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子 弹 (二)  

2008-05-08 21:12:24|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两棵苦楮树几乎埋没了郊外临江那个农屋。树干之间的鸡圈是一种阴凉。就在如水的阳光在颤动的树叶上变得稠厚起来的时候,屋舍里走出一个女人。她斜提一只沉重的红色塑料桶,蹒跚地走进竹篾围篱。竹篱内立时躁动不安起来。色彩斑斓的鸡们从四周草丛和枯叶堆里杀出,几乎以同样的姿态和速度朝女人奔跑。鸡们中间的女人使人产生如鹤立之感。真是一幅鹤立鸡群的好图景。女人不时从塑料桶里舀出一瓢瓢金黄色的饲料。聚时空中絮絮扬扬,像聚集了纷飞的蜂群,或者像雨点洒落。抢食的鸡们显得极度不安和兴奋,扭结成一堆有如涌动的泥塘。养鸡户也许就是这种景象。现在,女人停止了撒食的动作,抬手拢了一下耷落在眉睫上一绺汗湿的头发,一如撩开一沓蔓草,底下是一组美丽的鱼尾纹和两眼冷泉。

  可见早晨的阴影仍没有在她的身上消失。某种不安笼罩了她。

  仿佛这就是早晨的情形。

  太阳还没有出来,江面上雾气蒸腾,她拉开一天清洁的房门,一个行乞的老头已平静地站立门外。正确的描述应该说是一个男人,因为他的年龄难以辨别。他头顶草帽,衣杉褴褛,脸孔清瘦,神情怪异。

  要饭。

  没有。给米吧。

  摇头。

  钱和鸡蛋呢?

  摇头。

  不快和惶惑自然在女人脸上掠过。时间在僵持间流失。昨天刮净锅底连涮锅的饭渣也落入鸡们的胃袋了。

  去别家吧?女人近乎央求。

  给一碗茶喝。老头阴冷的不肯走。

  女人摇完三只热水瓶,只有空洞的响声。

  没有,开水也没有。女人的不快在惶惶之中显得十分明朗。行乞的男人或者老头不再挑剔,古怪的脸上惊过一丝诡异的笑,便离去了。有如蜂针蛰了一下的感觉使她的心抽搐不止。她颓然若失地注视着那个模糊的身影摇晃在门外的小径上。由鹅孵石和草茎构成的小径在一瘸一拐的脚步下溅起空落声响。雾色残存的清晨挽留了这种声音。

  现在,屋前的小径完全沐浴在浓厚的残阳之下了。女人无数次凝望了这条小径。担心有不祥之物降临,她放下手上的木勺。扭动了一下手腕并敲了敲酸懒的腰肢,又一次将视线掷向小径。这时远处出现了三个模糊的色团,正在小径的牵引下缓缓移动。女人看见这三个色团有如三个魔球,心子再次产生蜂刺的疼痛。三个色团是在她再次揉完眼睛之后才渐趋明朗和具体的。这是三个各穿了红黄绿三种衣杉的女孩。惶惑的心情渐趋平静。这时,三个女孩偏离了小径和残阳,走近树阴下的鸡圈。三个脑袋在篱笆上有如三只彩球非常之漂亮。

  “君给枪打了。”

  “子弹打进君的腰了。”

  女人的视线挂在篱笆上飘忽。

  红黄两女孩犹豫了一下转身离去。没几步,又回过头——

  “我们没有听见枪声。”

  “我们没有看见有人打枪。”

  女人踩开泥浆一样的鸡群,出了鸡圈,朝叫君的橄榄绿女孩躜去。

  “给枪打了?”

  “嗯……”

  “打着那里?”

  “这……”

  橄榄绿衣罢一如新娘的头盖轰然掀起。一截发育完好的白色像剥壳的春笋眩目得使女人产生成熟了的联想。但这一联想在她的心底只一掠而过。一线红色的美丽如蜈公的血迹触动了妇人不安的神经。

  “怎么打的?”

  “走着打的。”

  “看见谁打了?”

  “没有……”

  “也没有听见枪响。”女孩子补充说。痛苦不安的情绪洋溢她全身。

  女人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一个情景:衣衫褴褛满脸古怪的男人或者老人朝女儿举起了枪。枪口闪出一个幽蓝的诡笑。

  蜂刺般的痛感使女人身体阵阵抽搐。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