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 园

只为清静,且做品茗、闲话、阅读、写作之后园。

 
 
 

日志

 
 

一个脸上挂笑的人  

2007-12-03 21:41:13|  分类: 2010 之前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初次见面是我负伤住院期间的某个寒冷的早晨。当时,他随着从朽浊门框泻进来的阳光,走到我的病榻前。衣襟简陋,相貌猥琐,牙齿焦黄的腮边挂着不易察觉的笑意。他没有遵循一个初访者应有的程序和规则,而是漫不经心地站了一会就走了,没有说话。斜倚在竖起的床榻上的我,对他的贸然闯入感到诡秘和戒备。

  他是因为老婆被野猪炮炸去左脚掌而住进医院服侍老婆的。与我同一病区。

  我对他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戒备持续了几天之后释然了。或许是因为他的经常来串房,或许是因为渴望排遣笼罩在病房里的寂寞和无奈。我很快接受了他。

  最关心的当然是他老婆的伤事。他说,在入院前的那个傍晚,老婆站在自家门口唤他吃饭时,踩上了野猪炮,左脚掌炸飞了,只剩一块皮,送医院后被锯去脚踝。

  他说话时神情很平静,有一句没一句地轻描淡写了事发情景,脸上持续着不经意的微笑,似乎事情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在他的话语笼罩下,我的内心深处像是有一根纤细的羽毛在拨动,眼前呈现出一个僻静的山村,幽谧的暮色弥漫着一股青草和火药的香味,一个瘦小的女人在一声突如其来的炸响声中鲜血如注,皮肉飘零。

  你有仇人吗?

  他略摇一下头,把话含在嘴里。我揣摩着他的神情,明白他咕哝的意思是我怎么会有仇人呢?

  那肯定是某个猎人所为了。

  对他及其妻子的遭遇,使我的思维变得像西门侦探那样活跃了。他对我的话似乎无动于衷,但从他深陷的眼眶没有丝毫新鲜的光泽中,我察觉到他的平静的外表下面有一种无奈和伤感。

  村里会放野猪炮的只有两人,公安来调查了。

  这是事情的关键,他仍将其表达的十分淡然,不关痛痒地说了两句。不尤、不怨、不急、不愤的神情始终浮现在他的脸上,甚至有点事不关已的味道。我惊讶了,为他的这种不为外物所动的从容和淡定感到惊讶。

   我开始喜欢上这位来自高山流水之间的村汉了。在寂寞无聊的病榻上,我甚至希望他能常常光临我的病房。

  他来了就一边站着,叫坐了也坐一会儿,从不主动搭话。有时会燃上一支烟。虽然我讨厌抽烟,尤其是在我的病房里讨厌那股呛人的烟味和熏人的烟雾,但对他的抽烟我却默许了。这除了他抽烟时话会多一些之外,还有他是我的客人,我必须尊敬他。他说一年要种七亩水田,有五千元的收入。做菌种香菇,活儿贯穿一年四季的始末,收入有一万元。还饲养了一头母猪。两位兄弟都在大城市打工,村里的男劳力大多外出打工了。他留在母亲身边。

  一问一答,他的话总是那么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像滴漏总不能流畅成线。老婆住院治疗这些日子已经花掉他近两万元的借款。

  我说假如那埋炮的猎人能查出来,医疗费就不用发愁了,而且还有一笔可观的赔偿金和补偿金,也许那置放野猪炮的人还得负刑责坐牢。他似乎听进我的话,却未置可否,脸上一而贯之的是平和的不易察觉的笑意。末了,他在嘴里说了一句:

  猎人也不是故意的。

 是啊,一没仇二怨的,不是故意伤害于你的。如此憨厚且宽容的思想,他表达的如此平静和漫不经心,我再次惊异了。

  在混杂着医药味和烟草味的气息里我酝酿了某个可笑而错误的欲望。期待他会向我咨询点什么,抑或要求我为他做点什么。呵呵, 在他恬静而安宁的心灵里,我的这种企盼是多么的浅薄和多余。我自嘲了,嘲笑自己内心太多的患得患失、太多的世俗功利。

