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印象杭州之一  

2009-03-10 16:23:15|  分类: 2010 之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之中,杭州一如悠然于水域之上的江南女子,西湖是一方绰约的头巾,在水一方舞动,浆声楫影,

水波洇漫而空蒙,于我心域之间,织幻出一些诱惑、一些烂漫、一些踌躇、一些迷茫。

 

1、少年之幻

一张“断桥残雪”的炭笔素描,梦游一般让我知道杭州,知道西湖,知道西湖之上的断桥童话和诡异、美丽的风景。孩提时候,在某户笼罩着书卷气息的人家的墙壁上,我读到这纸小画,产生了欲加临摹的原始冲动。对于画画,我曾一度痴迷,无师自通。从临摹到速写,迷入歧途的我夹一只纸板夹到处游荡,几乎到了一种不可收拾的地步,何意义却莫名其妙。几年之后的某个奇妙的夏季,一件意外的事终于发生了。

已经是三十多年的事了。一位瘦长的,白皙细皮的,鼻梁上架一副深褐色塑框眼镜的十六岁少年,猴精一样猫在县文化馆那幢老房子的画室里,涂鸦了一张题名“不误农时”的工笔彩画,挂在了省城展览馆的墙壁上。县文化馆选派少年参加了那个少年画展。这事对少年来说,纯粹是天上掉馅饼,来得突然而漫不经心。

暑期的天气燥热而充满幻觉,少年战战兢兢随了两个中学美术教师,一个男的一个女的,踏上前往杭州的行程。这是少年第一次离开父母,去省城杭州,行使一件为街坊邻居视之了不起的事情。少年因此为许多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所喜闻乐道,称之有才。少年有才之说在那个曾经弥漫着古朴气息的偏远小镇流传了很远,无数年之后,仍为某些记性好的人所提及,令早已将画笔束之高阁的不再年少的我感觉难堪。

那时少年所在的边城至杭州,没有直达车,得先乘汽车至金华,再转火车。对于火车,少年是第一次有了身临其境的感性认识,怯生而故作姿态的表现无疑是滑稽而可笑的。在火车上,少年聆听女教师讲述一个由先秦古墓演绎而来的唯美而感伤的爱情故事。之后,便兴奋地套上了向亲戚借来的一条灰色的确良长裤,提前做好下车的准备。少年如此迫不及待之举的含意,一览无余地呈现在两位同行老师的眼里,是自以为长大却没有长大的幼稚。少年在实行穿长裤行为过程中,手指不无意识地再次触摸了短裤前兜里母亲为其缝进的十五元钱。

到了杭城,少年与女教师住进西湖边一个没有门厅的旅馆。至于那位男教师,仿佛在双脚踏上杭州土地的瞬间,就如烟一般消失,没了踪影。旅馆的门口,有红漆写成的“国营旅馆”四个黑体字。房间的顶棚是晃晃悠悠的白色罗纱蚊帐,穿白大褂的服务员像旗幡一样不时从少年的眼前铺张而过,冷峻的眼神令少年有些慌张。好在旅馆没有病人痛苦的呻吟和浓重的医药味,不然与医院无异。

旅馆的窗外是西湖。西湖在白天和夜晚所呈现出来的许多情形,让少年产生前所未有的冲动,并刻录在记忆的模板里。白天,风和日丽,柳桃依依的西湖和湖水之上的舟楫;波光荡漾,蜂蝶弄影的荷花和其间的桥廊亭轩;行人如织,少年感觉晕厥,嚷嚷老外身上的香水臭得难以入鼻的都市景象。夜晚,暮色沉沉,街灯迷茫,飘荡在空气里某些不确定的因素,比如想象和猜测,妩媚抑或挑逗的眼神,以及某种蒙胧的浪漫怀愫,在卖竹哨之人的哨声中,在卖冰棒老人的敲击木箱声中,在陶瓷器具搅拌藕粉所发出的叮当声中,传递出的奇异而荒诞的气息为人们的感觉所捉摸不定。

至于红太阳展览馆里的画展,已显得不再重要。若大的展厅,肃穆的高墙,悬挂其间的许多同龄人的绘画,终归不能复述。只是移步在同龄人的绘画跟前,时不时生产的某种压迫的感觉,让少年第一次领略到天外有天的真实含意,领略到世面的广阔和现实的严酷。

杭州的一切,对于一个乳臭未干的边城少年来说,无疑是陌生的,新奇而诡异的。夜灯,楼房,街道,行人,汽车,商店,繁华且嘈杂的景象不至一次令少年彷徨。在某个傍晚与女教师短暂分离的时刻里,孤独而慌乱的情绪令少年产生了欲哭的愿望。

在杭州最后的日子里,女教师领着少年去了三潭印月、孤山、岳坟和灵隐寺。在九曲桥上,少年摆开站姿,肩挎一只人造革皮包,摄下一方黑白。虽然这片黑白之影普通的如一片树叶,但为少年所喜欢而珍藏至今,也给时下孤陋寡闻的小镇上的人们长了见识。在岳坟,秦桧铁像前的大片的吐沫让少年难受欲呕。在孤山,少年为觅不到林甫的“疏影”和“清浅”而一再地追问女教师。在灵隐,面对众多佛像,从小受信佛之母洇染的少年惊慌得一路顶礼膜拜。

在那个文化食粮匮乏的年代,家有图书,会被孩儿们视为富足。偶尔在隔壁叔婆家看到的几本有关古代杭州故事的小人书令少年如获至宝。性空法师、苏堤春晓、断桥相会、苏小小之类的故事使杭州充满了神奇和迷惑。老旧的火车城站,沉重的公交车,诡秘的飞来峰,遥远的南宋临安,以及白公堤、钱江桥、六和塔、岳庙,叠加在少年的内心,不无有些拥挤。

保石山的青影寂静地睡在湖水中,虚长的影子在游船的身后发出一阵阵慌乱。某些时候,杭州的青影寂静地睡在我不再年少的心湖里,铺出虚长的身影,一艘艘回忆的游船从影上驶过,一度慌乱,平静后复又慌乱。杭州在清晰与漫漶之间,铺张到极致,衍生了许多情愫。

现在,当我游历了许多的地域和城市之后,比如覆盖在冰天雪地里的哈尔滨,比如游荡在茫茫草原之外的海拉尔,比如孤独驻立在苍茫戈壁之上的乌鲁木齐,比如在崇山峻岭之间沉浮的喜马拉雅山脉上的大小城市,我突然感觉杭州的优柔和秀气,其纯粹性近乎经典。这种经典,源之于绵延的历史沉积和独特的地域造物,透之于骨。

想当年,少年稚气、胆怯、懵懂、无知,杭州也是一个在空阔的杭嘉湖平原上,摇着木舟,吃着菱角,浑身浸染江南乡土气息的水乡女子,绰约多姿的西湖,让这位淡妆素裹的水乡女子变得妩媚而楚楚动人罢了。

 

西湖十景之苏堤春晓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