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朝花夕拾 之五  

2007-10-29 21:15:04|  分类: 小说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故事发生在文革期间,来自一个巫婆的密语。

 

                                                                              天生之死

 南方的天气时常变脸,转瞬间晴朗的天空也会乌云密布,此时的凤阳山正是如此,明朗的天空却暗淡下来,雷声滚滚。

 老G蹲在老房子外,眼光凝滞在墙角一脉叮咚流响的泉水。泉水顺着竹爿悠悠然撒向木桶,一如老头撒尿无精打采。他在激动不安地期待着屋里女人正为之努力的生命的降临。

  断断续续,屋里传达出女人撕哑的呻吟。老G心随呻吟,憔躁不安,几欲躜上去拽了竹爿咔嚓嚓折它八段。

 屙咧!使力咧!老G拳头捏得咯崩响,在屋外尽使无谓的努力。

 女人一往情深地持续着痛苦的呻吟。一只母鸡奔跑着狂啼着。下蛋咧,老G心头猎过一丝欢喜,似旌旗哗啦作响。

 凤阳山尽是团团簇簇馒头状的绿色植被。老房子圪蹴在半山腰像一只拆翅巨鹞,挣扎着,扑扇出许多浅蓝色的谧静。

 老G行将四十仍膝下无子。某日,一神秘老巫婆云游四方至凤阳山,在G家道破天机,向G母授受了一道咒语。

如今,G家在云游老巫密语的照耀下升腾起延续香火的希望,恢复了往日的勃勃生机,因女人曾经生过两胎都见光夭折的阴影也一扫而光。黎明和日暮像娘的步履一样有序嬗递。女人是土地,老G操起犁铧,在土地上辛勤耕耘。他日落而作,不辞辛劳,禾苗不辜负老G的辛勤劳作茁壮成长。

 女人圆滚的肚腹象征G家又升起了希望的太阳。

 这日,女人说去乡卫生院生。

 天生!娘瘪嘴,缺牙的嘴巴说话漏气,她坚信老巫婆授受的密语千真万确。

 密语的核心是天狗隐于老屋,务必于女人生儿之际,揭开屋瓦赶杀天狗。巫婆的战术是诱敌而出,施以歼灭。

 天生一事在这一带农村并非先河,老G爹就是在屋旁的樟树底下降生的。于是在女人腹痛的时候老G做出了再后的定夺:天生。

 老G是在女人第一声呼叫肚子痛的时候,依照娘的授意爬上屋顶,掀开了女人卧铺上的几片黛瓦。G宅屋顶呈现出一个窟窿。

 此时,凤阳山上的天空翻卷起朵朵乌云,屋内女人的嘶唤声越来越紧越凄怆 。老G呆不住了,他不安地站起身子。

 屋内又踹出一声尖厉凄长的嘶喊,似欲撕碎远天滚滚而来的乌云。老房子一阵颤栗,老G像一头受惊的公牛愣愣地撅起屁股就往屋内冲去。

 娘堵住了门口,手持一把香火,烧一地黄纸,口中转动着神秘老巫授受的咒语。

 老G耷拉着脑袋退回原地。乌云已将整个凤阳山笼罩,天空像一口倒扣的锅,低矮的G家老宅似乎要被压扁压碎。女人的喊叫歇斯底里,屋里持续的是一场生死两界之间的争斗。

 面对屋内女人与自己骨肉之间这场惨烈争斗,老G无能为力,。他把脑壳抵在粗糙的土墙上,闭紧双眼,一个精怪出现在了眼前。精怪似乎来自老G的骨子,似乎又是长天厚土间经过千百万年的修炼而孕育的精气所化。这一精怪就是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雷声在千里之外的天边轰响,雨堵在厚云里欲落不落。

 女人的喊叫时高时低,显得摇摇欲坠。

 娘仍一往情深念动着老巫婆授予的咒语。门口黄纸继续燃烧,香火继续高举,右手添加了一块充当道具的铁板。

 老G的心颤抖着,感觉胸口像被抓搔着啃咬着一般疼痛。他趴在窗口往屋里瞧。昏暗的光线下女人如小山一样隆起的身影隐隐约约,叉开的大腿像山脚下两条仓皇而走的快溪。他的视线却始终搜寻不到那神圣的生门。

 轰隆,从天边滚来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隐约掺夹着一声女人的惊嚎。娘嘴里的咒语也快速地转动起来,伴随着铁板咣咣的打击声。老G被巨雷从窗台上震落,惊魂不定。

 霹雳,落地了。铁板一般厚重的乌云被撕开一个大口,豪雨从大口里汹涌而出,没头没面朝凤阳山倾盆而下,像一群奔蟒泻向屋顶那个窟窿。老房子在雷雨中摇曳。

 听不见女人的嘶嘁,只有呼啸的天声和娘的无力的咒语。

 老G颤抖着跨过娘所燃的一堆灰烬,冲进屋里。昏暗中,他颤抖的双手抱起了浸泡在血水中的女人。女人的肚皮仍象凤阳山一样凸着,双腿叉开。他喊。他拽。他摇。女人不应,不动。他将双手插至女人体下狠命托起,一如托起整座凤阳山和山脚下两条奔走的快溪。

 娘凭借有生的气力,面对长天,一边挥舞手里大把香火,一边敲击铁器,高山流水间传达着阵阵匡匡破响和惊慌的咒语。

 又一个欲将整个天地燃烧的闪电。房屋像被撕裂。茫茫无际的雨道连成一片,扯天扯地垂落。屋外那棵樟树被霹雷拦腰砍断。老G的耳朵聋了,麻木了,听不见炸雷。

 苍茫脆弱的呼喊刚出口就被天声撕得支离破碎。长天厚土间空下长长一段距离。许多风雷电雨涌进这距离,空旷而悲惨。

 女人停止了呼喊,停止了呼吸,在老G颤抖的双臂上。女人两腿交汇处,一个生命似乎仍在顽强而执拗地撞击着人间之门!

 女人死了,在娘的苍白无力、凄凉悲惨的呼喊声中。

 雷电仍然大作,风雨仍然交加。老G心头上的精怪在风雨雷电中彻底消亡。

 此时,不知神秘的老巫婆正云游何方。

(此文上传时,已对原文做了缩写)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