  从他的身上,我似乎看到了从他内心传导出来的一种凝聚着饱和的力量,产生了一种尊敬并仰视他。

  “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苏东坡所说的这种境界我想普通人是万万难以做到的。然而在我对眼前这位村汉的仰视里,看到了他的淳朴甚至猥琐的身上有苏公所推崇的那种大勇之气在升腾。

  我想,在如今纷繁的世界里,某些事的发生和发展,凭我们个人的力量是难以改变的,但是否可以通过改变自己的心情和态度,来改变沮丧和绝望,进而以增强解决问题的信心和决心呢?

  几十年了,浙南山区一带地域的大龄青年,常结伴去贵州、云南等偏远地区寻找结婚对象。他的老婆就是在五年前去贵州带回来的。因老婆没有身份证明,至今没有结婚登记,也没有生育儿女。于是我跟他开玩笑,这样老婆会飞走的。他淡然一笑,对当下流行的法律形式生儿育女等简单而基本的概念所表现的却是那么的恬然。

  眼下这个飞来的横祸,无疑给他的静如湖水的生活和身心投下一块巨石,也因此负上一笔数目不轻的债务。面对如此变故,他每天所做的是只有两件事,一是默默保持内心的平静,一是尽心服侍受伤的老婆,在灾难与贫贱中保持了做人的尊严和内心的快乐。“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从他的身上我读到了贤人颜回的快乐。

  我静静地躺在夜晚幽寂的医院的病床上,任思绪跟随眼前这一介山野村夫翩然起舞。

  我穿越凝重而潮湿的夜空,在蓝天白云下影影绰绰的弥漫着空蒙岚气的高山流水间飘落。谛听一位山野村夫的空谷足音,凝视他在水田与菇蓬之间更替劳作,自得其乐的身影,窥视他跟妻子、母亲以及一群鸡鸭猪狗的交流和对话。还有在傍晚牧童的牛蹄声中,在屋檐下的阴影逐渐拉长的井边,村人们传说着的经年未改的往事。

  是啊,眼前的这位村汉,不正是生活在这种简约而宁和的有如溪水日复一日更替和流逝的原生态里吗?诚然,这种外界的宁静和简约自然而然回归至内心的沉淀和积蓄,从而达成眼界和心界的交错交融,心即自然、自然即心的浑然统一,并在这种浑然一体之中沉积了一种更深远而浩瀚的力量,驱使他、造就他内心世界的从容和淡定,演绎了他的内心世界的这种清亮的快乐、仁厚的宽和、宁静的坦然吧。

  在与他交流和对话中,在令人不知所措的飘飞的时间里,我的心绪不时泛起一层不安的涟漪,感觉到过去在向现在延伸的旅途中,自以为在社会坐标中觅得位置的我是多么的浅薄和轻浮。曾自以为已修炼成果以君子自居的我,却不能正视眼下纷扰世界,内心携带了太多的被侵入的庸俗社会所滋生的势利、陈腐、丑陋等病毒。甚至在生活和工作中,为外部世界的某一缺憾而找不到坐标位置,患得患失、怨天尤人。忘却了圣人“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的教诲,忘却了沉于眼下、始于内心的简单的道理。

  有得有失,得失相随。因左膝盖不慎摔伤住进医院而痛苦哀伤的我,却有幸结识了眼前这位其貌不扬,衣襟简陋,憨厚朴实,心情淡定,始终以平静的微笑展示内心定力的山野村夫,发见了自己的缺失和浅薄,获得了内心的洗礼、拯救、反省和彻悟。因此,我写下此文,以表示我对他的尊敬和对过去的我的省察。               

  评论这张
 
阅读(483)| 评论(6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