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那年正月还小的我  

2008-02-02 18:10:48|  分类: 2010 之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正月,还小的我跟随母亲去外婆家,一个宁静而平和的南方小村落。住了两天,就下雪了。

  雪是在一个岑静的夜晚里悄然而至的,沉浸于睡梦里的村人全然不知大雪的降临,有如波兰人全然不知希特勒的来临一样。直到公鸡报晓,寝舍浮动着明晃晃的幽光,雪景图镶嵌在窗棂之上时,方知大雪已降之人们的睡梦。

  热乎的被窝无法抑制我对雪天的狂喜。大人们还在被窝里犹豫是否该起床查看猪舍、茅屋等会不会倒塌的时候,我已骨碌下床,往日里要母亲穿戴的衣帽也在忘乎所以中自行完成。

  那雪好像是从某个神话故事里徒然变出来的。外婆家的两扇苍老而颓败的木门挤开了一条缝隙,白雪像一群小鬼从缝隙里钻了进来,在门槛里淌了一堆。我过去抽去门梢,木门便被猛力挤开,积雪越过门槛,漫过我的脚背。

  幽灵一样的雪片,像从舅舅的风柜里扇出来似的,漫天飞舞。农舍、菜园、树冠、村路以及远处的青山,均为雄浑而厚实的积雪层复一层地覆盖。

  玩雪,是孩子的本性。

  常与我玩雪的是外婆隔壁的表舅。他比我大三岁,没娘,由外婆从小拉扯大的。他的父亲读过私塾,很迂腐,不会农活。在冰天雪地里,我们爬雪山,滚雪球,开雪战,垒雪人,常常玩到双手红肿,袖口濡湿,直到外婆颤悠笋尖一般的小脚在屋檐下叫喊,强按住我的双手往她双脚之间的火笼里烤,才肯罢休。

  最好玩的是爬到墙头上去捉小鸟。捉得最多的是麻雀。

  农村的房屋都是土墙木架结构。嵌入土墙里有许多竹筒子,是垒墙时用以搭设脚手架用的,土墙垒好后,竹筒子留在了上面。冬天了,鸟类将巢筑在这些竹筒子里。我与小表舅搬来木梯,上到墙头,伸手竹筒子,就能抓到麻雀等鸟类。

  起初我不敢伸手竹筒子,怕里面有蛇。小表舅说墙高,蛇爬不上去,没有蛇。第一次抓小鸟心底很紧张,手指触摸到竹筒子里小鸟暖乎乎的身体便触电一般缩了回来。捉过几次,就不害怕了。小表舅把捉来的麻雀褪去皮毛,串在筷子上放火里烤了吃。很香,起初我是不敢吃的。

  有一次,小表舅爬上一垛满是绿苔和老滕的残垣断壁,伸手一只烂竹筒,扯出一条长花蛇。虽然他知道冬天里的蛇冻僵了不咬人,但还是吓得将长花蛇甩到老远的雪地里。许久,才缓过神来把长花蛇带回家让他父亲弄起来吃了。

  这场大雪纷纷扬扬持续了一个多月,积雪没至大腿。天地昏浊而晦暗,有如死亡一般沉寂。冰雪使房屋倒塌,竹木毁坏,牲畜死亡,人员被困,给农村造成很大损失。

  某日,舅拎回一挂鲜牛肉。说村里的那头摔伤的老牛死了。

  雪天里吃牛肉是一件快乐的事。八仙桌上置一只木炭火炉,火炉上搁一只铁锅。主料牛肉、萝卜,辅料生姜、大蒜、辣椒、黄酒。一家人围桌而席,炒牛肉滋滋作响,热气腾腾,又热又辣,十分美味可口。

  待大家津津有味,浑身冒汗地吃完萝卜炒牛肉之后,舅说,老牛眼看着日复一日衰竭而消瘦下去,只好将它杀了。牛通人性,杀它时,老牛趴在地上眼泪漱漱直流,吓得谁都不敢进前举斧敲击它的头颅。

  这一天大家心情很沉重,外婆和母亲从此再不吃牛肉了。

  我从小就喜欢在外婆家玩,眼下的大雪不能回城上学,无疑是快乐的。同时,被困的还有一个傀儡戏班子。在前台抽傀儡的一个叫马琴的人,很会说故事。晚饭在谁家吃,饭后就在谁家说戏文里的故事。

  农村人家的火房很大,锅灶也很大,一般安三个大铁锅,分别用以煮饭、热水、烧猪食。锅灶前有一个大灰坑,过年前,家家户户都备一两根大木头,如青冈树、杨梅树等,这些木头木质很硬。过年了,放一根灰坑里,从树段的一头开始燃,一根能燃上半个多月。

  晚上,村人除了少数几个玩赌小钱之外,其他人都聚到某户人家的灰坑前听马琴说戏。

  马琴说戏声情并茂,绘声绘色。灰坑前有一张长板凳,说情激处,他就跳到板凳上,手舞足蹈,唾沫星子喷得跟前人一头一脸。我挤在最前,承受的唾沫星子也最多。不过,那时也全然不顾了,顶多是举手抹一把脸而已。

  我最喜欢马琴说隋唐演义了,罗成、秦叔宝、程咬金,这些人物我至今不忘。我的古代文学的启蒙就来自这位民间傀儡艺人。迟了,还可以吃烤红薯。红薯也是在灰坑里烤的。至今那香甜味道仍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

  搜寻我的记忆抽屉,这是我所见的最大的一场雪了。母亲说这场雪从正月初五开始,停停续续,直下到二月廿十家家户户煎黄果(浙南农村的一种春节食品),才天晴雪化。

  整整四十五天,满目尽飞银鳞甲。冰刀雪剑的日子里,仿佛世界到了末日,假如不是后山不时传来雪压毛竹所发出的破竹声,还真以为世界已经毁灭。 

 

注:此文是《想念下雪》外二章的第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