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芦花荡雪的时候(1)  

2010-06-17 22:59:12|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气很好,明媚的阳光不容你有丝毫踌躇不前的理由。剑吻过的风俨然武侠小说里的剑客了,为完成一项鲜为人知的心路旅程,他背负行囊,义无反顾地朝一个陌生的方向而去。

这一天他的全部心力和行为只纠缠一个简单的目标,于夜间的车站迎候一位如约以赴的女子。现在,他在经历一段长途跋涉之后,便处于漫漫的百无聊赖的等待之中。这种等待像是一只狗被反锁在宾馆的房间里,焦躁不安,或者是一个踽踽独行之人行走在陌生而喧嚷的街市,繁华而迷离的景色令他惊慌失措,迷失方向,或者是在暮色苍茫的车站广场上,老人枯坐花坛边掐算时光的流转。

时间被他毫不吝啬地一点点消磨掉了,漫长的等待终于走到终头。星稀月淡,夜静人寂的时候,剑吻过的风有如麦地里一只四处游荡的野狗,撵过荒郊稠密的夜色,来到如幻影一般静谧而迷惘的车站。他看了看车站的四周,这里与别处并无两样,暗淡的灯光,寂寥的行人,昏沉的商店,一切都蛰伏在一幢外壳沉重而坚硬的建筑物下恹恹欲睡,扑朔迷离。几位拎着沉重包袱的匆匆过客与他擦肩而过,走向嘈杂的候车室,他走向出口处暗淡的灯光下。

节能灯光总是那么的虚浮和冷淡,这与剑吻过的风温柔而浪漫的心情一点也不相符,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情绪,只是对一道于暗淡的灯光下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将车站出口处分割成两部分的钢质栅栏表示了他的不满,为何人的行为要用这种方式约束?也仅仅是轻描淡写,一晃而过。

钢质栅栏外面大片区域里,等候的人群三三两两地四下散立着,无精打采的样子很像一只瓷碗不慎滑落,碎片散落一地。剑吻过的风混迹其中,以栅栏为中心,不时调整所站的位置,然而,时间没有到最后一刻,所有的选择都是枉费心机,不过他依然乐此不疲于这种没有结果的选择。也许他的走来走去不是为了获取某个迎候的位置,而是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安静一些。他似乎发现某处有一些眼睛正冷冷地窥视着自己,使自己内心所纠缠的事情暴露无遗,他感觉有点不自在。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情绪,他若无其事地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佯装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结果使他的举止看上去更加荒唐。

在既定的时刻来临之际,钢质栅栏里如期响起咣咣之声,一排亮着灯光的车窗于车站深处缓缓移动,有如舞龙灯的队伍的到来。栅栏外等候的人群为之骚动,靠近钢质栅栏,翘首以待。于骚动中,剑吻过的风最后选定了等候的位置。这里与栅栏门口直径距离大约一米,视线可以毫不费力地穿越栅栏,使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这无疑是一个好地方,若即若离的距离,既可以使通过门口的行人无一遗漏,又能使自己的行为稍稍有一点修饰,而不至于在旁人眼里显得那么的迫不及待。

现在,一拨人群终于在钢质栅栏内出现了,他们的身上或者手上都携带了行李,远远看去,像一群被驱赶的鸭子,模糊而生动地向出口处晃荡过来。等候的人群再次为之骚动,像湖面沉入一块石头,平静的湖面泛起一片涟漪。

栅栏深处如鸭的人群坚定地不容置疑地朝他而来,视线悬挂在人群的上方不停地游弋。出站的人群虽然有些散乱,但在通过栅栏的时候依然有序,这使他能从容地将每一个经过栅栏的人与他头脑里的面容和身影做必要的印证和筛选。

栅栏内的人群渐行渐少,等候的人迟迟没有出现。对此,他并不怀疑,依然信心十足不慌不忙地等候着,因为之前所传递的一切信息不容置疑,正确无误。

“美丽往往姗姗来迟。”事后,剑吻过的风几次这样问芦花轻似梦,“那天你是故意落在最后的吧?”

“不是的,是因为我坐的车厢落在最后。”她的回答一成不变。

这是一种迟缓的美。在渴望和焦虑之间,从容不迫地将美丽演绎得恰到好处。任何的匆促和直截了当,都将淡然无味。他微笑着接受了芦花轻似梦的否定。女人是一本难以读懂的书,他自觉难以读懂,甚至奇怪地希望她的回答是一种掩饰,是故意而为,他喜欢这种朦胧的感觉。含蓄的谎言本身就是一种美丽,剑吻过的风的个性品质非常适应这种东方式的含蓄之美。

几乎同时,他们看见并认出了对方。

在扑朔迷离的灯光下,在人群颤动的头顶上,在如诗一般朦胧的意境里,在出口处嘈杂的声音和汽车引擎的鸣响声中,在尽可能联想到的水莲花、桅子花、木槿花盛开时的惊鸿一瞬,芦花轻似梦模糊或者清晰地出现了,仿佛从地下冒出来,或者从顶篷上掉下来,飘飘悠悠像一枝让雨露弄湿了的紫蓝色薰衣草,带着于一低头间所绽放的微笑,在人群的最后款款而至,身后拖了一只黑色的旅行箱子。

即便事物的一切都是按照原来的设定如期而至,但在出现的那一刻,依然令人猝不及防,不知所措。如果一个与自己深邃内心相处已久的人真的出现在眼前,一切又都会感觉不真实,与梦幻相象,这说明人是多么不可思议。

“你那一低头的微笑,知道有多美吗?”每当想到这一该,剑吻过的风都会沉醉在一种温柔的甜蜜中。“你把头往一侧微微低了一下,嘴角浮现出一丝嫣然的笑意。”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水莲花不胜寒风的娇羞。

在以后的长长的日子里,这诗句被剑吻过的风无数次地运用。

 “我哪里会是这样的呢?”幸福的云彩重叠在芦花轻似梦的脸上,宛若天仙一般迷乱而动人。

幸福让女人更加美丽,即便是她,也一样如此。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