大屋,已经只剩一个供奉祖先的中堂了,其前院后房左右横厢只有从残垣断壁中才能印象其往日的辉煌,仿佛一件遗弃在荒草丛里的破衣服,唯有一根衣领还能想象到其昔日的风光。村妇们在破落的院子里忙碌着,看上去像鸟们于树冠上觅食。在年长的管氏子孙们的记忆里,他们会对企图知道管家大屋古老风韵的外村人重复说:

房子大得会使生人迷路。 

如果旁边还有年长的管氏后裔,就会这么插上一句:常有乞丐在我家  门前讨了又讨,在大屋里转悠半天也出不去。

在管氏家族里,有两位最为族人所乐道的人:宋神宗时候官至副相的第四代玄孙管师仁,当下第三十六代玄孙三叔公。三叔公所以能与北宋为相的祖先齐为族人所念叨,是因为他鲜为人知的奇特经历和渊博的学识。他于几年前修编了一度失传的《龙潭管氏宗谱》。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