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子 弹 (三)  

2008-05-08 21:29:48|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事一 

  浓稠如奶汁的雾霭使应该晴朗的棋盘山仍滞留夜的迷惘。

  神枪站在狭小错乱甚至无路可言的路上,想了一下坐老虎和烙铁在胸脯上冒烟的情形,便钻进密匝匝的灌木丛了,活像一头让猎人追赶的野猪,是跑是滚是爬无以甄别。身上的黑布棉袄到处翻出板油一样的棉絮。脸部和双手在荆棘和枝条勾划下正不住地渗血……。神枪再次摔倒。这次摔在落了许多枯叶的乱石之上,不想再起。

  一个爬在某棵松树上的人注视了神枪的全部行动。此刻,那人跳了下来,走近神枪将他撑起。神枪的一根手臂吊过那人后颈,走进一块岙地。

  神枪的眼前出现了每张熟悉的脸孔。心底升起一股暖流。七天敌狱之苦荡然无存。但是队友们并不为他的出现而变动原有的姿态,眼里是一样的冷漠和敌意。神枪叫响两个队员的名字,没有应有的回音。一种蹊跷和不安的感觉顿时笼罩了他。他闯进队长的杉皮房子。呈现在眼前的除了黑脸队长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人——老马——他的脸上掩饰着某种深刻的内容。

  神枪想起了他们在狗屎坑被捕的情形。倾斜的阳光照耀着老马壮实的身体和惊慌的脸。真是一副好身骨。可惜要支离破碎了。当时他这么想着与老马一起走向敌狱。

  现在,神枪惊喜地扑向他们,队长的脸刻画出严峻的表情,没有等他走近就示意他坐到一张粗糙的条凳上。神枪越发感觉事情来得莫名其妙。一种呼喊的需要推动着他……话才出口,一阵急聚的枪声在杉皮房外叫响。猛烈的枪声宛如狂风刮倒大树从四周压来。队长提着驳壳枪冲出去了。老马紧随其后。老马在行将离开杉皮房子时又突然回头,并给了他一枪,子弹嵌入神枪的右腿。神枪轰然摔倒。他的知觉在一段令人担心的时刻里出现了障碍。

  当神枪清醒过来并踉跄着出了杉皮房子的时候,岙地上已布满尸体。向远处扩散的枪声已变得零零星星。

  队长和老马在远处的坡地上奔突。他们的身体模模糊糊地沉入浓雾蒸腾的谷底。

  此刻,几个美式装备的敌兵出现在杉皮房子左侧的树林子里……随着手榴弹爆炸所掀起的声浪,神枪滚进脚下的灌木丛。这当中他看见杉皮房子在浓烈的烟火中像鲜花恕放一样升腾起来。潮湿深厚的灌木丛淹没了神枪。皮鞋枪口和崭亮的刺刀在他的头上掠过之后,一切归于宁静。

  神枪爬出了灌木丛。面对血泊中沉寂的尸体,他沉入了痛苦的思考。敌人不可能踩着自己的后跟很快将整个游击纵队包围……这个使整个棋盘山游击纵队溃败的疑团只有队长和老马才能解释。神枪这么认定。于是在晚霞熊熊燃烧的时候他开始了对他们二人的寻找。在日后漫长的寻找中,神枪获悉队长已在某个剿匪战中牺牲,老马接任其剿匪队长职务。

  神枪继续了对老马的寻找。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