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艳艳 你不能言弃  

2007-08-22 00:23:15|  分类: 2010 之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女儿在省城学校打来电话,要我去看一下艳艳,并一再要我帮助她。于是我去了一趟艳艳家。

  从艳艳家回来,我的心情变的异常沉重——

  艳艳是我母亲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家在农村。艳艳家的经济条件不好,父亲害风湿病,不能干重活,母亲体弱,一家为治病化去许多钱。艳艳的父母总想把女儿培养出去,有个好前程,不再像他们一辈子在农村受苦受累。因此,母亲常去村里一家小食品加工厂打零工,以济家庭开销,父亲也努力支起害风湿的身体,尽力干点农活。

  艳艳是个懂事的女孩。在城里读高中时,每个假期、每个周末她都要回家,去妈妈做事的小厂里帮妈妈干活,为父母亲的病情和家庭经济忙呼。艳艳读书是用功的,却因家庭困难曾一度辍学。艳艳的学业很不顺,去年高考因一分之差而与大学失之交臂。

  艳艳大我女儿一岁,同在一个学校念高中。她俩是好朋友。艳艳很文静,读书时偶尔会上我家。她来家里很少跟我们大人说话,只是礼貌地打一声招呼脸却就红了。艳艳的穿着很简朴,简洁的衣衫反衬出她高挑的身材更加美丽。艳艳来家里主要是与女儿谈学习上的事,或者向女儿借点书本之类的东西。每次来了,好客的妻子都要留她吃饭,然后硬要在她怀里塞点什么才肯放她走。然而她都是不肯接受的,把一傍的女儿急得直说妈妈。

  艳艳是个很勤俭的女孩。一次在我家偶尔说起用钱的事,她说每星期只要10元钱。这把我的妻女说得瞠目结舌,一星期的饭菜费、回家往返车费以及一个女孩子的零星开销,只要10元钱,这不是把钱掰成一分分用吗。事后妻子将其当做活教材,对女儿大上忆苦思甜教育课。女儿却反驳:艳艳回家是走路的不乘车,艳艳在学校吃的是家里带来的咸菜,艳艳一星期只吃一次肉一个苹果一包鲜奶。女儿的意思我明白,这样子10块钱她也用得出。但为父的我却有一丝苦涩。

  艳艳很刻苦,也很争气。去年高考落榜后,父亲想不让她复读,但渴望读书的她在母亲的支持下高复了。这一年她没有来我家,时间长了竟然有些忘却。还是孩子们情深,今年暑假女儿回来就去了一趟艳艳家,回到家里就迫不急待地说,艳艳今年考上二本了。听了这消息我与妻子都由衷的高兴,有如去年女儿考上大学一样。女儿更是兴冲冲地筹划着给她送东西的事。但没等艳艳录取通知书下来,女儿就去学校做暑期作业了。

  前些日子女儿难得打来一个电话,为父的我很高兴。平日里她是很少主动打电话的,甚至打她手机都嫌烦。今天怎么啦,这丫头是又要买什么东西了吧。我接通手机,那一头传来了女儿急切的声音:艳艳二批落选了,怎么办呢,三批的学校要很多钱的,爸爸,你一定要帮帮她哦。女儿那头一连串地叫着要帮帮她的声音使我不由的紧张起来。于是我合上手机放弃午休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在商店里买了一瓶矿泉水一只面包且当午餐就驱车十多公里去了艳艳家。

  艳艳家是一幢土木结构的老房子,随处可见岁月痕迹。跨进艳艳家,一切是那么的平静,无声无息。灶台冷冷清清的,饭桌空空荡荡的,母亲在灶台前一边舀水一边抹着眼泪,父亲坐在正屋靠柱子的竹椅上默默地抽着闷烟。一只小狗见了我便躜过来摇起兴奋的尾巴。屋子里的两人也迅速地起身迎接我这位远房的不速之客。我环顾四周不见艳艳,便问她父母,说是去了河边。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便慌忙向河边赶去。

  艳艳家距河边近百步路。我远远地站着,看着她在跳动着耀眼白光的河水里洗衣。那跳动着耀眼白光的河水曾经是那么的温柔可亲哦,懂事的艳艳也曾经是那么的快乐可爱哦。那河流曾留下儿时艳艳领着女儿玩耍的身影,曾留下她们欢乐的笑声。然而,此时此刻那河却如此的冷漠,眼瞅着一个柔弱无助的女孩而无动于衷,眼瞅着一个背负沉重压力和内心痛苦的女孩而顾自流淌。

  我一直没敢惊动洗衣中的艳艳,有如不敢惊动林子里舔着伤口的小鹿。

  太阳炎热,艳艳顶着太阳执着地洗着衣服……

  许久,艳艳看见我了,有如小鹿显得有点惊慌。她用手背下意识地擦着脸颊上的汗水,冲我强颜一笑:舅舅,您怎么来了?她从未这么叫过我,按辈份她是该这么叫的。我看着她,眼圈黑黑的,眼球红红的,笑容却是圣洁而美丽的。我的心为之抽搐。有些酸楚,有些语塞。

  天边没有风,也没有雨。这天气好热哦。

  面对眼前这个柔弱无助的女孩,面对眼前这个在人生十字路口举步维艰的女孩,我突然有了某种冲动。虽然我不能为她的未来铺满鲜花和掌声,但我必须为她争得和其他孩子一样拥有充满希望的权力。这个念头的出现,不尽是因为她是我的远亲,不尽是因为女儿的叮嘱,不尽是出于对弱势者的同情,也不尽是出自人之善之本性。面对眼前的女孩,我要说的是:不要放弃,大学一定要读。

  从艳艳家回来后,我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

  命运为何总要捉弄弱势的人呢?三本一万五六的学杂费普通的农民家庭又怎能承受呢?改革开放已近三十年,农村为何还这么落后农民为何还这么困苦呢?最高党政机关虽然相继出台了许多惠农新政,从中央到地方,最后有多少落实到农民身上呢?“疾病”和“教育”,已成为至害农民的两大刹手。“疾病”和“教育”,就像两个恶魔残忍地折磨着当今农民。

  扯远了,这些不该是我说的。明天还要再去相关的助学机构,落实助学资金呢。艳艳你别担心,你一定能读上大学生的。

 

                                                                                                     随风于自家书屋

                                                                                                       07.08.22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