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赴会友情  

2009-07-13 17:03:50|  分类: 2010 之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飘飞的鸟      

       静谧而舒缓的瓯江上游水域,有一种白色的鸟。它们经常于青山绿水之间结伴而飞,白羽叶叶,翩翩如仙。它们是这片水域的儿子,水域因它们的飘飞显得灵动而有精气。

鸟们大多时候在空中盘旋,有时会于你的视线神秘消失,似乎走得很远,却又于你毫无察觉的时候出现;有时它们像是漫不经心地一头裁入水中,又倏地跃出水面,光洁而平静的水面溅起晶莹剔透的水珠,漾动出波光。水的褶皱层层散开,铺出它们圣洁的靓影。

看鸟们随意飘飞的身影,与其说觅食,不如说展翅抒怀。

鸟是蓝天白云中自由的舞者。

它们很少动用翅膀去煽动空气,更多的是在气流中滑翔。它们不断地变幻着舞姿,又不停地编排舞蹈的阵势,用翅膀书写心情文字,看似很随意,人却似懂非懂。

我窗口的前方是那片黛绿色山峦和流动的水域,时间久久匍匐在上面,我的视线也匍匐在上面。因为舞蹈,鸟们的羽毛常常于我的窗前飘落,我的心扉因此也一次次欣然而动。我企图解读鸟们的舞蹈,用自由、快乐、潇洒、精灵等字眼形容它们的复杂而优美的舞姿,然而,我感觉自己语言的苍白、笨拙和乏味。人为何就要用贫乏、僵硬的语言对鸟们做庸俗而浮浅的解说呢?

鸟是天底下第一潇洒而快乐的生命。

如果有一天鸟们不再于我的窗前出现,我将六神无主,寝食不安。它们是我的伙伴,是我的生活不可缺损的部分。

五月的一个孤寂的黄昏,我独坐窗前,鸟们依旧于窗前与我相伴。我打开电脑,一条来自Q群的消息,于我的眼帘飘飞,一如飘飞的鸟于我麻木的心域之上。我肯定产生了幻影,感觉自己跟着白色的鸟,随了那一则消息,三者结伴一起于天空中自由而快乐地飞了起来。

这是一个友情之约,出自一位同窗之手。消息的背后,是一群我所熟稔的同窗好友,他们如同青山绿水间的鸟,时常于我的心域之上飘飞。

鸟是艰辛而快乐的,人亦如此。鸟需要结伴而飞,人亦如此。鸟的飘飞更多时候不是为了觅食,而是抒怀,人亦如此。

于是,我张开了心灵的翅膀,欲作鸟飘飞。

 

 

高山流水     

蛰居深山,与树木为伴,与飞鸟为伍,沐浴和风丽日,他看上去像一位隐者。

那日,他穿越于高山流水之间。俞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是其简单行囊里最沉的一件行装。

这个纯粹的故事,将友情的艰深简化成一种单纯。人无论如何热闹繁忙,都将有一天逃亡于眼下视之为的重要,行之很远,于高山流水之间,或遇樵夫一样的智者,而大惊失色。

其实,每个人都是旅者,于茫茫的人生旅途中,或多或少感觉到这个故事的沉重。

在以往许多流失的日子里,他背负了这个深沉的行装,孑然一身,于熙熙攘攘的街头,形形色色的众生相前踌躇,于傍晚牧童的牛蹄声中,或屋檐下的阴影逐渐拉长的井边顾盼,渴望高山流水。

他为遭遇低俗、丑陋、猥琐、卑鄙和欺诈而痛苦,更为从空蒙岚气中飘落的空谷足音而惊慌。他发现自己准备得不够充分,或者感觉到某种终结意象的到来。高山流水,只存在于遥远的故事,存在于俞伯牙与钟子期之间。

他知道这个行装过于深重和高远,但他依然背着它。这一天,他提前出行,提前抵达目的地,于次日暮鼓时分再度回到蛰伏的深山。旅行短暂,累而快乐。

他感觉这个行装有点怪诞和诡秘,觅知音不易,不觅知音更不易。未得道,何来道之谓?高山流水之音,乃二人于同一深山承受来去之风?为此,他再度陷入痛苦和忧郁之中。

 

 

杨   梅       

 他们选择了杨梅节这个日子,并非为了杨梅,是为了友情。

他们从各地陆续而至,于东道主工作的王国,作短暂的休息。他们的言谈与举止因为兴奋而有点夸张,然即便放弃,亦不为过,世间哪有友情重逢后的宣泄更令人快乐呢?

相机记录下了这些,还有桌上籍之抒发主题的杨梅。

于热烈和欢乐里,我突然有了一种平静。迷惑地注视着每张不再年轻的脸颊和盘子里新鲜欲滴的杨梅,跟走神相象。

差不多注视了三十年,日头已西斜。“乍想起琼花当年吹暗香,几点新亭,无限沧桑”。汤显祖《牡丹亭》的两句台词,叫我有几份莫言的忧郁和惆怅。

沧海桑田,辗转南北,挥洒沙场,呕心沥血,苦心经营,在艰辛的人生之旅中,或大或小都有了一片自己的绿荫,确立了聊以自慰的部落王国,抑或村落。

无论部落首领,抑或王国参僚,还是村之保甲,凭心而论,都已按了各自的琴谱弹唱,将音色拨到了点上,至于差异或遗憾,也许,人之降生,冥冥中已注定。

大家的言谈杂乱无章,随兴而发,没有主题,无需主题。其实大家于不同的地方颠簸而至,其本身已将主题表述得十分明晰:关于友情。 

世间密密麻麻人众如蚁,人与人的相遇、相识,是一种偶然,从此建立起来的友情,是一种缘分。友情是心灵的相濡以沫,无所求。友情不是要求,是给予。是一种深情的手,于友人需要之时,做天然之助。然而,给予也是一种要求,是一种于危难中的企盼。因此,友情不是给予,友情是一种心灵的抚摸,令对方感觉温暖和自在的抚摸,是相互之间的呼应和确认。友情没有负担,友情是轻松和快乐的。

我的思绪于言笑中做无谓的游离,心头掠夺过一阵惊慌。内容似乎有点怪诞。我想到了老去、死亡和离别。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我再度为孔子的感慨而暗自伤神。天地幽幽,物序流转。日子无声无息地流逝,像水滴消失于大海,光阴如长河,伫立其上,从身边淌过的与其说是岁月,不如说是生命。孤独而渺小的生命,老去抑或作别都将微不足道,于如画山川,作尘埃随风飘逝。

相逢千载一瞬,离别万劫不复。今日之杨梅,不过是一个载体。筵席上的佳肴、美酒,不过是道具和摆设。大家面对面,眼盯眼,手拉手地会心一笑、开怀大笑、爽朗而笑,才是真实的主题。友情如酒。

杨梅,我感受到设计者的优雅和巧妙。杨梅山上,我们摆出个性架势,将友情永远留下。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