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在“深渊旁”读《女水妖》  

2007-10-14 01:30:59|  分类: 2010 之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列维坦的《深渊旁》,我拜访了普希金的《女水妖》。

  立在“深渊旁”,面对深邃悒郁的湖面,是挥之不去的忧伤和悲凉,是对为爱情而痛苦绝望的磨坊主女儿的悲伤和震撼。

  然而,在诗人的情感世界里,磨坊主的女儿,是飘渺地浮升在理由的上空,幻化出妖媚冷艳,勾人魂魄,对爱情不确定性的女水妖。

  女水妖,一个多么魅惑而自然的词语,把人类脆弱的天性,引向情感浪漫的轨迹。

  是啊,谁的体内不存在着于美于性的基本天赋,谁的内心世界里不深藏着一个美丽的水妖。纵使渴望圆寂的老僧,也经不住梦幻的水面上,女水妖娇滴滴的“和尚,和尚!朝我来,朝我来!”的轻吟,情火燃烧,久坐在魔幻深渊旁,等待美丽绝伦的少女,为爱走向死亡。

  在《女水妖》里,诗人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爱情是美丽的错误,是危险的游戏;爱情在玩弄人的时候一如水妖的美丽;爱情就是满足之后的失落,快乐之后的悲伤,拥有之后的死亡。

  上帝说,爱情,是苦旅。然而,痴迷不悟的人们,还是在爱情苦旅上,前赴后继,愉悦自己,折磨自己,愚弄自己,走向幸福,走向死亡。

  诗人说,爱情,是死亡。然而,痴迷的人们啊,还是在死亡的游戏里,豪情万种,纷至沓来,即便死亡,如老僧“灰白的长发舞动着波纹”,也义无反顾。诗人为实践自己的箴言,把年轻浪漫的生命写在死亡的名单上。

  也许,这是人性所在吧。人类不如此而为之,生命将无以延续,生活将空乏无味,日子将暗淡无光。

  那么就让我们去拥抱心中的水妖吧,即使虚无飘渺,也保持诗一般的温情。

 

                                                           随风剑于家中    2007年10月13日

      

伊莲.佩姬演唱

                     她对老僧转睛顾盼,

                                        并梳理着她水淋淋的长发。

                                        圣洁的老僧恐惧地发抖,

    附:                                却又止不住盯视她的美丽。

     《女水妖》                        她对老僧轻轻招手,

       普希金                           轻快地频频点头…… 

                                        忽然,如陨落的星光,

     从前有一个老僧,                   她又遁入梦幻的波浪,

     在密林里的湖边修行,             

     他从早到晚目不斜视,               老僧忧郁得整夜不能入睡,

     劳作,祈祷和诵经。                 白天也不能再祈祷诵经-----

     老人已经用铁锹,                   翻来覆去他总看见,

     为自已掘好一座坟,                 那个奇妙的少女的丽影。

     他已对神明默祝,                   树林已重新穿上黑长衫,   

     渴望圆寂,了此殘生。               月亮又在云中游荡,   

                                        少女又重新露出水面,

     有一次,在夏天的黄昏,             坐着,依样的苍白,绝伦的容光。 

     老僧伫立于矮小的茅屋前,          

     真心地对着上帝祷念。               她望着他,点着头,

     树林变得越来越暗,                 嬉笑着从远方送着飞吻,

     暮霭在湖上袅袅飘散,               开心地戏弄着水波,

     一轮红月穿透云层,                 她招呼老僧,娇滴滴轻吟……

     静静地滑过天廷,                   “和尚,和尚!朝我来,朝我来!……”

     老僧突然把目光投向湖面,           忽然她又沉没于透明的湖波,

                                        四周又归入深远的宁静。 

     他看着,不自主地充满恐惧,          

     刹时间自己也不能理解自己……       第三天,这充满情火的隐士,  

     他看见:波涛翻滚了,               久久坐在那魔幻的岸边, 

     转瞬又归于平静……                 他在等待美丽绝伦的少女, 

     蓦地……轻快如夜影,               但只有树林摇曳着阴影……

     雪白,如山岗的初雪,               朝霞赶走了夜的幽暗,

     一个裸体女人走来,                 人们到处找不到老僧, 

     默默地坐在岸边。                   只有顽童在湖上发现,

                                        灰白的长发舞动着波纹。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4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