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芦花荡雪(2)  

2010-06-21 23:24:23|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俩牵手从早晨的宾馆大厅里出来,站在一排被修剪得很整齐的红叶石楠旁边,没有任何顾忌。这里每一个在跟前移动的身影,既不是她的市民,也不是他的学生,而是属于另一个陌生城市里的另一群陌生的人。

现在,天上还依稀地飘落着一些小雨,明净而湿漉漉的地面保留了夜间大雨过后的痕迹。街道上行人不多,车子也不多,慵懒的样子似乎还没有从雨夜的错觉中清醒过来。一辆湖蓝色的出租车晃荡了一下在他们的跟前停住,玻璃落下的车窗里伸出一个过眼即忘的脑袋,剑吻过的风朝那脑袋摆了摆手,牵手往街道对面一片色彩斑斓的店铺走去。

他俩通过斑马线,在一爿出租汽车的商铺前停了下来。商铺里面歇了五辆六成或者八成新的汽车。门口一个黝黑胖墩的男子从变型的藤椅上站了起来,朝他们露出程式化的笑。变形的藤椅恢复了原形,其间所产生的声音包含了某种滑稽的成份,有如那个男子的笑脸。剑吻过的风跟那个男子在打招呼,芦花轻似梦将脸转向别处。她难以承受现实里各种程式化的脸部表情,或者讨厌男人的目光像老鼠一样在自己的脸上走来走去。她的左手依旧搭在剑吻过的风的右腕上,脸上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职业性的矜持。

他们在车铺里要了一部丰田越野车,办好租赁手续。就这么选定了一个方向往郊外毫无目标地开去。两个熟稔而陌生的人,在虚拟与现实的边缘交错和交融,在心路旅程上继往开来。道路蜿蜒起伏,一路青山绿水,他们打开全部车窗,汽车像一只鼓足风沙的皮囊在疾风和引擎声里颤动,车载音乐让风力撕得像一根根挂在车外的布条。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她脱去外衣,露出透着肌肤活力和体香的里装,朝他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外套太沉,都快要憋晕过去了。”剑吻过的风笑笑,他听懂了她的言外之音,“身子没有捂出虫子吧?”

“我们是否像逃出桃花岛的‘黑风双煞’?”

“我们可不是坏人。”

“不过他俩的爱情却是真切而悲凉的。”

“那么《九阴真经》还得由我先练,梅超风是会走火入魔的。”

“小样。”

此刻的《九阴真经》至于他俩之间也许有了某种特定的内容。人都具有双重性,现在,他俩的过去式已被切断或者暂作修改,袒露出无需修饰和作态的本我,抑或是人的另一面被压抑或者疏忽的本性复活了,话也放纵起来。

车子在一个不能继续前行的旷野跟前停了下来,眼前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一直以来,芦花轻似梦想象有这样一种情形出现,阳光如织,寂静的旷野弥漫了青草和泥土的清香,大片已经下种的田畴绿油油的长得很好,一条淙淙流淌的涧水于田畴之间逶迤而去。现在,他们置身于这样的情形里,远离喧嚣的城市,远离各式刻板的令人窒息的既定模式和游戏规则,宛如于画中徜徉。她侧过脸,深情地望着他说,“我的心灵好像在天然浴场里沐浴。”

他俩一前一后踏着青亮的草丛,徒步向旷野腹地走去,东张西望的样子像两只不大专注于觅食的羊。渐行渐远,话也渐行渐少,语言似乎失去光泽,只有心灵在旷野里散步,仿佛散步在古老的童话之上。

剑吻过的风突然有了某种欲飞的感觉,仿佛剑舞风生,气运风行,来去无踪的风了,身轻如风于旷野上飘拂,于草丛、禾苗、树叶丛里穿行,滑过田畴上起伏的绿苗,滑过远处摇摆的树梢,在更远的山脚下沿着绿色的山坡而上,越过氤氲浮动的浅黛色山峦,于蓝天白云下成了虚无。这样的感觉于她也极为相象,芦花轻似梦感觉自己身处梦境,虚无飘渺。

现在可以看见,在旷野之外一片稠密而浓绿的桑林或者竹林背后,有一些村落的白墙和灰瓦。他们的脚步指向了那里,沿着一条由褐色或者栗树色石头铺成的小路,来到一座石桥跟前。其实石桥只有一块不怎么宽的石板,桥的两头有一些藤类植物和光鲜的苔衣,缓缓流淌的涧水在脚下自言自语。他俩驻足桥的此岸,放飞的心思稍微有了一些平静,掩隐在青草下面清澈而透明的涧水使他俩不忍就此走过。有时,人的情绪一旦从放荡的远处收回,静静地落到地上,便会产生某种难以言状的情绪,跟不安相似。现在,他俩都有了这样的情绪,仿若两条河水折向一个洲头,欲将对方拢入怀里所引发的那种不安情绪。芦花轻似梦手上捻着一根狗尾草,仿佛有一个热烈的眼神在身上爬行……是风在挑逗吗?长长的深褐色的发梢总不时地在他的脸颊上磨蹭,痒痒的感觉使他陷入某种痛苦之中……她似乎期待着热烈的眼神后面有所作为,身子僵持在某种悬念之上……现在,他的手滑向她的腰际是必然的事了,有如一枚鲶鱼在水塘的石缝里游动那么的自然,如果不是这样,他们都将痛苦而别无选择。芦花轻似梦悄然无声地迎合了那枚游动的鱼,细细软软的腰柔动了起来,鱼游向臀部,腰依然细细软软地柔动。有一种急促的呼吸,像来自空谷的风,温热而潮湿,将他俩笼罩。激奋的情绪不住在向他压迫过来,他无力以对,只有将她的迷离的背影收拢怀里,压迫的情绪才有释放的罅隙。

后来,剑吻过的风一想起这事就非常惊异,她的腰肢柔软得怎么像没有骨头?捧在手上真像一些芦花。

某个夜晚,芦花轻似梦开完一个会议之后在办公室电脑前跟他说,“你的手非常神奇,它唤醒了我所有的柔情。”

“我依然迷惘,后来的选择是否出了差错?”他的回复在第二天给他的学生做完一个讲座之后。

“我背你过桥吧。”剑吻过的风在芦花轻似梦的耳边这么悄声地说了一句,便俯下身子将她背了起来。这样的举动使她不知所措,“不要掉到桥下去了。”她一边笑着提醒。过了石桥,她从他的背上滑落下来,“我的肠子都快笑断了。”在桥的那一头,他俩的笑声在寂静的旷野上空走得很远。

“不介意吧,我好像回到了童年,想起了孩子时候背着同村一个女孩在田野上奔跑的情形。”

“没关系,我很开心,非常开心。”

(待续)

一种爱可以剥离 - 随风剑 - 随风剑的博客清晨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